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复了评论 3小时前
    满江红·和郭沫若同志 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 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 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 正西风落叶下长安,飞鸣镝。 多少事,从来急; 天地转,光阴迫。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 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 非常感激毛主席,也突然非常怀念毛主席。
    来自文章:贸易战进入全新阶段,中美都有三个没想到
  • 对评论点赞 09-21 16:53

    我替美国人开个后续名单吧:歼20总师杨伟,轰20总师唐长红。。。。

    美国人制裁什么,说明我们把工作办好了。

    这是一个有趣的反参考。建议国家褒奖总装及相关人员。不就是冻结海外资产不给签证去不了美国吗?估计这些人也不稀罕。

    来自文章:美将制裁中国军委装备发展部及负责人 外交部回应
  • 对评论点赞 09-21 15:17

    对越南,有一句话会非常形象:“天堂太远,中国太近。”

    这句话可以解析成两层意思:第一层意思,越南发展起来太困难,想崛起成为大国强国更是难于登天,因为中国就在旁边。不信在地球上数数,靠近大国的,有几个能发展起来的。

    第二层意思,中国就是天堂,想要去天堂,出门朝北一直走,很快就到了。

    几十年前越南不信,和中国赌了一把。那几年虽然中国军力相较于刚建国的虎狼之师时候有所下降,但是基本盘还是稳固的,对付越南的挑衅也是绰绰有余。当时越南方面的国家战略并不是长久发展的战略,而是赌博式的战略,本来可以和中国一起和平友好发展,互帮互助,而他却非要把中国拉上赌桌,要跟中国豪赌一把,因为他看上了中国的那些财富,如果能赢他就赚大发了,如果输了,结局我们也看到了。

    中国历史上登顶过多次盛世,也历经过多次低谷,然而每一次都能再次强势崛起,春秋战国大分裂后有秦汉,魏晋南北朝大分裂后有隋唐,即使到了近代,中国在经历了多次战败乃至内乱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又雄势崛起。美国当然不会乐意,但也没办法,毕竟实在没有太好的办法遏制住中国发展,能用的手段除了全面战争之前都用过了。

    对于世界上那些历史不足一千年的国家来说,中国这样的国家,只能交友,不能为敌。

    以此文,沉痛悼念陈大光主席。

    来自文章: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病逝,享年62岁
  • 对评论点赞 09-21 15:15

    毋庸置疑,腐败的根源与人心的贪念是分不开的,但不能简单把腐败的根源归于贪念。

    贪念作为一种普遍具有的人性,你有我有,几乎人人都有,只是具有多少的区别而已。但具有不同社会制度的国家腐败程度往往有重大差别。所以你不能说腐败程度小的国家中的人的贪念就更小,一定是有文明程度和制度原因。

    如果把事情简单化,把一种社会问题的根源归结于人性使然,那么任何问题的根源其实都可以归结于人性,从而不可避免的忽视了先进成熟的制度建设可以起到抑恶扬善的效果。某种意义上人类社会就失去进步的动力,和动物没什么区别了,你爱钱,我爱性,这是人性呀。

    胡适在中国是个争论性人物,但他关于弘扬道德(人性范畴)及制度建设对社会文明的作用的一个言论,本人认为还是有道理的:“一个肮脏的国家,如果人人讲规则而不是谈道德,最终会变成一个有人味儿的正常国家,道德自然会逐渐回归;一个干净的国家,如果人人都不讲规则却大谈道德,谈高尚,天天没事儿就谈道德规范,人人大公无私,最终这个国家会堕落成为一个伪君子遍布的肮脏国家”。

    本人相信,而且邓大人也说过,良好的制度可以抑恶扬善,使坏人遵守社会规范,使好人更好;而坏的制度往往可以把好人变成魔鬼。人性中的弊端是很难摈除的,而抑制人性的恶却可以通过制度建设来实现。

    比如做为国人,我们在外国会很懂规矩遵守人家的公共秩序,在国内过马路想吐痰时就会“不耐烦”。再比如有些西方人在自己的国家遵纪守法,但在中国却不遵守规则,甚至为所欲为。原因何在?因为不同环境下遵守规矩需要付出的成本不同,还能有更好的解释吗?

    有一种普遍现象:很多落马的贪官在忏悔时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埋怨自己的权利缺乏组织监督,最终导致自己忍受不住诱惑一步步走向犯罪的深渊。这就从另一个方面说明如果违法乱纪的贪念如果不受惩罚,或者很难被体制发现,或者即便被发现犯罪成本也过低,那么很多官员就会滋生贪念导致腐败。

    结论:面对社会的种种诱惑,制度的腐败可以使本没什么贪念的人变得贪婪;使贪婪的人更贪婪,可见杜绝腐败首先要从制度建设开始,除此别无良方。

    来自文章:发改委副主任、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被查
  • 对评论点赞 09-21 15:08

    对越南,有一句话会非常形象:“天堂太远,中国太近。”

    这句话可以解析成两层意思:第一层意思,越南发展起来太困难,想崛起成为大国强国更是难于登天,因为中国就在旁边。不信在地球上数数,靠近大国的,有几个能发展起来的。

    第二层意思,中国就是天堂,想要去天堂,出门朝北一直走,很快就到了。

    几十年前越南不信,和中国赌了一把。那几年虽然中国军力相较于刚建国的虎狼之师时候有所下降,但是基本盘还是稳固的,对付越南的挑衅也是绰绰有余。当时越南方面的国家战略并不是长久发展的战略,而是赌博式的战略,本来可以和中国一起和平友好发展,互帮互助,而他却非要把中国拉上赌桌,要跟中国豪赌一把,因为他看上了中国的那些财富,如果能赢他就赚大发了,如果输了,结局我们也看到了。

    中国历史上登顶过多次盛世,也历经过多次低谷,然而每一次都能再次强势崛起,春秋战国大分裂后有秦汉,魏晋南北朝大分裂后有隋唐,即使到了近代,中国在经历了多次战败乃至内乱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又雄势崛起。美国当然不会乐意,但也没办法,毕竟实在没有太好的办法遏制住中国发展,能用的手段除了全面战争之前都用过了。

    对于世界上那些历史不足一千年的国家来说,中国这样的国家,只能交友,不能为敌。

    以此文,沉痛悼念陈大光主席。

    来自文章: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病逝,享年62岁
  • 回复了评论 09-19 17:50

    好,让腐败必被捉成为社会常识。但我觉得这样反腐,成本依然太高了。最好的办法是政务法务公开,把涉密的信息列为白名单,立法将其他所有信息都公开晒在网上,让人民监督成为常态。

    只要有公开,就不要担心没有人会去核实。只要有核实,执政就有畏惧,腐败就会大大减少,而且社会成本很低。

    来自文章:武汉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孙光骏被查
  • 回复了帖子 09-19 12:09

    特朗普在九一八向中国扔颗“大炸弹”,这是多疯狂多无知

    【文/观察者网风闻社区 沈逸】2018年9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不出意外地悍然宣布:9月24日,将对价值2000亿中国商品征收10%的关税,到2019年上升到25%;同时还宣布,如果中国敢报复,那么立刻对剩余的276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25%的关税。这种征税举动据说是为了美国的经济利益;同样据说中......

  • 回复了帖子 09-19 12:07

    特朗普在九一八向中国扔颗“大炸弹”,这是多疯狂多无知

    【文/观察者网风闻社区 沈逸】2018年9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不出意外地悍然宣布:9月24日,将对价值2000亿中国商品征收10%的关税,到2019年上升到25%;同时还宣布,如果中国敢报复,那么立刻对剩余的276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25%的关税。这种征税举动据说是为了美国的经济利益;同样据说中......

  • 对评论点赞 09-19 11:43

    1939年9月德国袭击波兰,但很多国人不知道:除了纳粹从西边进攻,还有俄罗斯人从东边袭击。把波兰给瓜分了,这事不但很多中国人不知道,连许多俄罗斯人对此并不知情。

    1944年,苏联红军解放了被德国占领的波兰,这也是波兰和俄罗斯历史的差异开始的地方。对于波兰人来说,这不是真正的解放,这只是另一次占领。为什么?首先,俄罗斯人杀害了波兰人心目中的英雄,比如说维特尔德·普莱茨基(Witold Pilecki),他说奥斯维辛集中营跟苏维埃监狱相比就是小巫见大巫。苏军在“解放”波兰的同时士兵却在强奸一切可能得到的女性。有历史学家考证,那个时候甚至可能有300万波兰女人和小女孩被苏联人强奸(本人认为:这应该不仅在波兰,大部分在德国,无法证实)。

    从1945年到1989年,苏联实际控制波兰,俄罗斯人认为:是苏联红军从纳粹手中解救了波兰,甚至许多俄罗斯人因此而牺牲,那又怎么解释强奸呢?他们的军队分为两队,第一队由大部分和波兰人相处友好的俄罗斯人组成,他们大多数人都在帮助波兰人,然而第二队里却没有太多俄罗斯民族的人,大多数人是来自西伯利亚,吉尔吉斯等,他们喜好强奸。这可能是真的。但是美国和英国人在解放法国的时候不也在做同样的事吗?这也是事实,但是俄罗斯人忘了提起只有苏联军队犯下的强奸罪是没有得到惩罚的。然而在美军和英军里有人甚至会因此被判死刑,苏联人犯下的强奸罪行要多的多。最后重点是,波兰人觉得俄罗斯人是非常残暴的侵略者,而俄罗斯人自认为他们是英雄。

    1989年以后,波兰政府拆除了波兰的苏联人的雕像,波兰人民自发地也去破坏这些雕像。对于俄罗斯人来说,波兰人在摧毁英雄的雕像,这些英雄牺牲了自己的生命给波兰带来了自由。但对波兰人而言,他们摧毁的只是杀人犯和强奸犯的雕像。

    现在波兰和俄罗斯的关系还是不行,波兰禁止将苹果出口到俄罗斯(俄罗斯人非常喜欢苹果),俄罗斯人也没有把在2010年一架坠毁在俄罗斯领土的波兰飞机还给波兰。(有一任波兰总统死于这场灾难),因此很多波兰人认为这不是一场意外,是谋杀。

    在中国,当一个旅游者在外国(比如日本),他们通常会达成共识:不愉快的关系只存在于国家之间,与我们老百姓无关。这对,还是不对呢?

    对与不对,都有理由,逻辑上都有解不开的死结。

    在本人看来,彼此理解和认知到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而是丰富多彩的是很重要的,波兰人应该承认有许多的苏联人的确是真正的英雄,俄罗斯人也应该站在波兰人的角度去理解他们。

    所有人都应该明白:每一次战争都是残酷的,而且会暴露出人性最丑陋黑暗的一面。

    来自文章:波兰请求美军建永久基地 将冠名“特朗普堡”
  • 对评论点赞 09-18 12:05

    以已度人,不失为一种清醒。

    军事是博人眼球的,然而弱国,本质是综合国力上的强弱,我国现在足够强大吗?

    举一个例子:08年温相曾考虑大规模限制向西方国家出售稀土,作为对美日的一种反制措施;稀土资源的重要性就不必多说了,如此重要的战略资源我国长期以白菜价出售。然而美日召集一些国家同样搞了一个反制措施——对中国终止任何数控机床技术支持。猜猜结果怎么样?温相召集国内智库评估后得出结论,若西方国家停止对我国制造业技术支持,我国三分之一以上制造业会受到非常严重的影响。迫于此压力,不得不取消限制令。

    是不是很屈辱?是不是感觉丧权辱国?

    58年金门炮战时,总指挥叶飞上将请求毛泽东,此时若炮击金门,难免伤及美军,打不打?毛泽东回答照打不误。将军又请示:是不是连美舰一起打?毛泽东回答:只打蒋舰,不打美舰。将军又请示:我们不打美舰,但如果美舰向我开火,是否还击?毛泽东明白回答:没有命令不准还击。

    在捍卫国家与民族利益方面,谁能比得上毛泽东?太祖当时的心情,何人可察?

    普京说过:没有实力的愤怒,毫无意义。

    愿叙利亚,包括正在强大的中国,知耻而后勇。

    来自文章:叙利亚“最后一战”不打了
  • 对评论点赞 09-17 16:30

    霍金说:人工智能的崛起,要么是人类历史上最好的事,要么是最糟的。

    在人工智能被证明非常有用的同时,也有可能出现这个结果:即创造一个可以等同或超越人类的智能的人工智能,人工智能一旦脱离束缚,以不断加速的状态重新设计自身。人类由于受到漫长的生物进化的限制,无法与之竞争,将被取代。

    如此,人工智能可以发展出自我意志,一个与我们冲突的意志。

    很多人认为人类可以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控制技术的发展,这样我们就能看到人工智能可以解决世界上大部分问题的潜力。但这一切并不确定,尽管我对人类一贯持有乐观的态度。

    人工智能的研究与开发正在迅速推进。也许科学研究应该暂停片刻,从而使研究重点从提升人工智能能力,转移到最大化人工智能的社会效益上面。

    这个问题有点类似于:核武器是让人类更安全了,还是更危险了?

    来自文章: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开幕 李强宣读习近平贺信
  • 对评论点赞 09-17 15:26

    对于不了解的艺术家,不做评介。

    前不久,我的一个朋友的父亲去世,我前往吊丧,朋友兄弟五人坐在他们父亲的遗体前,有说有笑,正在商量出殡的事宜。我有些怀疑他们是不是真的死了父亲,在他们的气氛影响下,我祭奠时的鞠躬,到孝子谢客的礼仪过程,总觉着悲伤不起来,甚至有些搞笑。坐下来之后,真的就与他们一起说笑起来。

    朋友讲了他们的父亲辞世前的种种状况,包括弥留期间闹出的趣事,就像说别人家的故事。他说父亲享年87岁,也不屈寿了,晚年我们没有让他受一点委屈,归西了也是半喜半忧,哀痛大哭有什么用,任你怎么,老人家也不能死而复生了不是?在他们看来,一切丧葬礼仪照旧,就是没有那种悲哭哀嚎的氛围,孝子百无忌讳。开吃了,与平日一样招待客人,大家宴席上与吃喜宴并无二致。

    他们的这种举动,让我记起很早以前读过一位大学教授写纪念父亲的散文,作者写父亲去世后,她作为长女,要求兄弟姐妹都不要悲伤,不要哭泣。大义是,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父亲活着的时候做子女的都已经尽到了孝心,能做到的都做到了,没有什么对不起老人家的遗憾了,不必哭天抢地,损伤自己的身心,就高高兴兴地把父亲送走吧。

    想想也是,不是有“厚养薄葬”的说法吗?他们能在亲人死后不悲不哭,不是他们心理有多强大,而是他们感觉对逝者生前已经尽心尽责,心里不存遗憾,活着的人欢乐地把逝者送走,也不失礼节。

    个以为,人们在怀念逝去的亲人时,悲伤更多的确乎是来自于内心的愧憾。

    假若生前并没有尽心,死后也不悲伤的,那只能说是冷酷无情了。

    来自文章:朱旭遗体告别仪式举行 温家宝 、吴仪等人送来挽联
  • 对评论点赞 09-08 22:31

    这种给别人面子自己只要里子的做法,说明小金同学成熟了。想起了在大连海滩上听习老师谆谆教诲的情景

    来自文章:金正恩:朝美遇到些困难,但对特朗普信赖不变
  • 对评论点赞 09-08 22:31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自大狂,南辕北辙的疾跑者,极度缺乏战略眼光的决策者。对个人事业来说,他追求的权力、名望、金钱、女人都实现了,但从政治抱负讲,他一心要维系“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目标则会被其一手葬送。

    来自文章:“如果我被弹劾,都是你们的错!”
  • 对评论点赞 09-08 22:31

    女儿目前在美国IVY league(东部老8校)之一留学,分子生物学,正思考是否继续读研,本人的弟弟是上海某高校正高,主攻生物工程,国家863,973项目第一负责人。以他的看法:

    1)国家千百万工程,锚定的对象多还是在国外,特别是顶尖大学有过高学历的人;理由很简单,这种学位不好拿,得下硬功夫。

    2)只要你有成果,国家、地方、学校对你的投入,某种意义上可称得上“丰厚”。理由很简单:你的成果能冲nature/sicence/cell, 经费不给你给谁?

    所以说,美国好,还是回国好,其实这个命题一直存在,某种意义上也都是伪命题。你真有本事,哪里都留得下来,只是现在,多了一个选择,中国的环境,至少在待遇上不比美国差了。

    这不是说国家依然崇洋媚外,你在国外随便哪个学校拿个学位回来就能吃香,没那回事,这要有硬指标硬杠杠的,国家一点也不傻。

    可换句话谁要是觉得读个斯坦福读个剑桥也没啥了不起,那就自己去试试申请看,你就知道自己是在和哪些人竞争?

    过了这个坎,拿到某种东西的确容易,也让人眼红,可谁又看到过坎之前的努力?

    来自文章:港媒:两大因素正终结中国人才对美流失
  • 对评论点赞 09-08 12:08

    伊朗是中东大国,近8000万人口,有丰富的石油资源,悠久的历史文化,还是穆斯林什叶派的老大,放在世界范围内也是一个有分量的中等强国。但伊朗的国际处境是非常孤立的,被美国视为眼中钉,在欧洲人眼中也是坏孩子,和中俄关系不冷不热。

    因为与欧美的对抗难以避免,为了打破孤立无援的窘境,伊朗很想找到一个靠山,俄罗斯和中国都是目标。但俄罗斯和中国作为“负责任的大国”,不仅都有大国的面子要顾及,也有自己的私心要考虑,所以谁也没敢明说要罩着伊朗。伊朗就这样一直尴尬地被孤立着,被制裁着。

    上合扩员,原来的观察员国印度和巴基斯坦已经成为上合的正式成员。伊朗作为现有的观察员国,早就提出申请,希望成为上合的正式成员国。以前,中国拒绝伊朗的理由是伊朗因伊核问题被国际制裁,现在这个理由一定程度上不存在了,因为伊朗已经和有关各方达成了协议。

    伊朗在与中俄的关系中,至少与中国的经济联系更为紧密。俄罗斯在与伊朗的武器交易中多次给伊朗穿小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想必伊朗点滴在心头。如果伊朗加入上合,可以肯定不会被俄罗斯利用来平衡中国,这样中国的态度就显得开明了。

    目前伊朗加入上合的唯一障碍是美国。美国绝对不想让伊朗加入上合,特朗普对伊朗的态度也比前任更加强硬。如果中美关系相对平稳友好,中国会顾及美国的面子,伊朗暂时无法加入上合。如果中美对抗加剧,美国强力围堵遏制中国,那么中国就不会客气了,伊朗很快就能加入上合。中国表态欢迎伊朗加入上合,是一种政治上的高姿态,进可攻,退可守。

    伊朗不自觉地成了中美角力的一张牌,希望中国能打好这张牌。

    来自文章:张又侠、魏凤和分别与伊朗国防部长会见会谈
  • 对评论点赞 09-07 17:52
    回复 夜雨观荷:

    不谈技术说说题外话,就所有制而言,你的定义更准确一些,席胖子没搞清楚私营与民营的政治经济学涵义。但判断下来作者本人是“无心”为之,因为他的专业不在此,不必求全责备。本人两个专业,一是理学士(数学力学)二是MBA,略通经济与金融,也是军事爱好者与门外汉,所以勉强凑凑学力来掺合一下。

    近年来,“民营经济”、“民营企业”等称谓,在现实生活中被高频率使用,在论及私营经济(企业)时,大都为其冠上“民营”帽子,甚至某些领导讲话作报告时也不明究里不假思索人云亦云的甩出这一称呼。事实上,这一词义是含混不清的、错误的。这客观上暴露了当下部分词语和严肃概念在逻辑上的缺失和混乱,亦不排除创词者刻意偷换概念意在全面推行私有化进行的精心设计,掩人耳目以暗渡陈仓。当然这是少数,因为搞清楚这两者的区别还是需要一点学术的。

    对政治性很强,十分敏感的称谓概念,国家法律、法规、规章和党政机关正式公文里,表述向来规范严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章总纲第十一条表述为“在法律规定范围内的个体经济、私营经济等非公有制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国家对个体经济、私营经济实行引导、监督和管理。”。这是迄今对私营经济形态的社会位置最权威、最准确的界定,也是对其词义最清晰的表达。

    改革开放后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是国家管理、核定各类经济组织性质的执行机关,在其规章、公文、报表中,均只载有“私营”术语、概念,而无“民营”一词。各级工商机关颁发的营业执照核载的经济性质主要是:国有企业、个体工商户、外资、私营企业。“民营”不在其列。

    私营经济另外一种正式规范表达是:非公有制经济、非集体经济。与“民营”词义概念没有任何内在直接关联。  

    “民营经济”称谓产生有深刻的历史背景。1998年起,在继续推行经济市场化的形势下,股份有限公司、股份合作制和兼并、联合、租赁、解散、破产等形式动作风起云涌。大批运行正常、效益良好的国有集体企业,在改制强压之下瞬间坍塌,资产流入私人手中,重新组建完全私有性质的企业。如果袭用私营企业招牌,显然过于招摇,难以奏效。一是与《宪法》等法规相抵触,“私营企业不得从事军工、金融业的生产经营,不得生产经营国家禁止经营的产品”;  二是入侵国有经济领地存在阻力风险; 三是名不正社会反响大等。一些人于是耍弄障眼法,为非公有制经济改换称谓,戴上包含“人民”概念的帽子。搖身一变,以“民营”、“民企”面目粉墨登场并将其置于道德的高地。将“私”字篡改成“民”字,绝不是漫不经心、心血来潮的无谓之举,而是蓄意为之。看起来,虽是一字之改,但其含义大为不同,个中大有文章。

    时下,国内存在着的“民营经济”、“民营企业”,既非昔日中国民族资本衣钵的传继和延续,亦不是改革开放20多年前(1980-2003年)意义上的个私经济。其中,相当部分“民营”本质上是生产资料、收入分配完全归个人支配的私营经济。它们中很多与外资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或者本身就是外商独资、外国财团,或者假中国人之名受国外势力操控。竟也装扮成中国“民营”、“民间”经济及其企业,具有迷惑性欺骗性。  

    “人民”是一个政治性概念,逻辑学上谓之集合概念。“私营经济”似乎只要贴上“民”字标签,仿佛就有了“人民”和“民间”含义,就代表了人民,就有了抗衡进而取代全民所有制经济的底气和资本。当下很多场合,“人民”己沦为一种政治语言和策略,“人民”概念泛化在经济领域有了新创造,新施展,即是一个典型案例。

    理清“民营经济”词义和称谓,并非吹毛求疵,多此一举。对此严重失范失序的语境滥觞,倘若放松警觉,甘受迷惑,甚或自觉不自觉掉入一些人精心设制的语言思维陷阱,难以自拔,缺乏警醒,长此以往,必然给自己带来心智损伤,给社会造成巨大混乱。

    来自文章:中国民营火箭升空,是走美国的路吗?
  • 对评论点赞 09-07 17:52
    回复 夜雨观荷:

    不谈技术说说题外话,就所有制而言,你的定义更准确一些,席胖子没搞清楚私营与民营的政治经济学涵义。但判断下来作者本人是“无心”为之,因为他的专业不在此,不必求全责备。本人两个专业,一是理学士(数学力学)二是MBA,略通经济与金融,也是军事爱好者与门外汉,所以勉强凑凑学力来掺合一下。

    近年来,“民营经济”、“民营企业”等称谓,在现实生活中被高频率使用,在论及私营经济(企业)时,大都为其冠上“民营”帽子,甚至某些领导讲话作报告时也不明究里不假思索人云亦云的甩出这一称呼。事实上,这一词义是含混不清的、错误的。这客观上暴露了当下部分词语和严肃概念在逻辑上的缺失和混乱,亦不排除创词者刻意偷换概念意在全面推行私有化进行的精心设计,掩人耳目以暗渡陈仓。当然这是少数,因为搞清楚这两者的区别还是需要一点学术的。

    对政治性很强,十分敏感的称谓概念,国家法律、法规、规章和党政机关正式公文里,表述向来规范严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章总纲第十一条表述为“在法律规定范围内的个体经济、私营经济等非公有制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国家对个体经济、私营经济实行引导、监督和管理。”。这是迄今对私营经济形态的社会位置最权威、最准确的界定,也是对其词义最清晰的表达。

    改革开放后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是国家管理、核定各类经济组织性质的执行机关,在其规章、公文、报表中,均只载有“私营”术语、概念,而无“民营”一词。各级工商机关颁发的营业执照核载的经济性质主要是:国有企业、个体工商户、外资、私营企业。“民营”不在其列。

    私营经济另外一种正式规范表达是:非公有制经济、非集体经济。与“民营”词义概念没有任何内在直接关联。  

    “民营经济”称谓产生有深刻的历史背景。1998年起,在继续推行经济市场化的形势下,股份有限公司、股份合作制和兼并、联合、租赁、解散、破产等形式动作风起云涌。大批运行正常、效益良好的国有集体企业,在改制强压之下瞬间坍塌,资产流入私人手中,重新组建完全私有性质的企业。如果袭用私营企业招牌,显然过于招摇,难以奏效。一是与《宪法》等法规相抵触,“私营企业不得从事军工、金融业的生产经营,不得生产经营国家禁止经营的产品”;  二是入侵国有经济领地存在阻力风险; 三是名不正社会反响大等。一些人于是耍弄障眼法,为非公有制经济改换称谓,戴上包含“人民”概念的帽子。搖身一变,以“民营”、“民企”面目粉墨登场并将其置于道德的高地。将“私”字篡改成“民”字,绝不是漫不经心、心血来潮的无谓之举,而是蓄意为之。看起来,虽是一字之改,但其含义大为不同,个中大有文章。

    时下,国内存在着的“民营经济”、“民营企业”,既非昔日中国民族资本衣钵的传继和延续,亦不是改革开放20多年前(1980-2003年)意义上的个私经济。其中,相当部分“民营”本质上是生产资料、收入分配完全归个人支配的私营经济。它们中很多与外资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或者本身就是外商独资、外国财团,或者假中国人之名受国外势力操控。竟也装扮成中国“民营”、“民间”经济及其企业,具有迷惑性欺骗性。  

    “人民”是一个政治性概念,逻辑学上谓之集合概念。“私营经济”似乎只要贴上“民”字标签,仿佛就有了“人民”和“民间”含义,就代表了人民,就有了抗衡进而取代全民所有制经济的底气和资本。当下很多场合,“人民”己沦为一种政治语言和策略,“人民”概念泛化在经济领域有了新创造,新施展,即是一个典型案例。

    理清“民营经济”词义和称谓,并非吹毛求疵,多此一举。对此严重失范失序的语境滥觞,倘若放松警觉,甘受迷惑,甚或自觉不自觉掉入一些人精心设制的语言思维陷阱,难以自拔,缺乏警醒,长此以往,必然给自己带来心智损伤,给社会造成巨大混乱。

    来自文章:中国民营火箭升空,是走美国的路吗?
  • 对评论点赞 09-07 17:49

    战争是政治的延续,所以很难抛开政治因素来谈,不过,尽量试试吧。

    1、朝鲜战争是冷战期间最大的一次局部战争,在某种意义上说朝鲜战争基本奠定了亚洲冷战格局也不为过;

    2、从几个相关国家来说,朝鲜/韩国至今未能统一;中国低谷反弹的标志性战争和大国地位的第一步;对美国来说,这是一场“没有打赢的战争”;之于苏联,是一次十分鸡贼的胜利。除了几个直接参战国以外,一些更深远的影响包括:美国对日本的策略发生的转变,朝鲜战争也可以说是战败国经济崛起的第一步;至于第七舰队和台湾,就不多说了。

    3、纯军事角度,中国人民志愿军代表了世界轻步兵的巅峰,而美军则展现了经历过大战洗礼的、令人发指的协同作战能力。朝鲜战争的两位指挥官——李奇微和彭德怀,可以说凭借此战无愧于名帅一称。在我看来,20世纪的所有的,大国参与战争里面,交战双方都是大国,都处于各自所处时期巅峰的战争,恐怕只有朝鲜战争一次了。

    题外:作为国民党军官参加抗战的著名历史学家黄仁宇,在回忆自己刚到美国做历史的时候说:当时的所谓汉学,不过是沙龙里的谈资,只有在朝鲜战争之后才真正成为主流研究的对象。

    而后来跑去美国的那些个民国的才子佳人们,譬如张爱玲等等的生活津贴,很大一部分是美国政府提供的,而用意就是让他们来帮忙分析研究中国政府所发布的每一条公告的背后信息。

    人间正道,是沧桑。

    来自文章:美智库:朝鲜将于9日举行建国70周年大阅兵
  • 对评论点赞 09-07 16:50
    回复 夜雨观荷:

    不谈技术说说题外话,就所有制而言,你的定义更准确一些,席胖子没搞清楚私营与民营的政治经济学涵义。但判断下来作者本人是“无心”为之,因为他的专业不在此,不必求全责备。本人两个专业,一是理学士(数学力学)二是MBA,略通经济与金融,也是军事爱好者与门外汉,所以勉强凑凑学力来掺合一下。

    近年来,“民营经济”、“民营企业”等称谓,在现实生活中被高频率使用,在论及私营经济(企业)时,大都为其冠上“民营”帽子,甚至某些领导讲话作报告时也不明究里不假思索人云亦云的甩出这一称呼。事实上,这一词义是含混不清的、错误的。这客观上暴露了当下部分词语和严肃概念在逻辑上的缺失和混乱,亦不排除创词者刻意偷换概念意在全面推行私有化进行的精心设计,掩人耳目以暗渡陈仓。当然这是少数,因为搞清楚这两者的区别还是需要一点学术的。

    对政治性很强,十分敏感的称谓概念,国家法律、法规、规章和党政机关正式公文里,表述向来规范严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章总纲第十一条表述为“在法律规定范围内的个体经济、私营经济等非公有制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国家对个体经济、私营经济实行引导、监督和管理。”。这是迄今对私营经济形态的社会位置最权威、最准确的界定,也是对其词义最清晰的表达。

    改革开放后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是国家管理、核定各类经济组织性质的执行机关,在其规章、公文、报表中,均只载有“私营”术语、概念,而无“民营”一词。各级工商机关颁发的营业执照核载的经济性质主要是:国有企业、个体工商户、外资、私营企业。“民营”不在其列。

    私营经济另外一种正式规范表达是:非公有制经济、非集体经济。与“民营”词义概念没有任何内在直接关联。  

    “民营经济”称谓产生有深刻的历史背景。1998年起,在继续推行经济市场化的形势下,股份有限公司、股份合作制和兼并、联合、租赁、解散、破产等形式动作风起云涌。大批运行正常、效益良好的国有集体企业,在改制强压之下瞬间坍塌,资产流入私人手中,重新组建完全私有性质的企业。如果袭用私营企业招牌,显然过于招摇,难以奏效。一是与《宪法》等法规相抵触,“私营企业不得从事军工、金融业的生产经营,不得生产经营国家禁止经营的产品”;  二是入侵国有经济领地存在阻力风险; 三是名不正社会反响大等。一些人于是耍弄障眼法,为非公有制经济改换称谓,戴上包含“人民”概念的帽子。搖身一变,以“民营”、“民企”面目粉墨登场并将其置于道德的高地。将“私”字篡改成“民”字,绝不是漫不经心、心血来潮的无谓之举,而是蓄意为之。看起来,虽是一字之改,但其含义大为不同,个中大有文章。

    时下,国内存在着的“民营经济”、“民营企业”,既非昔日中国民族资本衣钵的传继和延续,亦不是改革开放20多年前(1980-2003年)意义上的个私经济。其中,相当部分“民营”本质上是生产资料、收入分配完全归个人支配的私营经济。它们中很多与外资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或者本身就是外商独资、外国财团,或者假中国人之名受国外势力操控。竟也装扮成中国“民营”、“民间”经济及其企业,具有迷惑性欺骗性。  

    “人民”是一个政治性概念,逻辑学上谓之集合概念。“私营经济”似乎只要贴上“民”字标签,仿佛就有了“人民”和“民间”含义,就代表了人民,就有了抗衡进而取代全民所有制经济的底气和资本。当下很多场合,“人民”己沦为一种政治语言和策略,“人民”概念泛化在经济领域有了新创造,新施展,即是一个典型案例。

    理清“民营经济”词义和称谓,并非吹毛求疵,多此一举。对此严重失范失序的语境滥觞,倘若放松警觉,甘受迷惑,甚或自觉不自觉掉入一些人精心设制的语言思维陷阱,难以自拔,缺乏警醒,长此以往,必然给自己带来心智损伤,给社会造成巨大混乱。

    来自文章:中国民营火箭升空,是走美国的路吗?
加载更多
个性签名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让胡马度阴山

  • 性别:
  • 生日: 保密
  • 所在城市: 保密
  • 职业:自由职业人
  • 教育背景: 北航+Georgia Tech+复旦
拉黑此人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