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有多少人在深夜看Minana开火车?

2022年了,谁还没有看过Minana开火车?

还记得,那是一个辗转难眠的深夜,我在微博刷到一条神秘代码,转发人附文:

好辣,辣死我了,口水把我手机屏幕淹了,我灵魂得到了净化,谢谢老婆呜呜呜——

上网受骗经验丰富的我,一开始怀疑这是一条钓鱼贴,点进传送门就会有可恶的金发白男对我唱never gonna give you up。

500

但这次,生活没有give me up!中国人不骗中国人!我如广州地铁1号线般笔直的前半生,在这个深夜,突然歪了一下方向盘。

500

土嗨电子乐的伴奏下,一个身材火辣的长发美女在屏幕前摇晃舞蹈。

500

你看她华丽的制服,精致的妆容,精准的卡点,丝滑的wave,动作力道十足,连BGM的口型都对得很准,没有多余的运镜和花哨的舞美,像一道直劈面门的冲击波,轰的一下,将我立了20年的直女大旗拦腰斩断。

顺着相关推荐,我又发现了该美女的其他视频,猛吸半小时后,我才知道屏幕前这位美女叫Minana,这段《开火车》是直播界的定番,许多大主播小主播都跳过,而Minana的版本无疑是最出圈的。

500

《开火车》甚至成了Minana的招牌系列,每一支视频都有不同的制服play,有时是性感女特务:

500

有时是双马尾女仆装萌妹:

500

有时是金发碧眼异域舞姬:

500

虽然是同一套动作,但每一支视频,Minana都跳出了独家定制的风味,好比QQ炫舞+奇迹暖暖的联动,把火车开成了流动的飨宴。

“她给的实在太多了”

Minana是谁?

“Minana就是Minana呀!”

Minana呀,某直播平台超人气女主播,以天使脸蛋魔鬼身材闻名全网,拥有许多出圈的翻跳舞蹈作品,男人的加油站,女人的美容院,大家的老婆。

全世界的LSP,被工作按在地上摩擦的社畜,深夜emo的失眠人,终将在所有人的快乐老家——Minana的直播间相遇。

500

最近,Minana又刷屏了,因为新作《你的微笑》。

在刚刚过去的四月,简中互联网乌云密布,这时候,满屏粉红泡泡桃心的《你的微笑》横空出世,Minana用甜美的笑容和元气的舞蹈,从阴霾中撕出一条口子。

云破日出,圣光普照的天空飘来两个字:

菩萨。

看一遍,抑郁横扫。

500

喜欢用我的音调/唱出你的味道/这一秒/有种感觉甜蜜的发酵♪~

看两遍,烦恼全消。

500

因为你/世界不再单调/我的微笑/你明白就很好♪~

看三遍——“呜呜老婆,老婆你带我走吧!Minana,没有你我怎么活!”

500

上海长宁雅美说,居家隔离中,我每天蹲我老婆米娜娜,我老公蹲他老公刘畊宏,我们已经很久没那么快乐过了。

我朋友第一次在Minana房间办卡时,暴风式弹了十条60s语音给我,其中三分之二的内容是她的鸡叫。

“那种感觉就像天灵盖被车创了一下,等回过神来她已经在念id感谢你了。”

“她笑的时候,你的嘴也会莫名向上咧,她不笑的时候,你发现自己也情不自禁跟着摇头抖腿。”

“明明200米短道速滑都要开二倍速看,三分钟的跳舞视频却不舍得放过一秒。”

500

为什么喜欢看Minana?

不同于爱豆粉丝对舞台逐帧抠动作,企图论证自推克里斯马超群,大部分人看Minana的理由很简单:一看她跳舞就开心

500

她给的实在太多了。

不同的人在Minana身上都能获取他们需要的东西。有人在她漂亮的脸和性感的身材上投射幻想,获得生理刺激;有人靠她感染力十足的元气笑容治愈心情;有人光是开着视频看她在镜头前蹦蹦跳跳,就是一场精神马杀鸡。

500

就像网友“BMI整挺好的大型小动物”写她:她是社畜疲惫时神采奕奕的温柔乡,是永不露出一丝尴尬的美丽合集,是大惊小怪的性压抑卫兵无法理解的,女性暴露身体、追求欲望的投射。

作为成名多年的网红主播,Minana早在风口浪尖托马斯大回旋好几个来回了,加诸她的评价有好的,也有坏的。有人说她整容,有人说她擦边球,有人为“小镇女孩绝地逆袭”的故事备受鼓舞,有人用“米娜那么好看还那么努力我有什么资格摆烂”来自我激励……

还有一撮人,他们并不关心这些,他们只在乎:Minana什么时候做我老婆

你的老婆我的老婆好像都一样

大家的“老婆”越来越多了。

“云猫”“云狗”可以,“云老婆”当然也行。

500

除了Minana,韩国女团(G)I- DLE成员赵美延,时尚博主易梦玲,都是“民选老婆”。

500

一千个哈姆雷特有一千张脸,但能带给他人“看到她就嘴角疯狂上扬”的审美享受却大抵相似。据院办观察,“老婆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甜妹。

爱笑,会撒娇,声音柔软,没有攻击性的美貌,看上去纯良温柔又不失活泼。

美丽是她们的武器,这武器不伤人,只治病。

前不久,我从隔壁院办那里学到一个新词,girlcrush,which means坏坏拽拽的美女更招女孩子喜欢。(《为什么反派恶女都偏爱齐刘海?》)

但往往最热门的民选老婆,却少有那种“老娘创死你”的锐气和棱角,她们是流水,春风,恬淡的花香,你只想亲亲她,而不是被她侵侵。

500

神奇的是,那些在网上嗷嗷叫唤老婆的,大多不是直男的绅士の野望,或女通讯录的梦中天菜,而是直女的色心。

500

她们活跃在男菩萨女菩萨的评论区,口嗨集锦能出版一套四库全书,掉的裤子能原地盖起一座服装批发城。流泪猫猫头是她们的保护色,实际上眼泪从嘴巴里喷出来;虎狼之词是她们油门踩到底的轰鸣声,把车开向野外、开向大海、开向无人区。

500

“是不是青菜,怎么越炒水越多”

“坐地排卵”太招骂,娇妻文学太辣眼,说什么都不如“老婆文学”。

文学家们在互联网的各个角落,洋洋洒洒抒写对老婆的爱。

500

那天我受伤了,老婆要给我上药,老拿着膏药往我嘴里塞,我大喊:“外敷!外敷!”

500

姨帮人刷了二十年墙壁,上次在帮一个业主的家刷,突然他们家业主过来不小心踢倒了我的紫色油漆桶,于是我大喊“我的漆紫!我的漆紫!”

500

“老坡好辣!”

500

“天天说这个是你老婆,那个是你老婆,假如这个女孩是你的姐姐妹妹或女朋友,别人一直这样说,你心里会怎么想?何况这是我老婆”

虽然,现今网络文学难免殊途同归地走向谐音梗和土味情话,但在这里,唯有“老婆”两个字作为创作主题永远屹立不倒。

如果你试图探寻“老婆病”重症患者的心态,大概只会得到废话文学一样的答案:因为老婆就是老婆啊。

500

第一次知道“老婆”可以有称呼配偶以外的意义,是在我的初恋追星童年偶像亚洲第一女子天团SHE的歌里。十几岁相伴于微时,从籍籍无名到万众瞩目,SHE的感情已经超越了世俗关系所能定义的范围。她们一起创作了《老婆》这首歌。

“朋友 姐妹 都已不够来形容

我们的默契骄傲 扶持与包容

老婆 老婆 我们一起打勾勾

请记得约定的旅程到永久”

500

荣格认为男性个体内部的阿尼玛(心理学概念,指男性心中的女性意象,与之相对女性心中的男性意象叫阿尼姆斯)分为四种:肉体、浪漫、精神、智慧,他们的理想型会从中产生。而直女毫无顾忌地大喊“老婆”,早已超脱了这四个阶段,不带物化的凝视和冒犯的消遣,只是单纯的欣赏和赞美。

或许,老婆并非特指一类人,一个世俗的称谓,或一种特定的性别,而是我们对理想人类的寄望,是美好品质的化身,是对给自己的生活带去幸福感的人最高的赞誉。

500

叫老婆就叫老婆,叫老婆还分我是什么性别?

又到深夜,我那有自己想法的手机再度自动播放起了《开火车》。

这时,跳海大院最不直的直女院办表妹发来一个链接:在吗,我知道你没睡。

我点开,发现是《大摆锤》。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