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军事电影港台

面向年轻人的追光 | 专访《白蛇:缘起》导演黄家康、赵霁

“缘起”二字已经点明,故事不再是人们最熟悉的白娘子与许仙,而是把故事聚焦在“前世情缘”,还原晚唐时期道佛妖等人妖纷争,宗教元素融合的中国传统魔幻世界。

追光动画迎来了他们的第四部动画,不过这次不再是合家欢动画,而是追光的第一部“年轻人”的动画——《白蛇:缘起》。

500

《白蛇:缘起》的导演编剧不再是王微,而是选择了年轻专业的导演。也不再执着于纯粹的原创故事,面向了年轻观众。从CG水墨动画的尝试到依托传统IP的改编,我们看到了追光的变化。

三文娱邀请到了《白蛇:缘起》的黄家康、赵霁二位导演进行了一场关于制作的对谈。

导演专访

1. 《白蛇·缘起》重启白蛇传的立项灵感是从何而来的,什么时候正式启动的,制作花费了多少时间和成本(人力与资金)?

赵霁:项目历时了三年,是追光动画110人的制作团队一起完成的,成本耗费了8000万。在三年前的时候,我们和追光的其他同事都在交流关于立项的不同想法,最后我们都觉得白蛇是一个大家都熟悉并喜欢的故事。白蛇作为一个在中国流传千古的经典爱情故事,经历了时代的变迁,但能一直流传下来,一定拥有某些独特的魅力。

追光一直想做的都是原创的故事,而白蛇这个题材多年来已经有了非常多经典的影视作品,无论是我们从小就放暑假在家里看的《新白娘子传奇》,还是徐克导演的《青蛇》,不过从前的影视作品讲的都是《白蛇传》某个故事或段落,我们希望能从故事当中找到一个不一样的角度。

500

大家看到的《白蛇传》故事多半是从断桥相遇开始,一个美丽强大且善良的完美女性,爱上了一个看上去懦弱胆小的男人,为什么会发生这样不顾一切的爱情呢?白蛇提起的前世恩情,又是什么样的故事?从前的影视作品与《捕蛇者说》中,都没有明确地展开,我们就是沿着这条线去创造一个年轻版的白蛇故事,年轻的白素贞和许仙前世之间的爱情故事。

500

《白蛇·缘起》故事背景部分基于《捕蛇者说》

黄家康:追光的前三部动画都是由王微导演主导,而这部是我们共同创作的故事,与以往的家庭向不同,我们尝试着做一些更年轻向更多人喜欢的题材。另外,我们也想用我们的角度去讲一个全新的关于少女版本的白蛇传奇幻世界,展现人妖共存的中国传说世界观,将中国妖怪用动画形式去发展,做得更有趣。

2.这次追光的动画技术有什么提升和突破么?

赵:追光在五年内制作了四部作品,每一部的制作都是开发和尝试的过程。

500

针对《白蛇》的制作,我们更多的是把注意力放在题材上,我们希望能够创造出带有极致美感的东方爱情魔幻动画。不过在实现东方画面的过程当中,我们是有做过具备挑战性的尝试。

例如大家会看到一段水墨的场景。因为那是小白的一场幻境,我们设想能融合中国水墨的写意氛围,营造若隐若现的效果,这是一项技术上的挑战。从前并没有人尝试过CG水墨画,要在一个衣决飘飘的角色周边去做完全贴合的水墨效果,是一个非常大的技术挑战,最后呈现的效果是我们也经历了非常多版本的尝试和调整才实现的最佳版本。

而江上的一场戏,我们是想找到中国山水画的感觉,绿水青山和水墨都是非常讲究平面设计讲究意境的东西,但三维恰恰是一个体现真实感的技术,它们是存在矛盾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很少在CG作品当中看到说有这种表现。

500

中国水墨或者是中国风都是旨在意境,我们要尝试把它平面化画像化,把它做得像一幅平铺在观众面前的山水画,对于CG技术来说也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希望呈现在影片中的最终效果,大家能够喜欢。

3.《白蛇缘起》联合美国华纳打造,画面看上去融合了东方和西方的设计,中美在制作过程中的合作关系是怎么平衡的?

赵:这次华纳和追光是联合出品的合作方式,华纳大概在两年前左右的时间加入到这个项目,整个《白蛇》的制作,从创意到制作都是在追光完成的。华纳在整个过程中给到我们很多建议,对我们的影片有非常大的改动和改进,也促使我们的制作出大家都满意的成片。

我们的主宣发是卓然,不过我们几家公司都在非常用心地去帮助项目宣传发行。

500

4.自预告片放出了之后,人物设计的风格引发了热议,白蛇还是中国传统的风格吗,美术风格是如何设计的?

赵:所谓的迪士尼风格,是从我们第一部影片就开始被大家讨论的话题。CG动画实际上是全球普及的技术,只是皮克斯迪士尼最早去做CG技术,创造了很多经典之作。

有人会评价说小白和花木兰很像,但我们并没有去参考他们的形象设计,而是根据角色的实际需求去设计。年轻版白素贞的时代背景是放在宋朝往前500年前的一个晚唐时代,我们找了很多晚唐时代的少女形象,从资料里提炼出来当时美女的特点,其中就有丹凤眼的元素,小白上挑的眼尾并不是好莱坞,而是最中国最传统的元素。

500

这次追光制作的是年轻向的题材,我们更多考虑的是年轻人的审美,同时也融入了很多中国元素,中国人的表现方法,以及中国人对爱情故事的理解。

5.从服饰云纹,发簪设计到古典发型等细节,以及捕蛇村的村落到永州城等真实度极高的场景还原度,制作组是否做了大量的实景考察和历史考据?美术风格是如何确立的,艺术家们是如何和导演磨合,达成导演需求的?

赵:我们项目初期都会做很多前期的调研。而《白蛇》本身是有一个可以明确倚靠的故事背景。故事发生在晚唐,我们其实花了大量时间去严谨考察晚唐时期的建筑风格,人饮食起居的状态,以及人们的服饰等。 

举个比较好玩的例子,你们会发现小白脚底是踏了一双凉鞋,和现代女生穿着相似的凉鞋。这其实是我们参照晚唐的一些设计去改装改良的现代化的服饰。

我们的片子当中有很多展示自然风光的东西,我们也去寻找了非常有年代历史感的实景考察。

500

唐朝诗词当中经常会提到过奇特的喀斯特地貌,我们为了还原这一景象,特意去贵州的山林做了实地采风。片中的捕蛇人盖了一个原始的村庄,我们想把捕蛇村放在一个山林当中,于是去到了有几千年历史的苗族古寨,实地考察他们的房屋结构。比如说为了防蚊虫的高脚楼,以及防止外敌入侵的栅栏,这些对我们的场景创作有非常大的帮助。

另外,蛇的居住地是蛇洞,那么一群蛇妖群居的山洞该怎么做?我们也选择参考云贵的溶洞景观,潮湿阴冷的环境恰好符合蛇的居住习惯。

6.除去画面设计等表象,《白蛇》的故事基调也充满了中国元素,宏大场景中层叠的庙宇,许宣的奇门遁甲,以及出现的锁妖阵法,和妖魔志异的故事,都充满了中国内涵,主要运用了哪些中国传统的文化符号?

赵:白蛇传原本的故事当中,我们熟知的就是雷峰塔和法海,主要是佛教。而我们的故事里,可以把其它元素也融入进去。我们也没有刻意讨论宗教的问题,不过晚唐时期恰好是道教和佛教交替的阶段,由于不同的皇帝信奉不同的宗教,这对宗教乃至建筑都会产生影响。比如影片中有一个巨大的佛塔,而佛塔下有一个道观。

黄:我相信很多观众在看《白蛇》时都有看到,他们的爱情阻力不单来自社会,还有所谓宗教的。结合当时的时代背景,我们融入了妖魔鬼怪与宗教等元素,也会和大家熟悉的白蛇题材区分开来。

7.《白蛇·缘起》里面会有很多魔幻的画面,动画表演有什么独到之处吗?

黄:和追光过去的项目不太一样,《白蛇》里面有很多妖魔鬼怪,这个是可以充分发挥动画表演的东西,我们可以看到很多观众会喜欢小狐妖。它的设计便不是常规的人体结构,包括其他的妖怪都会拥有不同的身体比例。透过我们的动作表演,也能令观众看到一个奇幻的世界观。

500

赵:从专业角度来说,我们特意开发了一个爬行类动物的绑定系统,来帮助我们去更好地完成动画表演。

我们很少在动画片中看到以爬行类动物作为主角的影片。我们在做动画表演的时候也找了大量的实体参考,比如说真正的蟒蛇巨蟒是怎么呼吸、攻击、怎么表达情绪。

对于普通观众来说,尤其是害怕蛇类的女生,很容易产生生理上的反感。可我们电影是以蛇为主,我们的主角白蛇是一个非常美丽善良的女性角色,不可能让观众产生生理或是感官的不适。所以在做蛇类的表演和造型设计上,我们下了很多的时间和功夫。

500

黄:我们想把小白设计成令人耳目一新的少女白素贞,所以花了很多时间在她的美术设计上,也耗费了很多精力去研究打斗场面和角色表演,同时我们也希望观众能感受到代入感,细微到角色的面部表情,都能传达真诚真挚的情感传达给观众。

500

8.整体制作过程中有没有遇到比较大的困难?

黄:除了之前提到的水墨风是一个技术难点,另一个则是电影的三场大型打斗戏,我们通过分镜设计、氛围营造、以及配乐做到了武侠风和法术感的结合。这三段打斗我们都花了很多心思,虽然制作成本很高,但这些都是值得的。

500

500

9.有没有留下了什么遗憾?

赵:电影本身就充满了意外和巧合,任何一个项目都会产生各种各样的遗憾,但我们在制作过程当中,也一直在提高,我们俩都是第一次做导演,难免会发生很多预料不到的事情,而时间和预算是有限的,我们只能尽可能地把我们想要表现的东西传达出来,遗憾会变成我们前进的动力,以后才能给大家带来更好的作品。

10.从合家欢乐动画到面向年轻人的白蛇,会担心票房因为题材受到限制吗?

赵:我们的初衷就是做自己喜欢的东西,同时也是普遍年轻人喜欢的,能够与大家产生共鸣的题材。最近总会有人说你们这是不是一个成人动画,其实从我们自己的角度来说并没有这个概念,我们也是在很小的时候就看到了白蛇的故事,现在的00后几乎都不知道白蛇这样的传统故事,我们想继续把经典传统的东西传递给小朋友,同时也让大朋友们重温当童年回忆。

500

黄:如果制作我们创作人本身都不喜欢的东西,或者说刻意去迎合市场,相信电影拍出来也不会好看,所以在制作过程中,我们的剧情、情节、造型都参考了自己的爱好。另外,我们也希望更多的年轻观众都能了解喜欢一些有趣的中国传统故事,这也是我们一直想做的事。

11.白蛇结束之后追光后续还会有别的计划吗?可以方便透露一下吗?

赵:今年是追光第五年,我们的第四部电影作品也即将上映了。我们的影片几乎都会历经三年制作,这也意味着多部电影是在同时制作的。所以我们此时此刻也有正在开发的项目,而且不止一个,后续我们也会陆续公布。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