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跨晚即将开战,谁能成为赢家?

跨年晚会,除了阵容还能拼什么?

一个好消息:流量明星、优质偶像接连塌房的2021快过去了。

王力宏的年底巨瓜,不仅让观众心头一惊,也彻底凉了湖南卫视和B站的心。B站跨年晚会也对外回应王力宏节目表演已经取消。

嘉宾阵容原本是网友们最关心的跨年晚会话题。“老牌劲旅”湖南卫视官宣跨年晚会的主视觉后,网传的拟邀名单也接踵而至,连续几年在湖南卫视跨晚合体的TFBOYS呼声依旧很高;“后起之秀”江苏卫视也在上周官宣了首批嘉宾阵容,包含邓紫棋、毛不易、杨千嬅等。

500

虽然“押注明星去处”仍然是热门话题,但纵观今年密集官宣的跨年晚会创作思路,明星阵容显然已经退居二线。随着文化流变和观众审美的进化,“明星歌舞大串烧”的跨年晚会,已经不再被期待。

画风最独特的例子是B站。B站跨晚在昨天发布了主题影片《放焰火》,正式官宣“最美的夜”跨年晚会来到第三年,而这个片子却没有半点传统晚会的喜庆,以黑白色调的艺术手法诠释了用手放烟花的浪漫,有网友戏称,“就守着B站看烟花了”。

作为岁末年初的关键节点,最值得守着屏幕的湖南、江苏以及B站的跨年晚会为什么成为了年轻人的跨年仪式感?在今天,这种仪式感需要一场怎样的晚会来承载?

从拼“阵容”到拼“内容”

明星塌房元年再回看,卫视跨年晚会,其实几乎是伴随偶像诞生的。

2005年,《超级女声》成为年度现象级选秀节目,总决赛的收视率高达11.65%,是中国综艺史上唯一一期收视率破10%的节目。借着这次东风,湖南卫视以“05超女”为核心演出阵容,举办了首届“跨年演唱会”,这也是业界和学界公认的内地“跨年晚会”首创。

500

自此之后,各大卫视也纷纷跟上,跨年晚会的概念就此正式确立下来。和传统的“元旦晚会”不同,虽然播出时间一样,但跨年晚会的“潮流”和“狂欢”的属性更强,在内容形式上也是以明星歌舞为主,语言类等其他在传统晚会上出现的节目都较为少见。

从2005年的湖南卫视,到2010年的12家卫视,各大地方卫视开始以跨年晚会为阵地展开一年一度的激烈角逐,跨年晚会更被媒体称为卫视之间“没有硝烟的战争”。

跨年晚会混战的高潮在2012年,这一年,同时有19家卫视举办了跨年晚会。为了争夺观众的注意力,竞争逐渐演变为“嘉宾争夺战”——每年的12月31日,观众打开电视机,就能看到中国娱乐圈的“半壁江山”。

各大卫视的差异化,也在竞争中逐渐体现。在2015年之前,这种差异化主要体现在卫视的“存量竞争”中,参照湖南卫视的“05超女跨年”,卫视的核心IP节目纷纷转化为跨年晚会的“王牌”,如浙江卫视的《中国好声音》学员和“跑男家族”,江苏卫视的《非诚勿扰》和《一站到底》主持人团队等等。

伴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丰富的网络综艺和新鲜的内容形态,让这些王牌卫视综艺的吸引力开始稍显羸弱。各大卫视的跨年晚会,也开始“求新求变”,并依托固有优势,逐渐形成更加鲜明的风格。

其中,湖南卫视作为跨年晚会的“鼻祖”,仍然具备强劲的竞争力,看湖南卫视跨晚对于从台播时代成长起来的一代人来说,已经成为一种“惯性”。李宇春在2005~2017连续13年担当零点压轴嘉宾,成为湖南跨晚的“招牌”;背靠《快乐大本营》《天天向上》等国民级综艺IP,两队对战的形式也已经深入人心;TFBOYS、王一博、张艺兴等人气偶像的加盟,也让湖南卫视屡屡冲刺收视高峰。

江苏卫视的打法则是“专注演唱”。从2016年SHE合体和蔡依林的连唱五首,到2017年李荣浩、张靓颖、邓紫棋等歌手轮番贡献“华语LIVE名场面”,2018年更是凭借李宇春、林俊杰、朴树、周华健等一众实力唱将的阵容,击败了连续蝉联跨年晚会收视冠军的湖南卫视。

卫视之外,更年轻化的跨年晚会正在崛起。2019年,B站举办了自己的第一届跨年晚会“最美的夜”,同时在线观看人数高达8203万,被媒体称为“最懂年轻人的晚会”。第二届则再次突破人气峰值,最高达到2.5亿。

500

当跨年晚会正式从“阵容PK”升级成为“内容PK”,多年来藏在热闹的明星群像背后的仪式感,也将重新被提取和塑造。而“跨年看什么”的投票权,始终在观众手里。

谁的跨年晚会?

跨年晚会逻辑的迭代,背后体现的是时代的变迁,和观众的选择。

随着媒介形态的变化,网络平台的内容正在向卫视输送,近几年来,在短视频平台上走红的歌曲也成为各大跨晚的必备节目。一个标志性的节点是2015年湖南卫视的跨年演唱会,李宇春翻唱了VOCALOID歌曲《普通DISCO》。

500

同时,卫视独家内容的话语权也在减弱,头部综艺的声量逐渐被网络综艺挤压。曾经卫视和明星的强绑定关系也逐渐被剥离,张杰、李宇春等曾经湖南卫视跨晚的“常客”都转而出现在其他卫视的跨晚。

艺人名单不再是跨年晚会可以依赖的杀手锏,张韶涵、林俊杰等明星都曾同时出现在两场跨年演唱会上,完成“瞬时穿梭”。经典金曲也不够用了——李诞曾在2018年浙江卫视的跨年晚会上吐槽,“听到这些歌,以为我跨的是2005年。”

在此情况下,逐渐趋同的“明星歌舞大拼盘”也不再具备吸引力。对于现在的年轻人而言,即使出现自家偶像,也只不过短短几分钟,并不足以支撑他们看完整场晚会——除了明星,他们还有更多的兴趣爱好和消遣方式。

新浪新闻上周发布的《走进自信的Z世代 2021新青年洞察报告》显示,越来越多的兴趣圈层出现在Z世代的世界中,电竞、国潮、萌宠、潮玩等小众圈层都有专属的年轻群体。这种趋势的形成,一方面来自于Z世代个性化消费心理的驱动,另一方面则源自文化自信对年轻人的影响。

500

因此,跨年晚会也从流量为王的“大统一”,走向了内容为王的多元时代。

首次将科技概念融入跨年晚会的是江苏卫视,“黑科技”的运用给舞台叠加了绚丽的效果,生成让人印象深刻的“视觉彩蛋”。

2019年,江苏卫视的舞美关键词是“星辰大海”,首次运用无线飞行器,采用虚拟艺术和真人效果交融的AR景观,再加上Twins、林俊杰、邓紫棋等一众实力歌手的“神级华语乐坛live名场面”,将“演唱会”做到极致。

去年江苏卫视的跨晚同样延续了在舞美效果和音乐品质上的双重追求,首次引入了由弦乐、管乐、电声乐队、民族乐队等构成的全建制240人交响乐团,高达13层的环绕式乐队,给予音乐更多的可能性。

B站的跨晚则在节目编排上尝试使用“大数据”做支撑,换言之,决定演出内容的并非常规意义上的“热度”,而是“热爱”。“数据帮我们做了一个很大的梳理,所有人的喜好、类别、年龄层次都会发现有不同的点,我们选择在大数据里面共性更大的节目来定。”总导演宫鹏表示。

“3+X”(游戏、影视、动漫+创新形式)的结构是B站历年跨晚的内容轴心。如来自经典游戏《魔兽世界》的交响乐曲目《欢迎回到艾泽拉斯》,动漫歌曲串烧,以及通过全新的表演形式改编《哈利·波特》等热门影视IP的配乐,给观众带来了兼具“回忆杀”和新鲜感的双重体验。

小众文化也得到了更多的呈现,并且通过这个舞台展现了它独有的美。2020年最受欢迎的节目之一《惊·鸿》便是脱胎于传统文化的戏曲舞蹈节目,由京剧裘派嫡系第四代继承人裘继戎主演。刚刚发布的2021B站跨晚主题片《放焰火》也能看出B站的风格特别。很少能看到一台寻求节日狂欢氛围的晚会通过黑白的艺术影片来预热。

500

此外,基于独有的内容属性,B站跨晚在节目创新上也具备先天优势:人气UP主们在晚会上合体表演节目;晚会主持人的选择上,2019年是活跃在B站鬼畜区的朱广权,2020年则是撒贝宁。“所有节目创意都源自于B站的文化,”总导演宫鹏表示。

跨年晚会的形式正在变得越来越丰富。近年来,各大卫视及平台都开始结合自己生产内容的优势,也开始有更多跳出原有“演唱会逻辑”的晚会出现。

如深圳卫视从2016年的跨年晚会开始,首度打造了“知识跨年”的概念,与罗振宇合作举办“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用“知识”的概念打造差异化。辽宁卫视则回到了熟悉的喜剧领域,连续几年举办“跨年喜剧盛宴”。新的文化形态也加入跨年的行列,去年首播的《脱口秀反跨年》用脱口秀的形态,串起了一整年的年度话题。

500

跨年夜之于人类,像年轮之于一棵树,年轮对树的意义有多重要,只有树知道。因此,跨年晚会要承载的内容,远比一年的“金曲串烧”更丰富。

文|张嘉琦

编辑| 赵普通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