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作霖“大帅币”,一场来去匆匆的文创闹剧

昨天,北洋时期的大军阀张作霖上了网络热搜,他居然成了一张城市名片(交通卡形象人物),消息一出,网络哗然,害张大帅挨了不少骂。

当晚,沈阳市文化旅游和广播电视局迅速作出反应,在官方微博@沈阳文旅资讯  发布了处理声明,算是在第一时间内平息了这场闹剧。

500

这场来去匆匆只有半天时间的文创闹剧,此事本身的荒谬性要比张作霖“代言”交通币更为荒谬。

这个妖娥子的简单过程:1月19日下午,@沈阳市文博中心 发布消息称,沈阳盛京通公司推出张作霖“大帅币”交通卡,可以在全国三百多个城市的地铁和公交车上通用。

首发仪式在辽宁沈阳张氏帅府东院举行。“大帅币”文创交通卡由沈阳盛京通有限公司和张氏帅府博物馆联合推出。

500

张氏帅府博物馆相关负责人表示,文创产品是历史文化遗产的延续,也是博物馆记忆的延续:设计此枚“大帅币”让消费者在观光之余留下纪念品,进一步了解民国文化,珍惜现在的美好生活。

然后,凤凰网等网媒转发,在网上很快就形成了一波热度,不过,翻车的速度更快。

很多网友都在问“你们难道忘了李大钊是谁杀的么”?

500

只要有过中学教育经历的人,基本上都知道,中国共产党的创建人之一李大钊同志就是死于张作霖之手。

1927年4月28日,张作霖不顾国内舆论悍然杀害了李大钊等被捕中国革命者。这是与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四一二”大屠杀遥相呼应的反革命行为,中国南方和北方都陷入了白色恐怖之中。

另外从张作霖一生来看,他是一个明显具有封建性和反动性的投机军阀,无论如何也算不上一位正面人物。

但凡沈阳盛京通有限公司和张氏帅府博物馆有一点基本的历史认知,也不会在社会上去推崇张作霖。

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张作霖就是交通事故的受害人,他被日本人炸死于皇姑屯这事,也不太吉利。“交通卡”难道连出入平安都不顾了?

所以,能想出张作霖“大帅币”当交通卡的人,脑回路确实与众不同。

在网友批评声浪中,沈阳市文化旅游和广播电视局于当晚10点左右发布道歉声明,叫停了此事,并处理了相关负责人。

500

而一些人可能是因为地摊文学和网上野史看过了,还真以为这些民国军阀个个眉清目秀,礼贤下士,觉得“大帅币”可以接受,还指责其它网友“不自信”。

可见历史并不仅仅历史,它必然会对现实社会产生作用,如果我们对历史人物、历史事件失去了最基本的正确认知,那么,历史虚无主义的危害立刻就会出现。

像张作霖这样的大帅,北洋及民国时期有好几位,他们大多数并不是汉奸,因为汉奸是为外敌利益服务的。

但他们都站在了人民的对立面,既互相斗争,以争抢地盘;又互相勾结,以盘剥百姓,而背后又站着各自不同的帝国主义势力。

而张作霖又是军阀当中的典型代表人物,一方面,他在东北拥兵自重,以军事力量与北洋政府讨价还价,另一方面,他又是东北的大地主,他虽然出身贫苦,但得势之后反而骑在了农民头上。张作霖在北镇县、黑山县以及整个东北都拥有大量土地,最多时高达十五万余垧(一垧十亩)。

张作霖的势力无论发展到什么地步,他都是地主阶级利益的忠实代理人,其它军阀也一样。他做过一些修学办厂的事情,但这不是为了拯救这个国家,而且要加强自己的地盘与实力,以防被其它军阀打败。

1916年4月,袁世凯在死前任命张作霖为盛京将军,袁世凯死后不久,6月,张作霖成为奉天督军兼省长,北洋政府实际上承认了他对东北割据。

再过三年时间,张作霖拿下了黑龙江和吉林:1918年成为东三省巡阅使,1919年他派鲍贵卿为吉林督军,派孙烈臣接任黑龙江军政,至此,张作霖当上了东北王。

这背后,又离不开日本人对他的支持,他早在1915年就与日本人建立了“信任”,当时,他以到汉城参加“日韩合并五周年”纪念会为名,与日本寺内总督会面,称要与日本人“肝胆相照”,以获得日本人的援助。

第二年,朝鲜银行就给了张作霖两百万元贷款,接着,张作霖起用汉奸于汉冲负责与日本交涉事务,于汉冲在张作霖默许之下,不断出卖东北和利益给日本人,完全奉行屈辱外交政策。

有了日本人支持,他才得以放手击败奉天内部最大的对手冯德麟,还有吉林的孟恩远。

反过来,当张作霖成为东北王之后,日本人又觉得无法他进行控制,因为日本人需要的一个傀儡,而不是交易对象。

到1926年6月,张作霖的奉系军阀兵力已达到35万,再加上地方准军事武装接近百万,控制着东三省、京津地区以及津浦路北段。

张作霖却没有用这些军事力量对防范日本人,而是选择与“日军共存”,转过头还要参与关内的新旧军阀混战,想浑水摸鱼。悍然杀死李大钊,就是一份向帝国主义的投名状,以示自己反共反苏反革命立场。

然而,日军并不与他“共存”,当张作霖在1928年6月放弃北京,退出关外时,日本人认为他要全力经营东北,这对日本人酝酿中的全面侵华计划带来了“风险”,于是在他回沈阳的列车途中实施了暗杀计划,将他炸死于皇姑屯。

张作霖是眼睁睁地看着日本人在东北地区壮大了军事力量和经济力量,他不是没有力量与日本人抗争,但由于其根深蒂固的反动性,总是选择与日本人交易和妥协,最终反噬其身。

这样评价张作霖还算是客气了,无论如何也不能把这位大帅当成城市文化名片,因为这样做的效应必定是负面的。

东北有很多英雄烈士可以纪念、可以宣传,难道就看不到杨靖宇、赵尚志等人?还有东北人民的抗战精神、抗美援朝精神、新中国工业建设精神……都远比张大帅来得有意义。

恬不知耻地用文创产品吹捧,这种没脑子的文创背后,是那些不认真学历史的人,是那些忘了初心的相关责任人。

对历史虚无主义现象必须冒头一个痛打一个。如果不严肃处理,他们还会得寸进尺,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路真的还很漫长。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