泸定湾东水电站的英雄罗永,为什么敢于牺牲?

  中国人有一个开挂的种族天赋——牺牲。不管是人生自古谁无死的史可法,抗战时打着死字旗出征的川军将士,坚持敌后抗战的东北抗联,还有抗美援朝时的黄继光、邱少云,2008汶川大地震中的救援勇士,他们为了国家、民族、战友、同胞、家园,敢于选择牺牲。

  22年9月10日,中青在线报道的《“一命换几百命,我必须做!”[1]》,就是这样一个敢于牺牲的英雄故事。在甘孜州泸定县发生6.8级地震之后,湾东水电站的工人罗永,在目睹两位同事丧生,其他同事逃散的时候,他有紧急避险权,但当他发现泄洪闸没有打开,水坝随时有溃坝风险时,他没有逃生。

  他冒着生命危险,顶着不断的落石,冲上10层楼高的大坝,发动备用柴油发电机,打开1、2号泄洪闸,成功拉闸泄洪,避免河水漫过大坝冲毁下游湾东村,救了村里几百条人命,但也错过了最佳逃生时间,被困在电站。

500

  困在电站的时候,他又遇上了高度近视、眼镜丢失看不清路的受困同事甘宇,罗永用绳子拉着甘宇,两个人又冒着危险冲到厂房,切断电闸;直到把这些救人于水火的大事都做完了,他们才开始考虑自己的安全。

  罗永和甘宇冒着生命危险拯救了哪里呢?湾东河上有多个电站,位置分在在板棚沟、板板棚沟、银沟与湾东河的交汇处。报道说大渡河右岸一级支流湾东河沿岸山体发生滑坡,那说明事发地点就是下图中红圈标出的位置,距离大渡河最近的湾东河三级水电站

500

  在卫星地图上,如下图所示的居民区。我查了湾东水电站的资料和地图,红框标出来的地方,应该就是湾东水电站的坝址。坐标是东经29°32′07.85″,北纬102°09′03.04″,坝址下行1.14公里,就是大渡河了。

500

  从卫星地图上可以看出,水流方向是由西向东的,水电站所在地的海拔为1192米,最大坝体高度25米,最大库容8.6万立方米。而湾东村的主要居民区,而我们看到水电站东北方向,就是一排主要居民区,海拔1180米左右。

  所以,一旦溃坝,那就是30米高、几万立方米的水头直接冲向海拔1170米左右的水道,还有海拔1180米左右的居民区。那时候不仅水电站毁了,连家园都毁了。(资料来源:《四川泸定县湾东水电站地质环境评价 人民长江2019年6月 徐凡献[2]》)

  所以大家如果要去海螺沟,或者是九寨沟这种在地震带边上的景区去玩的时候,请千万选择地势较高的酒店居住,如果在雨季时贪图舒适,住在河流附近低海拔的地方,一旦遇上山洪、泥石流甚至地震,那就有很大的受困风险。比如前段时间四川彭州龙槽沟附近突发山洪,就有很多露营戏水的游客被大水冲走。

  为什么会在毗邻居民区的地方,修建这样一个水电站呢?四川日报/2009 年/3 月/20 日/第 B02 版有这样一篇报道:《134 户村民缴纳一定的入股资金,参与当地水利开发——湾东河边村民成水电站股东[3]》,湾东村134户村民以村委会名义,与开发商共同注册新的水利开发公司,然后每年村民能够享受10%的收益,一户投资3万元,每年能够享受3000元的投资回报。

500

  所以,这个小型水电站,是湾东村的集体财产,而水电站下方,就是湾东村。报道中提到,41岁的罗永惯走山路,很可能是土生土长的村民,跟湾东村村民这么多年相处下来,想必会沾亲带故。亲朋好友所在之处,就是家园,危急之时,是值得用生命去保护的。

  就像1937年12月,日军攻打南京光华门,教导总队谢承瑞团和第87师易安华259旅为了夺回城门,前仆后继,最后全员壮烈牺牲(《淞沪抗战暨南京失守纪实》)

  就像抗美援朝的时候,200万志愿军面对冰天雪地、补给不足,还有美军的狂轰滥炸,宁可冻成冰雕,也死战不退,英雄儿女王成高喊「向我开炮」,就是因为鸭绿江背后,就是我们的家园。

  就像前段时间重庆山火的时候,@摄影周瑄拍了这样一张照片,灭火队伍组成的蓝色光带和山火的红色光带彼此相持,而山城的志愿者们集聚山下,不眠不休地帮助消防队员运送灭火物资,补充补给,也是因为,背后就是自己的家园。

500

  我们都是普通人,如果让我们在安全的环境中考虑见义勇为,甚至为他人牺牲,绝大部分人都会瞻前顾后,想着妻儿老小,必然会选择珍惜生命。

  但如果把炎黄子孙放在危急的环境下,他们需要在几分钟之内做出牺牲自己拯救集体的决策时,大部分中华儿女都会选择牺牲与奉献,要不然,我们是怎么打赢的这场胜算极小的抗战?

  靠的是一寸山河一寸血,「杀一个鬼子回本,杀两个鬼子赚一个」。大公报采访河北游击队的一位军人「抗战胜利时,你准备做什么?」这位英雄回答说:那时候我已经死了,这场战争中,军人大概都是要死的

  在危急关头,死亡没什么大不了,可活下来才需要盼头。而比如《独行月球》中的独孤月,当他误以为地球这个家园没了,那个跟家园联系上了的滋啦声音,其实只是连接头松了,他立刻失去了活下去回家的勇气和斗志;然后他离开了月球基地,准备把太空服头盔打开,在月球上窒息而死,突然发现地球上的同胞正在为他用灯光打Call——人活着是需要意义的

  用大白话来说,人活着总得有个盼头;用煽情的话来说,人这一辈子,总得知道自己为谁而战。所以当独孤月误以为他是最后一个人类的时候,他没有盼头,是真的不想活了;可当他发现地球没有毁灭,人们为他用灯光在地球上拼出「你不是人」的时候,他瞬间重燃斗志。

  等到独孤月跟刚子顺利回到了广寒宫空间站,却得知π+即将撞击地球,而他在了解全部背景信息和拯救地球的任务之后,他明知凶多吉少,也愿意带着大型核弹去拯救全人类——牺牲也需要有意义的

  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流浪地球里的刘培强,明知必死,也愿意驾驶着领航员号,跑到了行星发动机火焰的顶点,将空间站中的30万吨燃料引燃,补上了剩余的5000公里高度,引燃了木星表面的氢氧混合气体,利用爆炸冲击波推动地球远离了木星,这就是中国人的浪漫。

500

  中青在线曾在2017年发文《不是雷锋精神过时,是人们走得太快而丢了灵魂-中青在线[4]》,说世风日下,现在的人们走得太快而丢了灵魂,需要雷锋精神的滋养;其实,中国人的种族基因里,一直都写着牺牲二字。

  为什么中国人总是被他们最勇敢的人保护的很好?因为我们一直在善待英雄,缅怀英雄,牢记英雄,让英雄们青史留名。

  几千年来,受保护者都会祭拜忠臣良将,悼念为民请命的英雄们——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参考资料

  [1]

  “一命换几百命,我必须做!”: http://m.cyol.com/gb/articles/2022-09/11/content_XBPBOSp2z.html

  [2]

  四川泸定县湾东水电站地质环境评价 人民长江2019年6月 徐凡献: _

  [3]

  134 户村民缴纳一定的入股资金,参与当地水利开发——湾东河边村民成水电站股东: _

  [4]

  不是雷锋精神过时,是人们走得太快而丢了灵魂-中青在线: http://news.cyol.com/content/2017-03/05/content_15703487.htm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