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行业内卷、焦虑营销……疫情下的脱口秀如何“创业失败”?

500

■ 本期特邀毒叔 

意辰

500

500

500

Hello大家好,我是意辰,同时也是北京脱口秀俱乐部的老板。我先跟大家介绍一下北脱,它是一家有13年历史的厂牌,也是北京第一家脱口秀俱乐部,走出过很多大家熟悉的脱口秀演员,有池子、杨笠、杨蒙恩等等,走出去就没有再走回来,当然不是说北脱所有演员都去了笑果,也有去其他厂牌的。

500

可以说脱口秀这样一个喜剧行业就离不开我们的悲剧,我这些年的创业史,总结起来就是从白手起家到负债累累,到裸贷,再到裸贷没有通过。但是北脱的江湖地位一直都是无法撼动的,因为一直就在原地,最近因为疫情可能稍微往后退了两步。今天我就是来教大家怎么样才能做到创业失败。

我就拿一个最近我们这个行业大家很关心的问题来讲,很多朋友问,演出行业怎么才能做到行业自救呢?这个我们要先听一下专家的意见:

“不能等靠要,实际上疫情的短期冲击也加快了整个演出业的变革和转型。特别是在当前疫情常态防控的形势下,我觉得演出企业必须要主动积极地自救,要顺应现在整个演出的消费需求。从线下转向线上,从剧场转向广场。”

500

当然你们不听专家建议,靠自己的努力实现创业失败也没有问题,比如说拒绝内卷离创业失败一定能更进一步。现在各行各业内卷多严重,脱口秀内卷也非常严重,因为太多人涌入这个行业了,我们出圈了。那么线下开放麦正常的时候,每个月我可以多认识五六个我们山东老乡。一个行业一旦我们山东人多了之后,那就不太好做了,而且现在大家想红的那颗心越来越强烈。

我认识一个脱口秀演员,他为了红跟一个女孩在一起,那个女孩做化妆师的,他听说人家画一个火一个,我心想什么行业化妆师可以画一个火一个,后来才知道干殡葬产业一条龙。现在两个人分开了,因为只能火一次。而且大家现在对观众的态度也越来越卷了,因为各大购票的APP都有观众评价系统,观众可以给演员差评了。大家就不太敢冒犯观众了,动不动就是大哥、大姐。

我前一段时间还真的让观众给举报了一次,那天我是去做主持人,中间我去了一趟洗手间。洗手间那个门边呲出来了一点,我手往上一划的时候,不小心就划了一道口子,愈合了,但是当时流了很多血。洗手间到舞台一共100多米,我一路回来拉了一条100多米的血线,演厅的小伙伴都惊呆了,说意辰你不是去上厕所吗?怎么还尿血呢?

出于一位演员职业道德,我第一时间回到舞台上请下一位演员上来,包扎完了之后重新回到舞台上,因为是在指关节,我只能这样主持。主持完了之后,我当天就看到那个购票APP上多了一条差评,说那个主持人就那个意辰太冒犯了,一直拿手指我。

500

而且当天那个厂牌做了一个非常卷的活动,他说谁给整场演出好评,就发5块钱的红包。那个观众也在群里,他就丢了一个100的红包,说谁给意辰差评,我给10块。我立马给自己写10条差评,我让你破产。

而且大家颜值也越来越卷了,本来我的颜值在行业内只能算是中等偏下,现在绝对中上,一旦有什么活动,递资料过去被拒绝的理由肯定是太好看了。而且我觉得自己的长相这两年肯定是趋于完美。我下了一个美容整形的APP,那个APP每个月会新推出一两个医美项目,我就觉得那就是根据我长相来的。

打一个比方,有一个项目叫眼睑下至,原来不都流行眼睑上至,现在开始流行这种眼睑下至,还有一个术语叫狗狗眼、无辜眼,很多女生都想整这种眼型。给大家一个建议,如果说你想整这种眼睑下至,没有必要整两个眼角的眼睑下至,你就做一个眉心提拉,一次性解决问题。拒绝内卷,你不但可以收获创业失败,而且很舒服。

第二点,你如果可以做到拒绝焦虑,那你离创业失败就又进了一步。现在很多营销都特别焦虑,我觉得这个源头可能就是从K12广告那来的。因为大家都刷到过K12教育的广告,动不动就是“你是个合格的家长,10万块钱都不愿意给孩子花吗?”、“你家孩子8岁了,三位数乘法还没有办法秒出结果吗?”,太焦虑了,现在虽然说K12广告少了,但是各种各样的焦虑广告还是层出不穷。

500

因为用焦虑营销太好用了,太容易转化客户了。甚至有很多广告专家也给我们出建议,说你要提高门票销量也可以尝试一下这种焦虑营销。你是个合格的观众吗?你今天快乐了吗?你笑了几次?今天才笑三次,KPI不达标,让自己开心起来。太焦虑了,作为脱口秀演员拍广告的时候制造焦虑,讲段子的时候又消解焦虑,人生太矛盾了,所以我们还是愿意离创业失败更近一点点。

第三点,你还要做到不断地创新,也能离创业失败更近一点。我们做了很多脱口秀和其他行业的跨界尝试,想让脱口秀的边界更广一点。因为我们认为脱口秀其实就是一种有趣的表达方式,我们做了脱口秀和民乐的跨界、和古典音乐的跨界、和皮影戏的跨界,也是希望可以通过脱口秀这种接地气的艺术形式让大家离那些高雅艺术更近一点。

但做完之后发现越来越远了,但还是挺快乐的。我们还做了脱口秀和科学家的跨界,让科学家来讲段子。有些科学家的表达还蛮有意思的,但是他们的一些粉丝可能目的不太一样,抱着学知识的态度过来的,每个人就拿一个本子拿一个笔,场面极其怪异。科学家每讲一个段子,他就开始记,也不笑,也不让你笑,但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尝试。

500

我们还尝试过在天上讲脱口秀,就是在飞机上讲脱口秀。为什么做这个活动呢?因为在地上留给我们的空间确实不太多了。开始在飞机上讲脱口秀还是挺紧张的,因为很多时候大家一上飞机第一个动作就是睡觉,但是我们合作的是一家廉价航空,大家坐过的就知道,你根本就睡不成,因为全程都在卖东西。大家看到有脱口秀演员在讲段子还是挺开心的,一个大妈全程跟我们互动,小伙子,现在这个飞机上可以卖站票了?你就告诉大妈不可以,但是听完之后可以领鸡蛋,大妈就很快乐。

500

如果说你的资金实力不是特别雄厚的话,这种频繁的创新肯定没有办法形成壁垒,你离创业失败就更近了一步,因为你没有办法做到量化,没有办法做一个很好的工具人。

但不管怎么说,我们虽然取得了阶段性的创业失败,整个脱口秀的行业越来越出圈了,创业再失败,大家都享受到了这个行业的红利,我们也有了越来越多的曝光和越来越多的舞台。这一切的源头,还是源自于我们在小剧场的时候跟观众面对面碰撞出来的那种快乐。源自于在小剧场的时候,一个演员他已经消解了的负面情绪,和观众还没有消解负面情绪碰撞出的那种快乐。所以还是期望着可以早点在剧场跟观众再见面。

我是意辰,现场见。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