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夏天,我曾有三次出门旅行的机会

500昨天晚上,我开车去虹桥机场接小陈和艾文回家。他俩一上车,一个在前面聊,新疆的羊肉太好吃了,手抓饭太好吃了,里面全是葡萄干。一个在后面聊,妈妈你知道吗?喀纳斯的湖水很蓝很蓝,你看,就像显示屏上这种蓝色。艾文指着机场出口收费处显示屏上的蓝色字样,力图让我抓到一些大美新疆的凤毛麟角。

嗯,谢谢,本来其实我也有机会出去玩的。为了能在这个夏天出行,我可谓用心良苦处心积虑大费周折。首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狠心给妹妹断了奶。脑海中一直响着一首bgm,这是飞一样的感觉,这是自由的感觉……这是奔跑的感觉,就像挣脱的感觉……

你妈为你做了够多了,整整两个夏天都像被斩断翅膀的飞鸟,现在我要自由,要放飞,非走不可谁也拦不住。我每天都在心里做着这样的心理建设,度过了一段妹妹嗷嗷哭的时光。六月份的时候,上海人出行前景还很不明朗,朋友约我们一家去云南,我已经蠢蠢欲动准备起来。

行程是要去雨崩徒步,我买了新的户外遮阳帽,徒步裤子,户外速干短袖,准备在云贵高原一展风采。七月初,前方传来消息,上海人出门不用隔离了。

这时我们一家才发现,妈呀,上车上晚了,到处都是爆满的消息。朋友定的旅行团,已经一个位置都没了。后来幸好有两人退票,艾文和小陈赶紧补位成功。再多一个人也没办法,正在云南的朋友告诉我:别来了,到处都是人山人海。

另一个朋友说,你敢信吗?我因为没房,又从云南回了深圳。别去了,连沙溪都没房间。

虽然我思考,在艾文和小陈的房间里,应该也能有我的一席之地。可是当时抱着夏天才刚刚开始的观点,心想那好吧,不着急,祖国大好河山,云南我去太多次了,少去一次没关系。

我抱着妹妹,在家里晃来晃去哄睡,不禁有几丝后悔。早知如此,还是喂奶比较方便。

但是没关系,还有下回不是吗?

小陈和艾文从云南回来后,马不停蹄又定了去新疆的行程。

我有几丝心动,虽然当时新闻上到处在讲,独库公路堵哭了,景区门口全是人。可是那毕竟是新疆啊。小陈问我,要不要一起去?

唯一的障碍是,因为新书发布,安排了几场直播。他们报的团,有两晚是住火车卧铺。我思来想去,火车信号不好怎么办?要不还是算了吧?

后来看着小陈发回来的视频后悔不已,看起来整个新疆网络信号满格,完全没有没信号的情况,蛮好可以在路上直播嘛。

就这样,我又失去了一次机会,每天夜里,都抱着嗷嗷叫的妹妹,在房间里转来转去,一遍遍哄睡。500这种场景连我妈都看不下去了,她屡屡建议我:你不要不放心,你就大胆出去玩。

我很着急,夏天就快过去了,至少得出门一次吧。

于是立刻报了一个去西藏林芝地区徒步的行程,这回说什么都要出门了。

买好机票的那天,妹妹扑到我怀里,大声叫着:妈妈抱你妈妈抱你!

我心情犹如那些刚刚出轨成功的渣男,愧疚中掺杂着幸福的滋味,既想偷笑又有点后悔。她是那么心无旁骛地爱着你,你却老是寻找着偷偷溜走的机会。又想去又不想去,一会想着出去玩玩说不定她根本不想你,一会又想到她会哭得撕心裂肺,回来的时候拿着一双冰冷的眼神看着你,我虽然纠结心痛,但出门玩的心愿日益强烈。

给自己又买了一定帽子,一件高倍数防晒衣,一双最新型号的徒步鞋,整个户外装备已经补给完善,比上一次背包去印度买的装备还多。只等着出发的号角,到时头也不回,再次回到26岁出发那年。

就是因为抱着这样的执念,这几天我对妹妹好极了,有求必应看到就抱。渣男不都是这样吗?只要做了什么亏心事,就会好上加好爱你一百分。500日日夜夜,我抱着妹妹,心想,近了近了,出发的脚步就在眼前。我甚至还花了好几天时间,研究了一下高反,有备无患,不打无准备之仗。

直到前天,旅行团的负责人说,西藏出现了疫情,目前可能需要观望一下。

8月8号,拉萨出现18例阳性。我看了一眼航旅纵横上转机到拉萨的机票,知道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了。没有冰川徒步,没有高原风景,没有雪域奇观。

一切都完蛋了。

转头,妹妹抱着玩具,热情邀请我,妈妈,来玩呀,来玩呀。

怀她三年,也就是疫情这三年,我没有一次旅行不带着她。累得半死,想要扔下她一个人去玩,没想到妹妹展现出了无与伦比的神秘力量。

她可能在说:想丢下我?门都没有。

夏天很快就过去了,就跟人生一样,一蹉跎,小半辈子过去了。500作者|毛利 分享生活,解答情感、家庭困惑,和有趣的人们对话,有机会一起午餐吧。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