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增35.3万,周一实增56万再破纪录!冬日室外检测或假阳?BAC考试推迟!

  

  新增确诊353503

  截至2022年1月28日14时

  法国

  本周一日增超55万,多数新冠死亡病例为Omicron变种所致

  根据Sidep平台本周五发布的数据,法国1月24日本周一共有563847例新增新冠阳性病例,超过了1月17日上周一528682个新病例的记录。第五波疫情大爆发的峰值即将到来

  目前在法国,因新冠而造成的死亡人数已超过13万例

  法国社会事务与卫生部下辖研究调查评估统计局DREES发表最新数据,在1月17日至23日的一周内,57%的新冠重症住院死亡病例Omicron变种所致。而99%的PCR检测阳性病例,88%的常规医院入院病例和79%的重症入院病例也都与Omicron有关。同一时期,法国公共卫生局记录了1598例医院内因新冠重症所导致的死亡

  2021年11月底,Omicron变种首次在法国本土被发现,在12月底逐步取代Delta变种成为大部分新冠病例的感染源。DREES解释说,该变种相比之下“似乎不那么致命”,受感染的病人在“接受住院治疗后的死亡风险减少一半以上”。

  而未接种疫苗的人在新冠相关病例中的比例仍然过高:12月20日至1月16日期间,未接种疫苗者占PCR检测阳性病例的16%,占常规医院入院病例的39%,重症入院病例的54%,以及重症住院死亡人数的46%。

500

  ©Dado RUVIC / REUTERS

  教育部宣布2022年Bac考试推迟

  经过1月13日的全国教师大罢工后,法国教育部同意就可能推迟或调整Bac考试的时间进行讨论。在与工会、家长和学生代表协商后,教育部于1月28日星期五宣布,将原定于3月14日至16日举行的Bac专业考试推迟至5月11日、12日和13日进行

  “考试方案设置将与3月的方案保持一致。因此,考生需要复习的内容并不会增多,只是有更多的时间来完成最初的计划”,教育部在新闻稿中详细说明道。此外,“考试前的两天全部用于在校复习考试,高中最后一年级的学生只会有专业课”。

  推迟考试时间的决定主要是基于对公平规则的遵守,因为目前的健康状况“不仅对组织考试本身有影响,最重要的,是对考生的准备条件有影响”,毕竟不少考生可能面临“多次和连续的因病缺勤”。

  口语考试的题目也相应减少:普通组的考生原本应当准备的20篇文章改为16篇,技术组考生由12篇改为9篇。考虑到这种情况,学校将对个人的具体考试时间表进行调整。

  同样,体育考核也将进行一定的更改:“体育运动测试通常应该进行三次,但如果疫情对学生的测试准备工作产生影响,或导致体育设施对学生不可用时,可将测验减少至两次”。

500

  ©Frédérick FLORIN / AFP

  在户外进行的抗原测试,其结果可能因寒冷而失真

  当在温度低于7摄氏度的屋外环境下进行测试时,抗原性测试可能出现假阳性结果。

  近几个月来,随着法国Covid-19病毒的发展,测试用的白色帐篷逐渐融入法国的街道。经由药店安装,被允许可以在室外进行抗原测试,而不会使药店的过道变得混乱。但是,由于法国目前的冬季温度较低,其检测结果的可靠性受到了质疑

  药剂师工会联盟发言人Gilles Bonnefond谴责了这种情况:测试用品不应该存放在这些帐篷里,因为现在的天气非常寒冷。如果我们只在帐篷里取样,那就没有问题了。不过,之后的测试仍应当在室温下进行,在药房里进行。”

500

  面对这个问题,有药店已经找到了解决办法。一家巴黎的药店决定投资建造一个木制小屋,由两个辅助散热器供暖。安装费用约为4000欧元。在这个小木屋里工作的Fouad Bouadallah解释说:“我们装备齐全,温度保持在15到16度之间。”

  而推动该行为的药剂师Philippe Bellaiche在小木屋前的机构内储存了测试工具。“这些箱子存放在这里,储存温度必须在2到30度之间。所以这个地点是非常完美的,离药店也很近。”

  区域卫生局已宣布将加强控制,要求在测试帐篷附近设置一个专业取样人员。

  拒绝在课堂上戴口罩的已接种教师被停职

  瓦兹地区Gouvieux中学的教师Anne-Claire Rossignol在11月被停职,就在她决定在上课时不戴口罩的第二天。她宁愿辞职也不愿意戴着口罩授课“我的脸是我的教学工具。”她希望在年底离开,但是校长已经接受了她的辞呈并将立即生效。

  自1999年以来,她一直是一名法语教师。她认为在课堂上戴口罩是“对学习有害的”。不过她并没有否认大流行病的危害,也没有完全拒绝学校内的健康协议,但她声称需要改变学校中健康协议措施的僵化。她于11月在BFMTV上解释说:“教师职业是一个不能戴口罩工作的职业,就像电视节目主持人或律师一样。”

500

  此事可以追溯到11月8日,在那一天,Anne-Claire Rossignol决定在授课时不戴口罩。然而,她明确指出,她将与学生保持两米的距离,并为教室通风。她表示:“在大多数人和孩子接种疫苗之前,我不会这样做。然而,今天,当我们意识到这一流行病将持续下去并成为周期性疾病的时候,我们必须重新评估学生的利益风险比。”

  她因此立即被上级停职。一个月后,她收到了1月26日出席纪律委员会会议的传票,该传票最终因最近接受她的辞呈而被取消。


​  她告诉《巴黎人报》:“我曾提出上诉,但在12月被驳回。我在上诉中阐述了我的论点,特别是该协议不具有法律效力,只有在无法遵守两米距离的情况下才有义务戴口罩。” 她在BFMTV上也说道:“我希望能够带着感情去教《悲惨世界》。对教师来说,其工作是一项‘交流的工作’,蒙着脸去做是不合适的,相当于‘以一种低级的方式教学’。”

  一位母亲在接受《巴黎人报》采访时解释道:“她是一个非常有戏剧性的老师,这也是她如此有能力的原因。我不知道有哪个学生不欣赏她,她与家长保持着很好的联系。”目前一份支持她的请愿书已经启动,现已收集了1500多个签名

500

  警察局放弃将吸毒者转移至12区

  本周早些时候,巴黎警察局宣布了一项将19区瘾君子转移到12区的计划,立即引起了巴黎市政府的反对。

  周四在RMC-BFMTV上,巴黎市长Anne Hidalgo表示对此非常生气,打算将此事提交给欧洲人权法院

  同时,她指责警察局和内政部“用问题代替问题”,没有为瘾君子问题提出永久性的解决方案:

  “无论是在安全方面还是在减少伤害方面,他们都没有承担自己的责任。他们试图利用这个事情来对付我,让我对这种情况负责。结果却发现今天每个人都在反对他们,因为没有人能接受这种不体面的方式。”

  最终,巴黎警察局今天宣布放弃这一转移计划,并表示由于市长拒绝提出任何建议,转移到其他任何地点的计划也暂停。巴黎警察局长Didier Lallement认为,巴黎市政府对这次的放弃负有责任,因为这将对巴黎东北部的居民产生影响。

  而Aubervilliers居民代表以及“Village 4 chemins”协会主席Stéphanie Benoist则毫不掩饰对这一结果的失望和愤怒:

  “给我们的感觉是在玩游戏…这是一场永恒的重启,一场永无休止的战斗。”并表示,居民们正在考虑新的动员方式来反对巴黎市政府和警察局之间在这个问题上多月来的拉锯战。

500

  勒庞回应外甥女宣布“不投票给她”

  在《巴黎人报》披露其外甥女Marion Maréchal无论如何都不会在总统选举中为她投票,甚至可能会站Eric Zemmour的消息后的第二天,Marine Le Pen在CNews上对这一决定作出了反应:

  “如果我说这对我没有影响,没有人会相信的,我和Marion有一段特殊的故事,因为在她生命的前几年,是我和我姐姐一起抚养她,所以很明显,这很残酷,很伤,对我来说很难接。”

  勒庞表示,Marion曾说过,她会支持(得票率)相对更好的候选人,“我现在的支持率无疑比Eric Zemmour要好得多,因为我会进第二轮。”

500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