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弟养着好几个孩子,干着每天三百块钱的涂料粉刷工作,从没叫过苦叫过累

【本文来自《某些网民就是何不食肉糜式的恶臭笑柄》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 科怀
  • 你能代表社会底层吗?你的衣食不愁的家庭能代表社会底层家庭吗?

我沒说代表谁,我也不代表谁,我本就身处社会最底层。我弟养着好几个孩子,干着每天三百块钱左右的涂料粉刷工作。他也从没叫过苦叫过累。父母偶有小恙,他都会放下手头工作开着那辆手动档的小汽车带他们去看医生。

他的几个孩子,我每每回家,都会看到穿戴整齐,活泼可爱,没有鞋塔拉袜塔拉的时候。弟弟从没叫过苦,他倒是常常同我开玩笑,说我这个在城里安家的老农民住的还不如他的乡间别墅呢。而他的别墅,除了院子大,连洗澡的房间都没有。粮食,农具,孩子们的卧室全占了。他没有功夫抱怨,也没功夫上网来看有些人替他叫屈。他觉得自己能养活一大家子很了不起。我也觉得他了不起。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