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治理说

随着社会发展,社会治理的范围也在随之扩大,原始社会的部落、氏族治理,奴隶制社会的小国寡民治理,集权社会的较大国家治理,进入全球化以后的世界治理,除了极个别局部社会塌陷有倒退现象外,一般情况下都是循着这个顺序扩大。

社会治理手段也是随着社会发展而不断多样化,原始社会约定俗成治理,奴隶制社会在此基础上的政治治理、法律治理、契约(公约、条约、合同、协议)治理,集权社会在此基础上的制度治理,现代社会在此基础上的综合治理、科学化治理、信息化治理、数字化治理。在这众多的治理手段中,政治治理比较特殊,它从无到有,从弱到强,而后从强到弱,最后消失。

政治治理在它的初期是必须有,到社会发展到一个很高的程度后它是可以由强到弱的,它的功能被法律治理、契约治理、制度治理、现代化诸治理手段所取代。

现代社会政治治理逐渐成为一种在特殊情况、突发事件的戒严、紧急、战时状态下临时的、应急的、强制的手段。政治治理是杀手锏,一用必有效,立竿见影,但不能作为常态化治理手段。政治治理一旦作为常态化治理手段,整个社会都将失去活力,最后萎缩趴窝,违背社会治理的初衷。

其实政治治理极少数是靠武力,主要是靠占领道德制高点,比如爱国主义、民族主义、反侵略、稳定大局、发展等,这些都成为道德要求,有了这个道德制高点,具体的治理手段、治理强度就可以多样、任意选择。因为只要目的正确,手段也一定正确,正确的目的可以赋予手段以正义性正当性,手段从属于目的。

因为政治治理占据道德制高点,所以它很容易取代其他治理手段,在政治治理下,约定俗成治理、法律治理、制度治理、契约治理、现代化的诸治理手段都将失去或弱化作用,历史上有很多这样的先例。

古代皇帝的金口玉言、谕旨、朱批等圣旨治国其实都是政治治理,都凌驾于法律治理、制度治理等诸常态治理手段之上,而其实由于皇帝的这些话或文字都是就事论事、有具体的环境、临时起意,所以大多不是深思熟虑,感性很强,有的甚至和常态化的治理手段相违背,但由于是皇帝的语言和文字,占据道德制高点,一句就等于一万句,不遵从就是违背圣旨,诛灭九族。所以像古代靠临时起意的语言和文字治国的皇帝,从现在的观念看都是错误的。

现在也有典型的例子,俄罗斯前总统叶利钦经常喝的醉醺醺的,就在醉酒状态下处理国家大事,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很多大事都是靠推特发布,这些背后其实都是政治治理,没有政治力量靠醉酒和推特是治不了国的。

由此可以看到政治治理曾经是必有的,但现在是可以由强到弱的,政治的功能完全可以由法律、制度、契约以及现代化诸治理手段取代,让政治只在特殊情况、突发事件中起到巨大作用,而不用把它作为常态治理手段。其实这也是对政治治理的保护,使政治治理更好地在关键时候发挥作用。如果常态化的运用政治治理,那政治治理有一天必定会失去它应有的巨大作用。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