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也过母亲节,因为咱和西方人都有妈

作者丨枫叶君

来源丨枫叶君评(fengyejunping)

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在刚刚过去的星期日,有些同胞过起了国庆节等重要节日之外的另一个节日,母亲节。

之所以说“意外”,是因为这些人平日给我的感觉是,他们对俗称西方人的外国人之一部很是不满,相当不屑,或者干脆就是厌恶,蔑视,甚至在一部分人中,说厌恶实际已经掩饰了另外一种不便言明且很不健康的情绪——仇视。

不用回避,在过去数年间,这种情绪已与日俱增,越到近来,越不用装饰,因为大家都发现,同道越来越多,而且这种情绪正越来越成为被欣赏的,被鼓励的。

该怎么形容这种情绪的演化呢?可以用朝鲜人的哭来做大致参考。领袖去世,举国同悲,天经地义,忠心待表。这时候,革命导师列宁的那句话就派上用场了:怎么办?

光难过吗?别人已经抽泣。别以为抽泣就行,旁边人在痛哭,你已经被碾压了。痛哭也不是悼念观止,有人更进一步,他们开始顿足捶胸。

500

我知道,你一定觉得拍打胸脯就无敌手了,别急,他或她的同事已经哭到在地。

这下没辙了吧?别慌,强中更有强中手。你哭到在地,我干脆直接哭晕过去,看谁悲得过谁。什么叫气氛?这就是,只有在这种气氛下,你才知道什么叫层层加码,也才能明白,为什么总有人意味深长地暗示你: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

我们也是这么过来的,就在这些年,不过我们不哭,而是选择说话或写文章,你行我比你还行,不就是跟外国人叫板这点事儿吗?很多人都知道华夏有个周小平,其实,氛围到了某种程度,不出周小平,也会出别的小平。当然,绝不会是邓小平。

1979年邓小平访美时,时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在宴会上问,卡特总统由于决定和中国关系正常化,在国内碰到一些政治上的困难。你在政治上也碰到不少困难吧?

邓小平风趣回答,是呀,我也碰到了困难,在台湾省,有一些人就表示反对。

小平同志的意思是,中国人民期待我访美,更期待我满载成果而归。这是有讲究的,标准句式叫“肩负着人民的重托”。

500

不过,当年誓言“打败美帝野心狼”的志愿军侦察排长严伟才也是这么说的。可见,不管车头和车厢谁本事大,胳膊和大腿谁扭得过谁,人民还是友好的。不然,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也不会在暴风骤雨之后于不久前的记者会上明确表示,中美两国人民素怀友好感情,双方人民的友谊始终是两国关系发展的源头活水和重要基础。

500

母亲节就源自美国,创始人是一位1864年出生于弗吉尼亚州的妇女安娜·贾维斯。安娜终生未婚,一直陪伴母亲。安娜的母亲心地善良,生前希望设立一个日子来纪念默默奉献的母亲们,可惜愿望尚未实现就过世了。安娜于1907年开始举办庆祝活动,申请将母亲节定为法定节日。节日于1908年5月10日在美国的西弗吉尼亚州和宾夕凡尼亚州正式开始。1913年,美国国会确定每年5月的第二个星期天作为法定的母亲节。

很多人都知道,象征母亲节的花是康乃馨,这也跟安娜有关,安娜母亲生前最喜爱的花就是康乃馨。

500

这点和我区别很大,我在10岁之前好像只喜欢向日葵。也不知中了哪门子邪,一提笔就画向日葵。现在想来,倒不是因为向日葵能出傻子瓜子,而是因为它有个习性,朵朵向阳。那个年代,除了心向红太阳,一般人也想不出什么别的花样儿来。

我发现,朋友圈中那些怎么看西方都觉着不顺眼的人,几乎没人提母亲节从何而来,或许不知道,又或许知道了也不想说。朋友圈中只见有人晒孩子给自己买的鲜花和各种礼物,话语中流露出满满的幸福。

这些人既不会吴京的武术,也说不来外交官一口流利的外语,但据我观察, 他们也是具有战狼的秉性。年岁大了,老战狼。老的如此,小的更不必说。可是,在母亲节的晒幸福中,他们都没有了这战那战,而是充满了温存,家人,亲情,幸福,给人的感觉,即便不是战狼下岗,也是粉红下班了。

500

之所以如此,大概只有一种解释,外国人也好,西方人也罢,他们和我们有再大的矛盾,我们和他们也有那么一丁点儿相通,那就是大家都不是孙悟空,都有妈。这让我想起多年前春晚舞台上冯巩和牛群的抬杠,当牛群说“我就认为冯巩好”时,每句必呛的冯巩终于回答:过年了,我怎么也得顺着你一回。

母亲节也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儿,过节了嘛,西方人的妈是妈,咱的妈就不是妈?当然,我们可以给母亲节换个名称,再另选个日子,比如,压西方人一头,定在每年5月的第一个星期六,像金灿荣教授说的那样“赢两次”。可是仔细想想,实在没有必要,咱跟西方人不对脾气,可是跟西方人他妈没仇吧?他们爱妈,咱们孝顺,更何况过节了,咱们也得顺着他们一回,不但不跌份,还能显得咱们平时虽然压他们一头,但到了关键时刻却很平易近人。

再说,日期又没有什么版权,我们还省材料费了呢,更重要的是,过他们的节并不妨碍跟他们作斗争,你看那些爱使苹果手机的战狼们,哪个跟美国人对骂不是得心应手?

500

不过说到根儿上,跟西方叫板,关键不在面子,而在里子。近来网传人民大学等三所高校决定不再向国际大学排名机构提供任何相关数据,今后将不再参加世界大学排名。有人欢呼,有志气,这就是不再被“洋指标”绑架!其实,参加不参加两可,但要说志气,不参加排名远没有在全体师生中倡导不再使用Windows操作系统来劲。或者正告那些爱搞排名的西方人:搞排名可以,但绝不允许使用中国人自己开发的电脑操作系统。

500

可惜,这种硬气的话,中国人民大学说不出,连中国人民也一时半晌不敢掷地有声。所以,还是先过个节吧,不管怎样,美西方——这个让语文老师很不爽、频见于环球网的叫法不知从何时兴起——也希望我们家庭和美。

有些人读君评的文章,认为我亲美,这不准确,我不是亲美,而是亲大家,因为我希望你能有更好地自我完善,从而能更有利地和外国人叫板。我从没高看西方人的品行,并时刻对他们心中的某些不轨想法保持警惕,我只是觉得他们在国内搞很有一套,简单说,让他们的国民感觉很有空间,同时在国外很注意保护自己人,俗称“胳膊肘儿朝里拐”。这一点值得我们学习,也早就得到名师指点,不管是伟人还是老蒋,都讲到过整顿内部的重要性。

当然,叫板是公平竞争,而不是在抢球时自己摔倒了还不忘伸手把对方裤衩扒下来,更不是一听外国人,连对方是谁都没搞清楚,就气得嘴唇发紫浑身哆嗦。

《潜伏》是部好剧,它点出了一个很纯粹的技术性问题:军统天津站为什么搞砸了?就因为内部没搞好,余则成一天没闲着,国民党的事儿没干多少,共产党的事儿一件没耽搁,你对外能弄成什么样子,可想而知。一个站和一个国家没本质区别,大小而已,但内务都同样重要。

母亲节是内务吗?显然不是,那只是皮毛。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tCWVUK6jLJI2xdy0p0nh3ghttps://mp.weixin.qq.com/s/CHZysTQfC9zP8KMgGfLjHA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