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动农村消费市场要有市场经济与新经济思维

500

有消息说,汽车下乡政策有望6月出台。汽车家电下乡政策是过去每到消费市场低迷时常用的调控手段。记得那时汽车家电等大件消费品下乡政策非常精细,补贴非常简化,一切以农民快捷便利消费为主来设计汽车下乡政策,效果非常好。今天,经济再一次出现低迷,消费跌到了低谷,又一次想起汽车下乡政策,效果肯定会有,但究竟多大,需要观察。汽车下乡政策还是要以新能源汽车车型为主最好。

启动消费,刺激消费,促进消费的最关键是放开市场,彻底、干净取消阻碍消费的各种行政手段的“限”字。必须尊重市场,相信市场,尊重价格规律,摒弃计划经济体制的价格限制管制思维,才能真正把消费刺激起来。既然搞市场经济,在需求消费上设置各种限制指令命令是罕见的。比如,城市里包括住房、汽车的各种限购彻底放开后,拉动的需求非常之大。必须来一次对阻碍消费者消费的各种行政手段、计划经济思维的彻底清洗。这个决心下不了,启动消费的效果就不会好!

另一个重点就是大力度促进数字经济等新科技新经济的蓬勃发展,掀起一股新科技产品的消费高潮。不妨在汽车消费下乡的时候,来一次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消费品电子产品的下乡活动,实现5G网络在农村全覆盖,电商平台、共享经济、智能交通等深入农村。必须发挥新科技新经济企业家的作用,鼓励创新包括消费模式的创新等。

以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为入口的IT信息技术,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物联网、数字金融、自动驾驶、量子技术、区块链技术、星链卫星通信、数字太空探索技术、在线智能仿真办公、共享经济、数字平台经济、数学卫星定位导航系统等,这些数字经济决定着未来,也是一个国家超越的创新动力。否则,落伍落后是分分秒秒的事情。从启动农村消费市场来说,正是过去多年对农村数字技术经济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视,使得固定与移动通信网在农村全覆盖,基本消除了城乡数字鸿沟,给启动农村消费奠定了强大新科技手段与工具基础。

必须认识到新冠疫情之类传染性强的病毒或具有长期性。人类与此类病毒作斗争必须要有长期作战的思想准备。今后,线下聚集性经济业态、线下实体店经济等恢复昔日雄风似乎已经很难。农村情况稍好一点,但挑战也是有的,对消费制约也不同程度存在。

同样必须清醒的是以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为载体的信息IT技术、数字经济虽然蓬勃发展,但与未来需求差距依然非常之大。努力适应数字经济带来的全方位变革,政策层面应该尽快出台加快互联网新经济业态发展、数字经济创新的强有力政策,特别是支持民营科技企业发展与创新,他们是最活跃最具活力的生产力。面对全球数字经济的蓬勃发展,中国已经耽误不起了!

美国一个马斯克已经让新兴市场国家数字新科技创新追赶一阵子了。中国要尽快培养激发无数个马斯克诞生的土壤,绝不能让马斯克们寒心,这样才能激发带动新科技精英阶层的创新热情,才能应对全球性突发疫情之类的不确定性风险,也才能使得农村与城市包括消费在内的经济业态发展如鱼得水!

只要综合施策,以新科技新经济数字经济产品为主导,不信消费唤不回!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