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美俄关系复杂,主要由两方面原因促成

【本文来自《西方多国武装乌克兰,俄罗斯火速找白俄罗斯军演》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俄罗斯与西方最近的互动比较有意思。一方面俄乌边境军事对峙风险升高,西方近来频频炒作俄罗斯在俄乌边境部署17.5万大军,而且全都是重装备;同时,美国对俄罗斯内部政治开始加以干预,比如美国参议院提交了一份新的对俄制裁草案,其中包括针对普京个人的制裁。

但另一方面,双方又在高调谈判。俄罗斯主动提出涉及俄罗斯安全保障问题的协议,在协议中列了比较多的要求,有意思的是,西方并没有拒绝和俄罗斯谈判,还连谈三场,当然,也没谈出什么结果。

按我的理解,当下美俄关系复杂,主要由两方面原因促成。

我的直觉是拜登当局真心想缓和和俄罗斯的关系,以便集中精力在印太地区对付中国。所以对于俄罗斯提出的安全保障协议,他没有明确拒绝,表示可以考虑、可以谈。不过他的这一想法面临内外多股力量的牵制。

就外部力量来看,乌克兰政府如今国内支持率不高,所以想借乌东问题打防俄牌来提高民意;而东欧国家,也就是美国人讲的“新欧洲”,现在恐俄情绪很强,也在惹事——波兰、乌克兰和立陶宛三国总统最近就举行了峰会,声称要“联合抗俄”。

而美国国内也形势复杂,有两拨人在影响拜登的决策。深层政府(deep state)希望通过借俄罗斯与西方的紧张关系转移美国民众对国内统治阶层的愤怒;若冲突进一步升级,他们没准还可以像在阿富汗战争中那般谋利。此外,美国还有一批“冷战斗士”还没完全退出历史舞台——冷战结束时他们还比较年轻,现在六七十岁,身体还行,而且还有政治影响力。这批人始终把俄罗斯当作第一敌人,一直想控制欧洲,制造西方与俄罗斯的对抗。

而俄罗斯近来一系列动作强硬,按我的理解,也有三个原因。直接原因如普京对新闻记者所言,冷战结束至今,北约几波东扩已将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乌克兰加入北约,对俄罗斯而言是绝对不可以接受的。困兽犹斗,被逼到墙角,自然会有反应。

间接原因则是,普京看到西方内部也不是很团结。疫情导致西方国家经济不景气,而它们对能源特别是天然气的需求猛涨,也使得普京在战术上有一些牌可打。

此外,普京也看到美国的战略转向。普京知道美国若想更好地在印太地区对付中国,在战略层面就必须拉拢俄罗斯,因此他主动提出跟西方对话,就俄罗斯的安全保障列了不少挺高的要求。即使谈判达不到目的,他也可以从中获得道德优势——明晰了冷战结束30年来西方居高临下欺负俄罗斯的事实,这样既有利于俄罗斯国内团结,也能帮俄罗斯在国际上获得一点同情分。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