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英雄为什么不能是当地名人

【本文由“睡在梦里”推荐,来自《左玮|上甘岭战役亲历者:在电话电线全断时,我接到一个重要任务》评论区,标题为睡在梦里添加】

不经意间,笔者的几句话被上了风闻帖,惭愧又受鼓舞,再发一帖😛

刚发现,文章中的这位老英雄是老马的同乡:四川蓬安人,当年穿着军装的照片真是帅气呀。

老马还知道,以前也在风闻上发过帖子,另一位闻名全军的上甘岭的战斗英雄:胡修道,也是俺同乡,四川省金堂县人,那时也是个 20 岁的小帅哥。

PS:这个小哥是12军的(副军长兼前线指挥李德生),12军是15军的老大哥,战斗力只强不弱,15军45师基本被打光之后接茬了上甘岭的后半程,打的是同样出色同样是惊天地泣鬼神。

只是,15军(当年1/3强的战士一四川籍)的牺牲太壮烈了,黄继光(四川人),邱少云(29师,烈火英雄),王万成(四川人,手持爆破筒与敌人同归于尽)包括特功8连……都出在15军,光芒太耀眼,没办法。

笔头接过来:不是笔者故意在这儿穷显摆乱拉老乡关系,确确实实是当年的志愿军英雄中四川藉战士人数最多,所以确确实实也该着笔者在这儿为这些老乡们得意、骄傲和牛气一把。

刚刚到百度上查了一下四川蓬安,在历史名人这一栏中,写上了司马相如……还有一位国民党籍上将……

为什么没有这新一代最可爱人的一席之地?

别人的事情,别人的投资,老马决定不了,只是这样想:英雄应该也必须受到尊崇。在一个民族的精神谱系中,他们是最醒目的标识;在一个国家的道德天空上,他们是最璀璨的星辰。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英雄是看得见的哲理,更是社会的价值标杆。

郁达夫曾说:一个没有英雄涌现的民族是可悲的民族,一个有了英雄而不加以崇拜的民族是一个永远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