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未成年人,请给我的手游退款

“我是未成年,我要退款!”

随着有关部门对于文娱产业监管力度的进一步提升,未成年人是否能够在课余时间网络冲浪的话题一度成为互联网的主流话题。就在网友们针对相关问题激情对线的时候,殊不知一场围绕着“未成年人”的退费运动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

500

未成年人遇上互联网,会迸发怎样的火花

其实有关未成年人是否能够自己支配零用钱的问题,一直都是人们争议的对象。逢年过节收到的压岁钱,平日里从伙食费省下来的钱以及日常表现良好父母所给予的奖励,都会被当代父母装进一个名为“先帮你存起来,等你长大再给你”的口袋。

当然这个口袋也有很多种形式。好一点的会用孩子的证件办理储蓄服务,在银行卡(以前是存折)上可以清晰的看到存取款记录。差一点的写一张纸质收据,等到父母认为是时候拿给孩子的时候自然会兑现。还有部分父母,会选择直接充公,当然前提是已经把这件事糊弄过去了。

500

直到信息技术的发展远超人们想象的时候,事态才逐渐变得不可控起来。现代支付手段的快捷与便利,让花钱逐渐变得不再有任何负担,尤其是对于那些还没有挣过钱的未成年人,在互联网消费就如同吃饭喝水一样习以为常,如果家长没有对其消费观念加以引导的话,将会产生难以预料的悲惨后果。

在互联网产业高速发展的当下,大数据的精准推送,各大热榜的曝光以及无孔不入的广告打击都有机会拿捏那些心智还未成熟的未成年人。朋友间的攀比,陌生人的嘲讽以及P2W的盛行同样在影响他们的判断,从而令其开启难以把持的氪金之路。

500

随着媒体的曝光,事态也变得迷离起来

从氪金到直播送礼,互联网中存在的消费陷阱令许多用户迷失在虚拟世界构建的“欢声笑语”之中,其中当然也不乏未成年人。等到相关事件的不断爆出,越来越多的“受害家庭”出现在各大门户网站的首页展示的时候,人们这才意识到互联网的便捷也不全是好事。

前有“多名未成年人打赏网络主播,花的竟是家长的救命钱”等多条博人眼球的报道,而后又出现“B站虚拟主播惨遭强制退款,努力直播反倒负债”的千古奇闻,一时间众网友都不知道究竟是同情哪一方比较好了。

500

随着相关事件的不断爆出,有网友对部分内容产生了不少疑问。首先有关“未成年人打赏主播或者氪金”的新闻,里面描述的家庭要么贫困潦倒,要么家人重病在床,这么看来父母健康,家庭小康的孩子都不看直播;其次孩子对于父母手机的支付密码全都门儿清,不论微信钱包,支付宝以及信用卡等付款方式都轻车熟路;再者新闻中播报的动辄数几万甚至几十万的打赏金额,从发生到发现经历的时间从几周到几个月不等,家长却完全没有发现,其背后隐藏的问题也值得人们深思。

500

冒充未成年人退费,平台表示见怪不怪了

近几年爆火的短视频更是让整个直播行业起飞,而PK、打赏等环节也成为了网络直播极为重要的变现手段。等到涉及“未成年人打赏”的相关法规出台后,才将有些不法平台企图引导未成年人进行充值消费的想法彻底打消,但与之相对的则是更为魔幻的开始。

去年曾有新闻报道一位父亲谎称8岁女儿打赏女主播31万元,并企图向快手平台申请退还费用,然而快手的回应却让人大跌眼镜。工作人员通过调取后台的浏览和操作记录发现该账号的打赏偏好为成年女主播,而一些露骨的私信内容也表示此事颇有蹊跷,最终事情也没有得到妥善解决。

500

但此事并不是个例,根据抖音公布的《2020年未成年人保护透明度报告》可知,从2020年5月至2021年3月,共收到9.8W份未成年人打赏退款申请,但有超过63.5%的退款申请经客服核实确认为了未成年人冒充。由此可见在各个直播平台中究竟有多少人在鱼目混珠。

企图浑水摸鱼的不光是想要拿回打赏和氪金费用的成年人,还有那些瞒着家长在互联网消费的未成年人。一方面累计充值消费的金额确实不是个小数目,另一方面则是隐瞒欺骗的事情一旦败露,那么迎来的可能就是狂风骤雨般的说教以及惩罚。正所谓有需求就要供给,代退费服务便由此产生了。

不过这种服务非但不能为未成年人讨回充值的钱财,反而在收取费用后拖延,蒙骗甚至直接拉黑跑路。彼时人微言轻还缺乏社会经验的未成年人哪里是社会老油条的对手,只能说吃一堑长一智,要想退款“这顿打”是免不了的。

与此同时,游戏行业也出手了

文娱产业本是一体,这边直播平台正如火如荼的整治着打赏乱象,游戏产业自然也得跟上步伐。自《关于进一步严格管理切实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下发后,未成年玩家的游戏时间便被彻底缩短了。

为了相应国家的号召,各大游戏公司都针对旗下的游戏推出了相应的防沉迷措施。腾讯、网易等平台以限制游戏时长、消费,关闭ISO游客体验和关闭单机模式等手段,来遏制未成年人企图绕过漏洞进行游戏的想法。

500

与防沉迷措施一同上线的还有面向未成年人的退费机制。退款的步骤与直播平台并无二致,不过有些游戏一旦退费,其账号便有可能被平台注销,并且游戏时间也从之前的无限制变成了每周仅五六日三天可玩,每次也只能在晚八点至九点进行游戏。所以是退钱还是继续当成年人,这可真让人纠结。

同时防沉迷措施的上线,也催生出了租借这项业务。未成年人可以在一些交易网站上以不菲的价格获取成年人认证过的账号,从而实现“我付出了钱,花费了时间,耗费了心血,来帮别人搬砖”的成就。

500

除了网络游戏,他们还盯上了单机

正所谓几家欢喜几家愁,随着直播平台和游戏公司的规则逐步完善,那些企图投机倒把却又没有漏洞可钻的人将目光放在了海外平台上面,企图将战火蔓延至海外。

首先迎接家长炮击的便是育碧和心动等在手机有游戏服务的公司,而家长投诉的内容也都大同小异。孩子误操作充了好几千的情况是最常见的,其他的诸如人在看守所,弟弟用了我的账号啦,孩子不知道支付密码,所以游戏恶意扣费啦都有见到。总之不管理由有多神奇,你都得给我退。

500

国内的平台由于以及完善了相关规则,在收到投诉的反应自然是迅速的,但反观Steam、Uplay和Origin等国外平台的反应,则让人有些啼笑皆非了。比如GOG、Origin这种并未经国内审查的游戏公司,需要玩家自己向平台发邮件申诉,并需要根据当地的法律法规来执行,而家长们大刺刺地将投诉发在黑猫投诉、12315等平台的行为,无异于大海捞针,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回应。

至于像育碧和Steam在国内公司确立了合作关系的,则也会根据其职责的不同产生相应的处理办法。像蒸汽平台和Steam平台这种相互独立却又彼此关联的情况,万不可像《王者荣耀》对于腾讯,《原神》对于米哈游那样去投诉处理。但往往家长只图速战速决,无视 Steam 的退款协议还向其客服提出仅退款的要求,最终只能得到人财两空的下场。

500

​结语

通过浏览相关新闻和数据,我对未成年人的处境感到不解和同情。一方面是父母亲人殷切的期盼和繁重的学习压力,另一方面是父母忙碌的背影和毫无排解压力的办法。对于未成年人来说,这样的情况实属无解,于是这才把有限的精力放在直播和游戏上。至于后续如何引导,又该采取那种办法来解决未成年人的困境,或许只有时间才能给出答案了。

500

500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