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音乐:在“天花板”上雕花

500

  作者 / 招财

  昨日,中国在线音乐与音频娱乐平台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下文简称TME)(股票代码:TME)发布了2022年Q1财报。

  当音乐独家版权的优势不再,TME是否还能续写稳稳的幸福,是财报最大的看点。根据财报数据,TME 2022年第一季总营收为66.4亿元,净利润6.49亿元,保持住了持续盈利的势头,另外,在用户增长不容乐观的当下,TME稳步渗透应约付费用户,付费人数突破 8000 万,付费率创新高。

  从市场表现来看,截至当天收盘,股市仍然对TME保有信心,腾讯音乐股价上涨1.22%;同时,腾讯音乐的盘后股价在利好信息的带动下,涨超3.37%。作为数字音乐队伍中的强势一员,在用户增长趋近天花板后,TME该怎么把故事继续往下讲?

500

  意料之中的小幅收缩

  一直以来,相较于其他入不敷出的音乐流媒体,家大业大的TME最大优势在于其盈利的稳定性,而走过2022年一季度,这份底气依然还在。

  根据TME财报中的数据,腾讯音乐2022年第一季度净利润为6.49亿元,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下(Non-IFRS)公司净利润为9.39亿元,环比上涨7.6%,据悉,这也是TME连续盈利的第14个季度。

500

  先看营收板块,根据财报数据,TME 2022年第一季总营收为66.4亿元。总的营收主要由部分组成,音乐服务营收为26.2亿元,社交娱乐服务营收为40.3亿元。整体来看一季度的总营收虽然同比下滑了15%,但也基本符合市场预期,其中,受到版权政策影响,TME其他在线音乐收入(QQ 音乐广告、转授权、数字专辑收入等)为6.19亿,比市场预期的7.33亿低了15.54%,同比下滑 41%,除了广告和数字专辑与消费低迷,独家版权优势不再,腾讯音乐的转授权收入也受到了影响。

  实际上市场对于TME的整体的第一季度并不乐观,出了去年已经开始的版权政策之外,TME营收的另一大板块,社交娱乐业务也同样在Q1收到政策的影响。2022年3 月末,直播监管落地,除了完善未成年人保护措施外,还将取消直播榜单,限制连麦时、次数,从而实现直播行业降温。

  这一政策对Q1的影响力有限,社交娱乐业务仍然是目前腾讯音乐的支柱业务,但对TME来说,在严格的监管下与受到大的经济环境的共振,营收40亿仍然同比下滑了21%。但按照公布的数据来看,整体营收与总体与预期相差不远,市场早已所有准备。

  在营收下滑的情况下,TME对成本做了压缩。根据财报,TME的Q1成本费用端,销售费用同比下滑50%,财报中解释,这得益于对外部渠道投放的控制以及对营销团队的组织优化。有控制,也有放松,在管理和研发费用上,Q1费用率进一步走高至15%。除了收购懒人听书后,增加的股权激励和员工劳务成本外,TME也随之加大了研发力度。

  出了盈利之外,TME其他垂直娱乐平台,还拥有可观的现金流。根据财报,Q1经营性净现金流增至近 25 亿,截至一季度末,公司账面类现金规模(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定期存款、短期投资)达到 259 亿,较上季度增加 10 亿。

500

  达摩克利斯之剑

  作为一家健康经营,规模可观的企业,TME的数据很大的空间能缓冲,从而达到维稳的效果。但从根本上来说,MAU始终是悬TME在空中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实际上,早在四年前,TME的月活就已经达到增长瓶颈,保持在6亿水平线上,随着季度呈现增长或下滑趋势。到了今年,随着独家版权优势不再,流媒体间的独家优势不再,竞争更为激烈。而外部,短视频等其他媒体形式在更大程度的抢占用户时间,对于TME来说,花更大成本去获得小幅度的用户增长,或许早已不是追求的目标。尤其是现阶段,如何把存量用户发展成付费用户,或许能带来更有意义的价值。

500

  落在财报数据上的效果是:TME在今年Q1两大主要业务的用户规模环比继续下降,并且均创了近 5 年新低。

  实际上,音乐付费用户的表现还不错,在TME看来,如何把“白嫖用户”转化为“付费用户”是现阶段最合适的战略目标。根据TME去年提出 2022 年的付费用户增长目标——每季度增加付费 300-400 万人。Q1音乐订阅付费用户数净增长 400 万,基本完成任务,用户总数突破 8000 万。

  尽管从音乐行业的收益来看,在流媒体为版权“流血”的岁月里,音乐行业重新从唱片萎靡的销量时代中站起来,超过了十年前的产值,但对于流媒体来说,这样的“流血”是需要另外的营收来补足的。

  但在TME另一板块上,付费用户增长,就没有这么音乐付费转化这么顺利了。根据财报,社交娱乐业务上,TME付费率水平多年维持在5%左右,在行业降温趋势下,进一步提升的空间也有限。随着社交娱乐月活的走低,付费人数呈现快速下滑的趋势。Q1虽然是社交娱乐人气旺季,但仍然环比减少了70万人付费,行业寒冬迹象非常明显。

500

  实际上,对于TME来说,在各种娱乐方式全面开花的时代,再去谈增长是并不现实的,相反,注意力资源正在被分食是不争的现实,如何去面临支柱业务萎缩导致也营收下滑,是其现阶段最需要考虑的问题。而从解决思路上看,在严格的相关政策下,除了进一步开发音乐付费的消费习惯渗透率提升以外,与业内其他公司一样,在广告、播客、音频上加注是否能在未来替代一部分营收压力,尚未可知。

  但正如前文所说,TME作为一家一直以来保持着现金流健康的数字音乐玩家,至少在音乐行业这以赛道上,仍然保有足够大的领先优势。对人类来说,至少音乐始终是不能被取代的。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