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前任首席设计师Jony Ive的离职细节,“很适合改编成耽美剧”

微博@阑夕:

财经记者Tripp Mickle出版了一本报道苹果公司的新书「乔布斯之后」(After Steve),小标题就更直率了,是「苹果如何成为一家价值万亿美元的公司,并失去了灵魂」。

为了宣传新书,Tripp Mickle摘了一些素材,去NYT上发了篇文章,主要是写苹果前任首席设计师Jony Ive是怎么和Tim Cook不和并离开苹果的,细节很是丰富,而且怎么说呢,很适合改编成耽美剧:

Jony Ive很不适应Tim Cook掌管苹果之后对于财务的计较,2014年发布Apple Watch的时候,Jony Ive希望在库比蒂诺礼堂外搭建一个奢华的白色帐篷,供应商为整场活动报价2500万美元,但是这笔支出被苹果的财务卡住了;

最后,要不要花2500万美元搭建帐篷的决策被送到了Tim Cook那里亲自开会拍板,Tim Cook思忖许久,还是同意了Jony Ive的预算。

500

苹果前首席设计师Jony Ive

500

这是最后面建成的白色帐篷

但是Jony Ive事后对同事说,开会讨论要不要给他批这笔钱,是他最开始意识到苹果变得不一样的时刻,言下之意就是乔布斯肯定不会这么卡他的想法;

Jony Ive在1997年的时候,向乔布斯提议要给当时的iMac设计一个半透明的蓝绿色外壳,灵感来自澳大利亚悉尼邦迪海滩的水域,这个外壳的制造成本会是标准外壳的3倍,但是乔布斯什么都没说,直接就批准了费用的增加,并以其为核心卖点向消费者们推销;

乔布斯的脾气不好人尽皆知,他经常在公司里发火,但是Jony Ive总能让乔布斯冷静下来,也只有当Jony Ive在办公室里的时候,乔布斯才会有意克制自己发脾气的情绪,他们两个经常一起吃饭,同时乔布斯也几乎每天都去设计工作室和Jony Ive聊天;

2005年,因为担心惠普会把供应链主管Tim Cook挖走,乔布斯说服董事会,把Tim Cook升任COO,并推荐他作为自己的继任者,与此同时,乔布斯也安抚Jony Ive,保证设计团队继续会是公司一人之下的地位,苹果所有的产品都要给予Jony Ive最核心的介入权限,「不要让设计师们失望」也是这个时候苹果开发团队都要遵守的潜规则;

乔布斯逝世后,Jony Ive并不是没有得到Tim Cook的尊重,只是很多让他不爽的地方都体现结构和态度上,比如Tim Cook给他升职,让他管理100多人的团队,但他只想要20个人,要管的人变多了让他感到疲累,还有Tim Cook对设计本身并不感兴趣,这让他过于沮丧,并怀念从前能和乔布斯谈笑风生的时代;

Apple Watch是Jony Ive主导的产品,他非常想让这款智能手表打入时尚圈,并认为来自「Vogue」(顶级时尚杂志)的评价比所有技术媒体都要重要,他很享受来自巴黎时装周的认可,但是Tim Cook的团队却希望Apple Watch能够注重科技性能,把更多的宣传点放在功能上,比如跟踪锻炼之类,而不是吹嘘外观;

Tim Cook也不怎么造访设计工作室,在极其有限的几次碰面时,Jony Ive费尽口舌给他介绍设计师的工作,换来的却是面无表情的点头,而在Apple Watch初期销量一般时,Tim Cook决定把它的定位从时尚奢品转为健身运动,并进行了降价和分销,这让Jony Ive大失所望,认为Tim Cook是在向华尔街妥协;

Jony Ive对苹果公司平等主义的怨气与日俱增,设计部门的地位不再一枝独秀了,越来越多的会计师、营销者和工程师都分走了设计师的权力,他提出离职,但是Tim Cook担心股价下跌——对他的身价评估是足以导致苹果10%的股价蒸发——让他先以顾问身份留下来;

在担任顾问的末期,Jony Ive还是受邀参加苹果公司的高管会议,其中一场真正促使他决定彻底抽身的会议是,有人投影了一张幻灯片,上面显示苹果公司的硬件利润率正在被服务利润率超过,这描绘了一个让他不安的未来,那就是Apple Music和iCloud等无形产品会愈发重要,而属于设计师们用武之地的有形产品将不再是唯一的光;

在正式离职前,Jony Ive召集了他在设计团队的所有同事,大家聚在一起看了一部电影「昨日奇迹」,这是一部文艺片,讲的是一个音乐人发现他进入了一个没有人记得披头士乐队的世界里,并在这里探索艺术和金钱的矛盾,电影放映结束后,Jony Ive走到所有人面前,说了他作为苹果公司员工的最后一句话:「艺术需要合适的空间和支持,才能成长。」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