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捷克折腾华为,泽曼终于出面警告政府

去年12月17日,捷克网络通讯安全局(NCISA)局长纳夫拉蒂尔以安全威胁为由,提醒不要使用中国通讯企业的设备。

23日,捷克政府反转说法,称对所有合法外国投资持开放态度,并将继续提供有利环境。

随着中国网媒澄清,捷克退出了舆论场视线,然而无风不起浪,捷克仍然有一股势力在极力折腾此事。

1月8日捷克总理安德烈∙巴比什表示,该国近160个部门和公司将就使用华为和中兴公司技术设备接受检查,NCISA将帮助分析潜在风险。 

德国都说经过检测,华为不存在安全风险,捷克却非要折腾一番。

从中捷友好关系来看,这段时间捷克反复态度显然是有问题的,背后是维谢格拉德集团(匈牙利、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四国的抱团选择,接着波匈也可能要折腾一下,向美国示意。

500

一直避免对政府指手划脚的捷克总统泽曼,终于出来警告捷克政府。

泽曼今天在电视讲话中称:由于NCISA一再声称中国通讯企业产品威胁捷克安全,据他所知,中国准备采取反制行动,涉及多个领域。

斯柯达汽车和PPF投资集团的利益将因此受到损害,他提醒,是他在访华期间为斯柯达赢得了投资合同,如果中国因此限制投资,将对捷克汽车业乃至整个国民经济构成威胁。

华为与捷克PPF集团不久前签署的建设5G电信网络协议也将受到威胁。

泽曼批评NCISA的声明毫无依据,捷克说要搞数字经济,却失去5G网络,最终只能让捷克经济受到损害。

美国对中国通讯企业的打压,已波及全球,连中东欧国家都得站队表态,所谓自由贸易,市场经济被抛在了脑后。

捷克称为欧洲心脏,东西方桥梁,处于“一带一路”计划关键地带,捷克也表示愿意成为中国投资,贸易进入欧洲的“安全港”。

只要合作顺利,捷克的基础设施建设水平将大大提高,成为欧洲交通枢纽,子孙后代获益良多,同时也对中东欧国家起到榜样作用。

那么捷克政府为何会在与华为合作态度上如此犹豫反复呢?需要从两个方面分析,一是外交政策,二,内部政治。

外交政策

中东欧国家在90年代初,政治经济上脱离苏联集团,军事安全上脱离了华约组织,捷克斯洛伐克分成了捷克和斯洛伐克两个国家。

失去保护人之后,它面对欧洲处于弱势,匈牙利、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四国抱团取暖,为自己赢得在欧洲一席之地,并先后加入欧盟和北约。

捷克加入欧盟,并不是它的梦想,而是别无选择,否则他在欧洲没有容身之地,离德国又是如此之近。

加入北约,则宣告捷克不会再受到欧洲某个大国控制。

欧盟和北约,对捷克它们来说都是婚约,不是爱情,义务是第一位的,而不是享受快乐。

每次德国和法国合作密切时,捷克它们就会紧张不安,因为欧盟愈是具有政治实质,它们的主权会进一步被德法侵蚀。

因此,捷克希望美国来提供保护,而不是德法,甚至愿意跟俄罗斯保持良好关系,这一点,它跟波兰不同。

经济上,捷克希望能改变对德国法国奥地利过度依赖的局面,与中国和美国加强合作。

在美国眼中,维谢格拉德集团是听话顺从的新欧洲,可以用它们来牵制德法这两个老欧洲。

在中国眼中,维谢格拉德集团是进入欧洲最有经济活力地区的跳板。

在德国眼中,维谢格拉德集团是容易被外人勾引的伴侣,成为破坏欧洲一体化进程的潜在因素。

在俄国眼中,对该地区心有余而力不足,无法重回苏联时代的全面控制,能做的就降低它们对俄国的敌意。

转型20年时间内,捷克的政治风向紧跟德国和奥地利,它们左转或右转都会影响到捷克。

然而,难民潮爆发后,维谢格拉德集团与德国和欧盟产生了巨大矛盾,匈牙利甚至因为拒绝难民入境受到了制裁威胁。

泽曼同样拒绝欧盟的难民分配政策,当时,欧盟分配给捷克50个中东儿童,都被捷克一口回绝。

捷克不是欧洲富国,但它的贫困人口最少,失业率最低,社会安全指数最高。民众一方面渴望提高收入,反对两极分化,一方面恐惧难民涌入布拉格。

如果一个政党敢于反对欧盟难民政策,能够推动经济发展,必定会赢得最多数人的支持。

捷克跟中国合作是水到渠成之事,别人无法帮它实现欧洲交通枢纽的梦想。

美国又是它与德国讨价还价的靠山,只有美国在欧洲存在,它们的利益才能得到保障。

500

布拉格无法在柏林-巴黎-华盛顿-北京-莫斯科做出一边倒的选择,捷克只能站在自己一边。

捷克前总统克劳斯说过:只有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国家才会追随大国,捷克可以脚踏实地,不必在美国和德国之间选择一个。

因此,当中国与美国出现矛盾,维谢格拉德集团成员国马上会出现摇摆。

内部政治

捷克是议会制国家,泽曼是虚位总统,实权在总理巴比什手里,但泽曼可以运用他的威望和政治影响力推动捷克内外政策走向。

巴比什组阁前,泽曼作用很大,因为这需要总统授权,组阁后,泽曼就不能再干预政治事务。

巴比什63岁,斯洛伐克裔,身家42亿美元,仅次于首富皮特·凯尔纳(146亿美元)。他们发家都是缘于90年代私有化运动,把国有资产装进了自己口袋。

巴比什老爸是外交高官,人脉极广,巴比什因此也有机会留学瑞士,他创业资本也是瑞士人提供的,在捷克成立爱格富(Agrofert)公司,然后低价收购各种“破产清算”国企。

论钱财,他富可敌国,2012年他成立了政党“ANO2011”(公民不满意行动2011),进军政坛。

民主选举需要的东西,他一样不缺,资金自有,媒体自有,人脉自有。这个党既不左,也不右,没有明确纲领,从名字也不正经,就是突出宣传巴比什。

2013年“ANO2011”就成了捷克第二大党,势不可挡,支持率达到30%,巴比什本人成为了索博特卡联合内阁的财政部长。

既是超级富翁又是财政部长,国家和个人利益如何平衡?很快就爆出巴比什企业偷税漏税的丑闻,还有大量收益来历不明。

但他手里有庞大的媒体帝国,民众们相信他是受到了政治打压,哪怕他受到了刑事指控。

索博特卡解除了他的部长职务,2017年9月,巴比什和“ANO2011”第一副主席法尔迪内克被刑事起诉,这俩人又是爱格富集团的老板和高管。

然而,媒体不断告诉民众巴比什是无辜的政治受害人,民众也相信只有他能做些实事,其它政党只是夸夸其谈。

捷克在2017,2018年,议会有九个党,右边是自由直接民主党,左边是捷克共产党,中间的,像海盗党这些忽左忽右。

捷共在社会有基础,号召力也不弱,问题是他们党员平均年龄是75岁,大多是90年代前的老布尔什维克。

2017年10月议会大选,“ANO2011”再次胜出,巴比什以议员身份得到了刑事豁免,起诉中止(不是终止)。

大多政党都不愿与“ANO2011”联合组阁,那只能搞少数派政府,除了共产党外,所有政党反对出现少数派政府。

泽曼还是授权巴比什组阁,政治上,他们是盟友。

500

根据捷克法律,泽曼有权两次任命总理,如果还通不过,第三次由众议院议长提名,而议长冯德拉切克是“ANO2011”党员。所以,总理大位逃不出巴比什的手掌心。

2018年1月议会否决了泽曼第一次任命,拒绝让巴比什出任总理。

6月6日,泽曼再次任命巴比什为总理。

经过半年的谈判(利益交换)后,7月11日,经过14小时马拉松辩论后,“ANO2011”与社民党联合组阁,社民党拿走五个部长职位。

泽曼担任过众议长,总理,总统,作为政治人物,他知道,以巴比什的能量,换任何人都无法顺利组阁,政府要正常运转,只能由巴比什组阁。

巴比什有民族主义倾向,但并非右翼,也非左翼,他主张国家像企业一样管理,疑欧但不反欧,说好听点是务实,说难说点是投机。

泽曼本人是在2018年1月27日,击败捷克科学院院长德拉霍什连任总统。

泽曼被称为亲华派,亲俄派代表人物,不为美国喜欢,但实权不在他手里。

这次巴比什政府折腾华为,个人利益起到了一定作用,他自己的企业涉及化学、 食品、农业、林业、木材加工、交通、 能源和媒体等行业,与美国有很深的关系。

昨天泽曼提到的PPF投资集团与华为合作可能受损,对巴比什是一个严重警告。

500

上面说过,巴比什是捷克第二富豪,而PPF投资集团掌门人就是第一富豪凯尔纳。

凯尔纳喜欢在幕后影响政治,同中国企业来往密切,与华为的5G合作可以使PPF投资集团在欧洲取得领先优势。

他跟巴比什是井水不犯河水,如果巴比什为了向美国政治示好,而损害他的利益,巴比什得掂量掂量。

泽曼这时警告捷克政府,弦外之音也是说给四国集团听,捷克会再次犹豫,但波兰是死跟美国的,波兰是个奇葩,以后再说。

捷克正处于经济发展关键时期,如果被中国反制,两败俱伤,但捷克承受不起,只会让德国看笑话,你不是想摆脱我吗?

但愿巴比什政府能恢复理智和冷静,管好他的情报部门,折腾不会有好结果。

凡事都有两面性。

一方面,中国通讯科技企业受到了美国的全球压制。

一方面,中国已经能在欧洲让美国紧张了。

将来,会有更多国家会明白,不是只有美国有胡萝卜和大棒,何必敬酒不吃罚酒?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