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人:汉语言文化之美在年轻人中已经开始消失了

■ 本期轮值毒叔 

诸葛奇谭·谭飞

500

谭飞:欢迎影评界恶人谷的代表之一赛人老师再次来到《四味毒叔》,这个话题其实很多人也在关注,包括《爱情神话》、《我的姐姐》和早几年的《无名之辈》,还有近期《神探大战》,现在的电影有一个倾向就是特别爱用在地语,比如说当地说四川话,电影就用四川话,当然很多人说语言其实是最能吻合一个人地域特征的东西,因为它更能反映地域特征。

500

赛人:其实就是方言电影是吧?我觉得这是一个存在了很长时间的伪话题,比如说陈戈导演的最有名的四川方言电影《抓壮丁》,陈戈在里面的表演极其棒,你看他的时候就懒得再夸其他的演员,稍微说一下电影史,还有一个中国电影就是王为一导演的《72家房客》,它本来是上海的一个滑稽戏,但周总理想把这部电影推广到整个东南亚市场去,它是跟香港公司和最早的中影合拍的一部片子,所以全程说的都是粤语,那么还会有什么片子呢?还有一个厦门语,也就是闽南话电影,台湾很多电影都全是闽南话对白的,比如说侯孝贤和吴念真的很多电影,这是非常奇特的一个语种电影。

500

谭飞:还有潮汕语。

赛人:还有客家话,还有文革结束七八年之后其实我们能够看到很多东北话的电影,举一个前一段去世的一位导演的电影,《田野又是青纱帐》,基本上都用的是东北话。现在也看到有很多大量用东北话或者东北方言的电影,假如这部电影反映的是东北生活,那一定有大量的东北方言,比如张猛之前的《钢的琴》和《耳朵大有福》都是这样,这是一个常态。还有我再说一点,其实从1949年到今天来讲,只有两个地方的城市面貌,是一再的被人去讲述或者记录的,一个是上海,一个是北京。我们先不说上海,上海当年已经在1950年代拍过一些纯粤语电影,那么我们仔细再看北京的话,北京话也是个方言啊,北京话跟普通话是不一样的,我曾经采访过葛优,我跟别人开玩笑说葛优表演是不用普通话的,他们都懵了。他说的其实是北京话,北京话他们不说三,说仨,八也不说八,还有大栅栏儿,普通话不是这么去讲的,所以你看整个北京,比如说我们比较熟悉的电影《茶馆》,一口的北京话方言,大家都忘了,这就是北京话呀。方言电影就像一个女孩子夏天穿裙子一样,它是一个非常正常和自然的事情。

500

谭飞:它不是一个时尚。

赛人:它是必然会出现的,比如在日本电影里还有关西口音的、神户口音的、横滨口音的方言,英国也有伦敦腔,也有苏格兰地区的口音,美国也有德克萨斯州的口音,都会有。

谭飞:那我们发散地讲讲,我倒是观察到一个现象,就是大家现在看国外的进口片普遍爱看原版,不爱看配音的了,当然配音水平肯定当年乔榛、丁建华这样的配音演员很厉害,但是还有没有其他的社会学的原因?

赛人:你是说译制片。

谭飞:对,很多观众哪怕我就看字幕,听里面的演员说英文,你认为是不是我们的翻译上把原来那些有神韵的有特点的给消弭了?

赛人:其实我们可以倒推原来的观众为什么迷恋于译制片。译制片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它能让文盲也看懂。那么你看字幕的话,那是对文盲的歧视啊,现在不是说反对歧视嘛,文盲怎么看电影?必须得看译制片,我先走到顶上去把天花板立起来,往下讲的话就是说那时候的人受教育程度不高,所以他必须得看译制片,认字认不全,或者字幕的意思不能完全理解。现在人相对而言受教育程度起来了,他能够一句话一句话跟着去阅读,以前的人要是文化层次稍微差一点,看电影还要看字幕的话就会很累。

谭飞:其实背后还有一个文化水平的提升。

赛人:对,文化水平提升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其实也包括某些人的装腔作势,第三个原因就是配音质量下滑太厉害了,这个配音质量下滑不是指某个配音演员,也不是指某一个配音机构,是整体的下滑。其实译制片这个话题我比较熟悉一点,译制片其实不是让我们看外国电影,也是让我们了解外国文化的一个手段。但是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译制片其实让我们真正领略到了汉语的美,他们传情达意的时候那样精妙的台词。说一句很好玩的台词,有个小孩说他刚上学几天,爸爸问他上学高兴吗?他说上学很愉快,放学也很愉快,就是中间的过程太无聊了。这就是语言的魅力所在。现在来讲的话很多人其实对于汉语言的美没有认识了,你其实很少能从网上的文章看到汉语言的美。谭飞老师肯定有个印象,以前一般的高中生毕业以后写个文章,能写得像谭飞老师这么好的不多,但是基本上也能够行文流畅,甚至有点赏心悦目,现在很少能见到。以前大部分人都能写一手好书法、钢笔字。过去我的父母教育我一定要写一手好字,但是我有点不听教,写得不太好,这很重要,现在的人的书法和语言能力都跟着消失了。

谭飞:而且你发现没有,现在很多小孩,他们写句子没有逗号句号。有些小朋友有时候给我写东西,甚至发微信,100个字里面没有逗号和句号,这些所有的工具已经慢慢被他们放弃了。

赛人:我是觉得汉语言的美其实在某些程度上是消失了,仔细看现在网络上的文章里面,很少有用成语和歇后语,或者用排比句、赋比兴的,这些人连让文章漂亮起来的东西都不会用,所以文章他也不会玩结构性的东西,比如先假装说一件事,后面再推一件事情出来。不是说你一定要写得多好,但是你要有一种进入汉语言世界的快乐。

500

谭飞:所以汉语言文化的美的消失是一个现实,虽然我们很难受,但是好像它越来越不可逆地在往前走了。好的,今天就聊到这里,谢谢赛人老师。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