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舅币火了,大舅三舅也想试试

500

七月的最后一天,微博热一从“二舅”,变成了“二舅币”。

500

二舅铸币了?是,但不完全是。

2022年7月28日,推特账号@second uncle dao发布消息称“一群旨在帮助二舅的爱心人士发起了二舅币(Second Uncle Dao,简称SUC),通过区块链将爱心传递”,并附上了合约地址,表示自己发行了名为“二舅币”的虚拟币,该项目的收益将“捐赠给二舅作为养老保障”。

500

紧接着,另一篇称“二舅币作者rug pull、诈骗130w美元”的推文又被网友翻了出来,引来社交媒体一众网友围观。(rug pull意为“加密项目发行者撤出DEX流动性池,或突然放弃项目,卷走投资者的钱跑路”。)

顶流(二舅)、风口(虚拟币)、爆雷(潜逃)几个关键词撞在一起,这个项目注定不简单……吗?

不瞒你说,简单得很。AI蓝媒汇向相关人士了解,前前后后大概五分钟吧。

二舅能铸币,三舅凭什么不能?

AI蓝媒汇注意到,在二舅币爆火之后,市场上也随之出现了“大舅币”、“三舅币”等一系列币种。截止发稿时,AI蓝媒汇关注到的“三舅币”就喜提四个点赞。不懂就问,这是准备整一个“二舅全家桶”,直接走上人生巅峰吗?

500

5分钟、0首付,即可拥有一个币?

据知情人士透露,发类似的币,过程非常简单,和把大象装进冰箱类似:打开冰箱门,放进大象,关门就完成了。

AI蓝媒汇向上述人士了解到,从选择DEX到填写相关资料,再到选择区块链等操作步骤,网速够快的话,全程不超过5分钟。

甚至不花一分钱。

500500500

图/TUC

但发行了,并不代表就被认可了、能赚钱了。如何让自己的虚拟币在币圈迅速形成共识并借此抬高价格,才是难点。

“二舅”这个标签,无疑是博眼球的“热点事件”。根据二舅币的发行者@second uncle dao公布的内容显示,SUC交易池创建于2022年7月27日,正是“二舅”讨论度达到顶峰的时间。发行总量10000亿枚,横向对比与其关联的、发行量为2亿枚的币安币(BNB),发行数量大的离谱,而每个二舅币的最高币值仅有0.00000003197美元。

在后续动态中,作者表示,目前在池子中流通的币仅占总额不到0.6%,他个人/团队已不再持有任何SUC,而其余超过99%的币已被存入“黑洞地址”——存入一个无人知晓的钱包并毁掉秘钥,这部分SUC约等于被撕毁而消失了,仅有少部分仍能流通。

或许作者希望以这种方式护盘,但销毁仍没能平息质疑,也没能挽回币值——SUC基本回到了发行价,网友的讨论热情和交易热情也随之同步消失。截止发稿时,SUC币值已经跌去了95.23%,目前总市值仅为1.5w美元。

500

虚拟币?流量币!

“这就是个蹭热度的,每年有成千上万个这么玩的。”一位币圈资深投资人向AI蓝媒汇透露,“这种币的寿命周期一般都非常短,很多作者用热点来割韭菜,成本很低。”

类似的“蹭热点,发虚拟币”的案例还有很多:今天在微博挂着的“大舅币”、AI蓝媒汇关注到的“三舅币”,以及曾经借着《鱿鱼游戏》破圈的鱿鱼币。

2021下半年,网剧《鱿鱼游戏》在全球范围内爆火,一款名为“鱿鱼币”的虚拟币应运而生,该币的币值曾在一周的时间内翻了2300倍,最高达到了2861.8美元。然而,美东时间2021年11月1日,鱿鱼币在短短几分钟内从2861美元跌到了0.0007美元,跌幅约为99.999976%。

500

紧接着,鱿鱼币网站和其发行者的社交媒体账号迅速消失。据相关媒体报道,鱿鱼币的这次rug pull,致使投资者损失了超过210万美元。

这样来看,二舅币这次rug pull,有点“小舅见大舅”了——鱿鱼币事件涉及金额相当巨大,相比之下二舅币仿佛猝死在了起跑线上:SUC作者rug pull消息传出日期距发行仅隔一天。相关人士在分析了SUC在区块链中的合约源代码和交易历史,认为“在技术层面上,SUC跑路的可能性很小”。

据天目新闻报道,区块链研究员十四君通过回溯链上的交易记录,查出的核心交易仅有一笔价值1.3BNB(约合人民币2000元)资金被作者收走。而网传“作者卷走130万美元”,金额和消息源均无法查证。

也许能赚,也许不亏

不一定赚钱,为什么还有如此多的舅舅热衷于蹭热点发币?

答:因为几乎没成本。

把热点做成虚拟币(再象征性地做做推广),万一有人信了,下一个币圈神话就是你,想好了什么时候抽身就好;而如果没成,那……换一个舅?

极低的门槛,让此类蹭热点、发“流量币”的行为似乎成了一项稳赚不赔的生意,流量币的作者不会在意乱象过后的一地鸡毛。

“一般来说,虚拟币发行之后的前几批买家是能获得红利的,因为币的发行价通常不会很高,等所谓的共识形成了、币值上去了迅速抛售,赚的还是美元。”

所以说不管是大舅、二舅、还是三舅,虚拟币发行之后,币圈玩家的运作都和股市有几分相似——引流、宣传,搭建“共识”把价值拉高,然后低买高卖,等散户接盘。

如果把虚拟币视作纯粹的生意来看,尽管有着比特币等虚拟币中相对坚挺的“Old Money”,但现状整体上还远不如人们期待的那般理想化和充满未来感——在这场击鼓传花的游戏中,总有买家相信自己不是最后一位,直至哪个舅都没上升空间了,或者像二舅这样顷刻崩盘。

价格暴跌的背后是“共识”的崩塌——没人再相信“二舅”了。这类“发币”更像是众筹,却几乎没有任何信用担保。浙大数字经济研究员盘和林在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时就表示,“除了平台的手续费外,虚拟币的发行权几乎不存在任何限制”。

等“二舅”、“三舅”进入流通市场,剩下的就看你没有好故事,能不能把故事变成共识,把共识变现了。“去中心化”的区块链保证了流通,却无法担保价值。即使是发行者跑路,也很难去追责:散户手里的钱还是钱,能用,只是不值钱了。

二舅币崩盘,毫无疑问这是一次失败的铸币。但对于作者而言,仍不失为一次高效营销。五天、五个月、五年之后,我们仍不会知道是谁在发行二舅,是不是有人拿到峰值的那几桶金。二舅被铸成货币的消息被疯传,已经无人在意二舅币的第一条推文所说的捐资养老,大家急急忙忙开始关心曝光、热度,币权和池子的价值。

“格局大一点,把池子锁了,吃营销钱就行。”

二舅币多了,共识也许就不够用了。外界对于缥缈的币圈本就存有天然的质疑,盲目赚营销钱反噬的也许是整个币圈的“互信”。区块链先驱的构想很宏大,创造一个属于用户的金融体系,但某些“虚拟劣币”的作者眼中,“去中心化”的中心很是清晰——“把流量换成美元”。

币圈在等待神话,而不是一个又一个笑话。

(来源|AI蓝媒汇 作者|伊柒)

本文仅做现象讨论,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