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洛西之行,暴露美国6个内幕(下)

【上篇内容详见:《佩洛西之行,暴露美国6个内幕(上)》】

500

美国政治体制,

容易被利益集团绑架

第四部分,我们讲一下美国国内的利益集团和游说集团。

500

上图是“美国最大的游说集团排行”。2019年,第一名是美国商会,花了7700多万美元去游说;排名第二的是开放社会基金会,也就是索罗斯办的一家搞政治捐赠的机构。

剩下的不少跟医疗行业相关。刚才讲到整个医疗行业和相关上下游,为什么能从美国的社会公共部门以及私人部门获得那么多财富,但却并不真正地帮助美国人民提高寿命,或者说产生的绩效不太好?原因在于,他们是一个最重要的游说方。

接下来我重点讲一下索罗斯和科赫兄弟。乔治·索罗斯是匈牙利裔的犹太人,曾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学习国际政治经济学,但他嫌这个专业太庸俗,所以整天逃课,逃到隔壁系去听课。听谁的课呢?卡尔·波普尔。索罗斯是波普尔的小迷弟,他的人生理想也是做个哲学家。

本科毕业后,索罗斯在他同学父亲的一家券商公司找了一个活,后来他被派到美国华尔街的机构里,在一家叫“first eagle”的机构打工,这是由一家好几百年的著名犹太金融家族创立的。

他白天就在公司摸鱼、划水,不知道在干啥;到了晚上,回到他自己的小阁楼里就来精神了,他就在那认真地奋笔疾书,书写自己的哲学思考。

相当于白天混碗饭吃,晚上自己做研究,就这样干了3年。有一天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不是哲学家的料。因为有一次,头天晚上他写了很多,但第二天早上起来读自己头天晚上写的材料,发现看不懂自己写了些什么,那一瞬间他就明白了,自己不是这块料,“非上上智,无了了心”。

他对自己非常失望。做不了哲学家,那怎么办?这辈子自暴自弃了,干脆做一个炒股票的吧。

于是,他就真正开始炒股票去了。等到他把自己之前学的国际政治经济学和自己的哲学思考,运用到资本市场时,他惊讶地发现这些同行怎么这么傻、想问题怎么这么简单、这么有意思的事情怎么想不透,他发现自己可以轻易地“屠杀”市场上的其他玩家。

大家要注意,我们不要把索罗斯这哥们庸俗化,他其实是个所谓的有情怀的人,一方面他是金融大鳄,操纵全世界大量的金融市场,尤其是在外汇市场、债券市场、股票市场进行了很多搏杀,获得了几百亿美元的收益。

另一方面,索罗斯是民主党背后最大的金主庄家。他有句名言,说花钱比挣钱难。为什么?因为他花钱是有要求的,是要去实现卡尔·波普尔的理论和自己的人生理想的——把所谓的封闭社会改造成开放社会。

所以他搞了开放社会基金会,以他老师的“开放社会理论”命名。他把挣到的很大一部分钱拿去资助世界各国的非政府组织。

我看过他的一本传记,作者这么描述索罗斯,说:假如你是一个来自发展中国家的年轻人,有幸在网球场上遇到索罗斯,一块休息时你告诉他说,你来自一个封闭社会,理想是要把自己祖国从封闭社会改造成开放社会。

那他就会说,告诉我,你需要多少钱?你说,我希望你每年资助我100万,资助20年,我就可以实现,通过搞非政府组织、搞传媒、搞教育,来“改造”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社会。

索罗斯就会打断你说,太慢了,这样,我现在就给你3000万美元,两年搞定它。

他这个人的特点就是什么?有所谓的情怀,但是又极其自大、蛮横。因为有钱,他就想把自己学来的半拉子理论拿到别的国家做实验,包括他自己的祖国匈牙利。

然后,他现在是民主党最大的金主。2003年左右,他曾经掏过几千万美元,公开叫板小布什,想把小布什干下去。

500

上图右边这两位可能不如索罗斯有名。一个是大卫·科赫,另一个是查尔斯·科赫。他们是兄弟4个。父亲老科赫怎么起家的呢?二战开始前,老科赫曾帮苏共建立了现代化的石油部门,从中挣到50万美元,然后他就回到美国,开始办自己的科赫家族企业。

查尔斯·科赫是老二,大卫·科赫是老三。老二老三继承了他们父亲的政治理念——极端地搞自由主义。所以大卫·科赫曾跟自己的几个朋友一起创建了美国自由党,搞了个第三党,想要烧钱当政治家,结果根本不行。在美国“赢家通吃”的政治游戏规则中,他根本冒不了头,得票率也特别低。所以后来这兄弟俩,第一先是家族内战,把老大、老四的股权买断赶出局,查尔斯·科赫和大卫·科赫就控股了整个科赫家族,且他们的公司绝不上市。

他们干的是什么产业呢?跟石油、跟传统制造业有关,所以他们搞的产业往往是有一定污染性的,经营过程中就被美国的环保监管机构罚款。

他们并没有选择就范,而是反其道而行之,认为说公共部门是听政治家的;政治家听美国人民的。那美国人民凭什么要给你投票,不就是因为我给你捐赠打广告嘛?所以他们俩就“霸王硬上弓”,不再自己组建政党了,而是开始设局,一是用自己的钱去捐赠政治家、养政客,但毕竟他一家的钱是很有限的,更好的办法是设局当庄家,然后邀请许多倾向共和党的富人一块来参加他们的俱乐部,大家一起掏钱下注,看共和党阵营里哪些政治家值得投资、扶持。

不仅如此,他们还捐钱给大学,但不是为了促进正常的学术研究,而是以所谓大学科研、专家机构的名义来搞政治宣传。他们还“养媒体”,让这些媒体带着摄像头去挖掘他们需要的新闻、丑闻,不是为了打击民主党人,而是打击共和党内部不听他们话的共和党政要。

所以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民主党内部受索罗斯的影响越来越大,而共和党受科赫兄弟的影响越来越大,因为科赫兄弟集结了美国最主要的亲共和党富人,大家一起整合和筛选共和党内的政治家。比如上一届特朗普政府中的副总统彭斯,后来跟特朗普关系搞僵的那位,他就是拿科赫兄弟的钱的。但是,他还不属于科赫真正的铁杆亲信。那亲信是谁呢?此前特朗普政府的“马前卒”——蓬佩奥,原本是西点军校、deep
state出身,后来被科赫兄弟选中,重点培养。

他跟科赫兄弟是什么关系?在从政前,蓬佩奥是科赫集团底下一家分公司的老总。有人曾跟我这么说,除了特朗普本人不是科赫兄弟养出来的,其他美国共和党的各派头面人物,基本上都跟科赫兄弟有直接或间接的联系。

500

我们看上图“游说支出”。美国有一个著名的K街,在K街上有大量公开注册的游说机构。我认识几位搞游说的。有一位是一家有一定实力的游说公司的老板。大概2005年时,我在北京接待过他。晚宴上,我就问他,你具体是怎么做游说的?他说很简单,主要工作是跟议员助理沟通,把事情、时间约好之后,议员可能会在某天早上、开会前拨冗出10分钟,我俩在国会大厦的走廊上找个椅子坐着聊。我就给他讲我的委托方的诉求道理何在,为什么您应该这么投票;一边讲、一边写支票。

我问,写给谁?他说,不是写给议员个人,而是给他的竞选基金。我说,那岂不是贿赂、腐败吗?他说,法理上讲不算腐败,这是我们的法律规定、允许的。

我印象中,他说的好像是超过2000美元就是非法的,那就这次捐赠2000美元,下次再派同事去再捐2000美元,积少成多。

所以这就导致,谁捐赠得越多,谁的政治意志、诉求就越能够得到白宫和国会的支持。这里边形成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

美国的政治家们最主要的心思都放在筹钱上。至于说考虑到选民或者自己的社会形象,应该在这个问题上投什么票、那个问题上投什么票,主要是由他们的助理们——那些二十几岁、名校毕业的小伙子们来决定。

500

上面这张图是我们详细统计的,二战之后美国白宫30个顶级岗位,比如副总统、财长、国务卿、国防部长、商务部长、总统贸易代表等,其中有多少人来自华尔街。总体上是一个上行趋势。最夸张的是克林顿政府的第二任期,居然有60%的顶级高官来自华尔街。

大家想想,华尔街里正儿八经做金融投资的才50万人,而美国一共有3.2亿人,但美国最顶级的30位高官里居然有60%来自这么一个小小的50万人的特殊部门。

所以我们会看到,这件事是美国政治变迁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变化,它跟游说、政治捐赠的关系非常密切。

这里回到上文讲的,为什么美国的市场化医保治理体系出了大问题?花了很多钱,但大家的寿命并没有有效地、相应地增长?

下面这张图,是我指导博士生做的美国医保体系的研究,它的市场监管机构监管医院、医疗保险公司、药房、制药商和PBM等。

什么是PBM?就是保险公司付钱给PBM,雇佣它来帮助自己管理药品成本;但PBM两边收钱,不仅收了保险公司的钱,还从制药商那里获得回扣,因为PBM可以帮制药商将药品安排进推荐目录中,存在这样一种利益关系。

500

理论上来说,从医生、医院、保险公司、药房,到制药商和PBM,它们之间本来应该能够实现某种内部制衡,但事实上我们发现它们实现了一种共谋。

不仅如此,它们还一起通过政治游说和捐赠来“俘获”政府,尤其是那些功能型的市场监管机构,从而使得监管失效,最终导致药费、治疗费和保险费越来越贵,然后大家上下游一起“分赃”。

谁受损了?第一是消费者受损;第二是国家财政受损。

500

当我们以行业来区分、计算它们的政治献金时,会发现自1998-2020年,医疗保健行业的捐赠金额居然超过金融加上房地产行业的总捐赠金额。

所以总结一下,美国的游说和政治捐赠体系,是一种合法化了的制度性腐败。

首先它在法律上给予规定,这样做是可以的,因此出现像索罗斯、科赫兄弟这样的,可以合法地、大规模地去资助或者反对某些政要。

这种情况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大概20年前,美国通过一个法律,允许成立一个政治行动委员会去公开反对某人。比如索罗斯掏了千万美元成立一个政治行动委员会,到处做广告、揭露和批判小布什。比如两位政治家竞选一个议员席位时,原先你需要动员你的选民群体,让大家给你捐钱、投票,你才能获胜。后来就不一样了,不再需要走人民群众路线了,只需要找到几个大金主,成立一个政治行动委员会,让他们给自己捐赠一大笔钱,然后拿着这笔钱到处打广告,铺天盖地地去攻击对手的形象,为自己助选。

所以,通过一步步的法律体系变革,这就变成一种制度性腐败。实际上它就导致美国的政治体制越来越容易被一些利益集团所绑架和俘获。

因此特朗普才会说,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潜台词是什么?美国不再伟大。

为什么不再伟大?

为什么贫富严重分化?为什么出现政治的极端对立?包括为什么政策来回替换?比如小布什上台后的“ABC政策”——Anything
But Clinton,只要是克林顿做的,我全部否掉,来回翻烧饼;再比如希拉里等人精心设计的TPP,特朗普上来后坚决地把TPP给废掉了。

为什么会这样?其实就跟前面讲到的美国制度质变有关。

500

2060年碳中和,

打的是什么“算盘”?

第五部分,讲一下美式资本主义的变化。

从制造业立国,转变成金融立国,再到消费带动美国和全球金融、经济增长,而其消费则由杠杆周期驱动,这是美式资本主义的一个重要特点。

500

自1970年代后期,或者说进入全球化时代后,美国制造业就业人口的绝对值是下降的,从4000万人左右一路下降到目前2000多万人。

现在我们国内舆论出现一种倾向,认为美国已经完全“空心化”了,这其实是不客观的。它的制造业产出值仍然位居世界第二,并且控制着全球最重要的核心零部件、核心技术,因为它有创新体系,能吸引全球顶级人才,而且有全球最富集的资本,所以在科技战中它能制裁我们,而我们很难反过来制裁它,原理就在这儿。

大家看上图黄褐色的线“制造业就业在非农就业中的百分比”,二战结束时曾达到35%,而到了今天,这个比例已经下降到8%左右。

无论是奥巴马提出的“制造业回归美国”,还是特朗普的“让美国再次伟大”,或是贸易关税战,都没有能够使得美国制造业就业的占比有所反弹。

500

与之相反,金融业利润在美国企业利润中的占比是在持续上升的;并且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许多制造业企业其实也在悄悄地变身成带有金融业色彩的企业,比如通用公司,原本是靠生产汽车、卖汽车挣钱,现在它的主要利润来自于汽车信贷方面。

在这个过程中,美联储资产负债表持续大幅扩张,已经到了9万亿美元的规模。

在此前的金融危机下,美联储不得不大幅印钞票购买国债。我们可以把它简单理解成,把纸片印成美元,然后交给美国联邦政府,后者拿着这笔钱去拯救金融机构。这个量化宽松政策伤害了谁?又补贴了谁?它最大的补贴对象其实正是华尔街金融机构。

2007年次贷危机、2008年金融危机后,包括雷曼、高盛在内的金融机构,它们的资产负债结构都是一样的,都已经资不抵债;但雷曼和高盛的命运却截然不同,雷曼破产,而高盛非但没有破产,后来反而挣了大钱。原因是什么?很简单。当时做出拯救哪家金融机构这个决策的人是时任财政部长——亨利·保尔森。在做财政部长前,保尔森的上一份工作是高盛的总裁。所以他决定救高盛,而不救高盛的竞争对手雷曼,这就是美国实际的一个治理过程。

那么,高盛当时也资不抵债了怎么办?在上一轮拯救金融危机时,美联储把央行资产负债表急剧扩张,从9000亿美元扩张到4.5万亿美元,扩了5倍,通过买入金融市场的资产托市,从而使得美国金融机构从破产状态尽快地恢复。

在这个过程中,美国并没有陷入高通胀,因为这个钱根本没有进入到老百姓口袋中;但这次为了应对新冠疫情,美联储从4.2万亿的规模直接扩张到了9万亿,这次一部分钱到了老百姓手中,这就导致短期内通胀飙升了起来。当然,美国金融机构也得到了补偿,因为它们也花钱补贴了市场。

500

接下来我们再看一下美国的消费。该用什么标准来衡量消费?大家仔细想一下,消费其实有很大一部分正是能量的转化,比如出去旅游时乘坐飞机、乘坐火车,是不是都有消费能量?吃东西、穿衣服是不是也是能量转化?

因此,大家看一下上图“消费:人均能源使用水平的中美欧对比”,大概是这么一个比例关系。

中国以前是农业社会,我记得在我小时候,江苏农村已经算是比较富裕的地方了,但家里电灯的电压还是非常不稳定;上世纪80年代,我家里最先买了一部电视机后,到晚上,电压都无法支撑电视机播放,全是“滋滋滋”的那种声音。

因此,中国的老百姓都养成了一种习惯,比如今天我们讲完课离开会议室,肯定是要关灯的。

但我在美国发现,许多大楼到了晚上人都下班了还是灯火通明的,然后夏天他们的空调都开到16度。我对这件事印象非常深刻,因为有一年夏天我去他们的办公楼拜访时,穿了件衬衫,结果进楼后冻得受不了。

欧洲的人均能量消费不到美国的一半,中东欧地区的能量消费比较低、西欧地区的能量消费比较高。我记得2006年夏天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工作时,有一天下了点雨,温度大概20度以下,我回到自己的公寓发现,管公寓的负责人居然把暖气给烧了起来。

到今天为止,中国的人均能源消费正在迅速地向欧洲平均水平靠拢。这表明什么?工业化的成功。

当然,美国、日本、欧洲等发达国家现在都在强调节能减排,比如日本和欧洲承诺2050年实现碳中和;但要注意,它们在国际上的承诺往往是不算数的,什么承诺支持发展中国家,等等。为什么?因为它们的政府老轮替,后人不认前人承诺的东西,新官不理旧账。

而我们的政府一旦在国际上公开承诺一件事,往往是不折不扣地落实,因为重信用。比如我们已经公开承诺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

人均能源使用量,跟人均生活水平是高度正相关的,这是其一;其二,不用碳、转而使用新能源的过程,带来的挑战是比较大的。

2006年左右,我在欧洲工作时,一直认为欧洲人推动节能减排是它们的阴谋,或者说是一种阳谋。为什么?因为当时在政治上,他们高举绿色旗帜,这使得他们在跟美国政治家谈判时,握有一个谈判筹码、有一个独特的价值“绿色和平一体化”。

另外,在经济、产业上,欧洲在太阳能、风能等与节能减排相关的技术、产业方面处于相对领先地位。所以他们推动了全球节能减排、碳达峰、碳中和的政治议程,对他们的政治、经济都有好处。这是我当时的认识。

而现在出现了一个新趋势,中国在上面这些产业中已经具备很大的优势,比如在太阳能设备、动力电池、储能、核能等领域。所以特朗普居然公开说,碳达峰碳中和是中国的阴谋。美国民主党主张搞节能减排,但是共和党是坚决反对的,所以他们在这个问题上是反复摇摆的。

原本能源是具有资源禀赋属性的,也就是你这个国家有没有能源,得看老天爷赏不赏饭吃,比如我们国家的煤炭供应还行,但天然气、石油就要靠大规模进口,毕竟老天爷没给那么多。而当未来进入以太阳能、风能、核能为主体的能源生产方式时,比如在西部等很多地方,是很适合这些绿色产业的发展。因此,随着技术进步、制造规模的大幅度增加,中国的太阳能光伏发电和风能等产业,就变成制造禀赋的一个行业,不再是资源禀赋了。

也就是说,作为全球最大的制造业国家,我们可以利用自己的制造优势,大规模地制造太阳能电池板,并且利用广袤的西部国土获得绿色清洁能源的供给;并且这个绿色清洁能源的供给,又将使得我们的能源使用成本越来越低,形成良性循环。

过往很多人说,中国这样一个制造业大国,要去推动2030年碳达峰、2060年碳中和,是不是有点在自我伤害?

但如果从上面这个角度、从全球议程设置的角度来讲,这反而使得我们可以摆脱别人的议程和优势,拉着全世界玩一个有利于我的新游戏。

在传统化石能源时代,玩的是什么游戏?比如中东手里拥有着权力、俄罗斯手里拥有着权利,美国页岩油、页岩气产业也发展了起来,所以他们手里握有大牌。

现在我们相当于把原先的牌局全破掉,以前玩的是梭哈游戏,现在我们给它变成麻将游戏。我们因此拥有了一个优势,当全世界主要经济体都开始玩碳达峰、碳中和时,我们的新能源可能就拥有了比较强的竞争力。

500

美国正陷入进一步的社会分裂中

最后我们说一下美国的人口结构。

上面我们讲到美国民主、共和两党,除了在政治、意识形态上日益对立、内部不断分裂之外,还出现一个新的趋势:

民主党的拥趸,越来越不成比例地是有色人种;而共和党的支持者,越来越不成比例地是非西班牙裔、非拉丁裔的白人。

我认为,从长期来看,美国社会内部可能会出现进一步的严重分裂,因为它的这种意识形态对立跟一件很麻烦的事情挂起了钩,就是种族矛盾。

500

有人说,可能10几年内,美国社会就要崩盘;但我认为时间可能要更长一些,因为看它目前的人口结构,闹得凶的是黑人。

黑人是美利坚的“原罪”,因为他们最早是英帝国这个殖民帝国的一部分,源自英国、德国的殖民者抢了印第安人的土地,购买了非洲的黑奴来帮他们种地。这是他们立国前后所干的事,结果就导致目前美国人口中有百分之十几是黑人。某种程度上,今天美国社会的这些矛盾是美国人在为祖辈当年的原罪还债。

但是,我认为最终导致美利坚出大问题的可能不在黑人。

真正厉害的我认为是拉丁人,就是整个中美洲、南美洲的大量人口,有的从陆地、桥梁上过来,有的从海上过来,翻墙打洞到了美国,并且不断地生孩子。

而且他们有自己的宗教、语言和种族特点。比如他们有着共同的语言——拉丁语,其中以西班牙语为主;有共同的宗教——天主教;还有相似的种族特点,有着文化、身份上的一种共同认同。

我在美国做访问学者那年,最让我吃惊的事情就是,你会发现,在日常生活中,有一部分人居然是不说英语的,只要会说西班牙语,依旧可以生活、工作得很方便。比如美国地铁使用的文字有两种,一种是英语,另一种就是西班牙语。

当一个社会一旦变成双语社会时,我认为它的这种民主选举的适用性就会大大下降,或者说社会面临的麻烦就会越来越大。

有一些政治学学者曾指出,在双语或者多语社会里,要想玩民主制度不是不可以,但必须要做重大修整,得搞比例代表制,而不是搞赢家通吃的选举制度。因为一旦搞赢家通吃,那民主制度就玩不下去了。

到目前为止,美国宪法所规定的那套游戏规则跟美国变成了一个双语社会的现实,这两者是不兼容的。

美国的种族结构正在发生变化。如上图所示,2016年,美国白人总占比是60%多,但白人新生儿比例跌破50%。

按目前的变化,这个趋势有可能会加速,除非特朗普或者MAGA派长期执政,否则就很难逆转这个趋势。

照这样发展下去,到2060年,白人只占44%、西班牙裔占27.5%、黑人占15%、亚裔占9.1%。整体上来讲,白人就成了一个“少数民族”。

这个问题就像亨廷顿所说的,到时候“谁是美国”就是一个大问题。帝国的“蛮族化”从来就是一个大问题。从历史上来看,帝国的“蛮族化”往往发生在帝国崩盘的过程中,或者是崩盘前所发生的一个非常重大的变化,像罗马帝国末年、汉帝国末年、唐朝后期、晋朝后期,其实背后都有这么一个历史性的趋势。

美国的总和生育率——每个育龄妇女在一生中所能生的孩子数量,它是所有工业化经济体里最健康的之一,达到1.8%。

但如果分种族来看呢?会发现生育率最高的是西班牙裔美国人,达到接近2%,然后是黑人的1.8%,接着才是白人的1.6%,白人家庭的生育率其实是很低的。

500

最后总结一下:

第一,我们说,美国不是一个正常的国家、不是一个普通国家,它是一个帝国,它的力量不仅源自美国的3.2亿人,还源自融入它的体系、跟它结盟、努力挣它美元的参与者们。其实从广义来讲,整个地球70多亿人都在它的体系里,因为它可以动用的资源是70多亿人的资源。美元体系给美国带来的代价则是通过外包和逆差,扶持其亚洲的竞争对手。

第二,为了“共富贵”,全球人口都涌向美国,比如亚洲、欧洲的精英人口都到那儿留学,留学后一些水平比较高的、能够找到好工作的往往就留下了。

因为它那边有一个开放、思想多元、鼓励创新以及资本充裕的地方,所以能够付高薪、能够承担风险让优秀人才去搞创新。但是也有很多普通人跑去通过低端服务业蹭油水,尤其是拉丁人。这就埋下了潜在危机,就是那么多人口都跑到美国共富贵来了,那么它原有的就业结构、种族结构、政治基础以及政治制度的稳定性都出现了问题。

第三,美国的制度体系已经出现了问题。比如游说和捐赠的泛滥,使得资本压倒中产社会。并且它的税制、各种监管制度等,越来越不利于劳动阶层、越来越不利于中产阶层,而是越来越有利于资本,这使得金融、医疗等相关行业大发其财。

美国联邦财政的赤字已经从本世纪初的5万亿变成了现在的30万亿,一代人时间里扩张了6倍,一是因为2007年次贷危机、2008年金融危机中,为了救那些为非作歹的金融机构而借了很多债;二是在新冠疫情过程,借了很多钱。

美国的赤字背后,除了金融利益和货币特权的作用之外,也离不开内部的大漏洞。它的财政开支中有一个非常大的肿瘤消耗了它的能量,就是医疗、医药、医保这“三医”构成的失血点,这使得联邦财政大量的钱被耗费在这种领域上,所以它的国力越来越受损,它的生命力相对于上世纪80-90年代而言,不再那么健康有力。

而且贫富分化还导致民粹加剧,各种阴谋论、政治对立,等等,还包括利益集团对它相关监管政策、财富的俘获和窃取,像科赫兄弟、索罗斯这些财团,很多人跟着他们一块“下注”。

这样一些利益集团和大蛀虫的长期存在,就使得今天的美国,用特朗普自己的话说,不再那么伟大。

注明:文章内容是今年五月给人大学生公益讲座的文字整理稿

本文原发表于“正和岛”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