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法合流后,我们的文明在制度建设上一直强调制度性的重要

【本文来自《闲话中西思维》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中国从来不缺少过程导向,礼教本身就是一种“规则”即过程,更何况儒法合流后,在制度建设上一直都强调制度性的重要。“春秋决狱”这种事情,在整个千年历史中都是少数,甚至可以说只属于少数真正人情练达的官员的专利,否则也不会成为经典流传。正如同有爆点的新闻可不见得是好事。所以简单的二分法,也许在西方合适。但对于我们这样的老文明,是不合适的。而王朝末期的崩坏,往往就是官员们开始形成潜规则,而把最初的制度束之高阁,再利用地位的优势借用先贤的只言片语粉饰自己的行为。而西方官员则躲在“程序正义”的背后,逃避着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