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中医的殊荣——周恩来吊唁孔伯华

500

孔伯华

 (原卫生部顾问)

孔伯华先生是一位老中医,在北京行医多年。解放后他受到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关怀和重视,曾被选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二届委员会委员,受到过毛泽东主席的接见,1955年11月23日不幸病逝。国务院总理、全国政协主席周恩来亲自来到土儿胡同18号孔家吊唁,并慰问了他的家人。共产党和人民政府对孔老先生生前和身后的这种尊重、关怀和照顾,使孔老先生全家不胜感激。

1955年11月27日中午,孔氏族人为孔老先生在嘉兴寺举行追悼会归来,正准备吃午饭,忽然有人敲门,遂有一位身着毛料中山服干部模样的男同志走进来。他彬彬有礼地询问:“孔老先生家里主事人是谁?”孔老先生的长孙令训出面接待说:“您有什么事就跟我说吧!”这位干部附耳对孔令训说:“伯华老病逝,请你们全家节哀,周总理一会儿要亲自来吊唁,请你负责把家里安排一下。”孔令训听到这个消息甚为惊讶,周总理日理万机,每时每刻不知要有多少国家大事等他处理,他抽出万分宝贵的时间来家吊唁孔老先生,真是不敢当,这是万万想不到的事。

这位同志走后,全家人立即齐动手,把客厅重新收拾、布置了一番,又请孔老先生生前最信任的娄老太太给泡好香茶,全家人在正房恭候周总理的到来。

500

周恩来与孔伯华

下午2时许,周总理同随行人员来到孔家。总理衣着简朴,仪态温雅。他健步跨进大门后,经孔家亲属引导至停放孔老先生灵柩的里院北屋。周总理在灵柩前约两米处止步,默哀片刻,然后又向孔老先生灵柩施礼。这时,孔家全家人都陪守在两旁,深深向总理鞠躬答谢。孔令训站在陪守的行列里,心里一热,感激的泪水夺眶而出。

孔令训请周总理到客厅里坐,娄老太太把沏好的香茶给周总理献上。周总理看到全家人站在屋里很拘谨,就十分亲切地招呼他们坐,并随手端起茶碗呷了一口。周总理这种亲切的举止,消除了全家人的拘谨心情。周总理喝了茶,这对他们全家来说,是多么大的荣幸和慰藉呀!

周总理开始与他们谈家常。总理问:“你们家都有谁还学医呀?”黄舜华(孔伯华的第三夫人)介绍说:“有孔老的二子祥琳、三子祥珊、四子祥琦、长孙令训,一共四人。”因为当时还有孔老先生最小的,也是最后收的一名徒弟庄国雄在座,孔令训就把他也介绍给周总理。

庄国雄解放后原在北京七中上学,有一次他的哮喘病复发,请孔老先生诊治。他病好后,因钦佩孔老先生的医术,又喜爱学中医,就恳求拜孔老先生为师。孔老先生也很喜欢庄国雄年轻聪明,为人诚实,就收了他这最后一名徒弟。庄国雄是港九人,在京无亲人,所以常在孔家陪伴先生。孔令训把庄国雄的这些情况汇报给总理后,总理对庄国雄连连鼓励道:“好哇,你是爱国青年呀!以后要好好钻研医术,为祖国人民多作贡献!”

接着,周总理问:“你们家四个学医的,谁的医学水平比较高呀?”总理这一问,可把他们难住了,该怎么回答呢?他们叔侄四人,你瞧我,我瞧你,不知道怎么回答是好。孔令训因为年轻,受孔老先生宠爱,孩子气未改,又因总理的平易近人早已把他的拘谨心情消除,所以就不知天高地厚地大胆答道:“您这一问,可把我们难住了,怎么回答您呀!有句老话叫‘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是先祖的隔辈人,虽然受先祖疼爱,在医学上得到他精心教诲,但成就甚微。我的三个叔父也是各有所长……”总理听到这里,爽朗地笑了:“你回答得好,回答得好!你们都要发挥所长,还要不断学习提高呀!”

总理问到孔老先生生前有什么医学著作没有,嘱咐他们一定要把孔老先生一生行医积累的经验整理出版,说这是祖国医学的一份宝贵遗产,一定要继承下来。

总理对中医界的内部团结非常关心。他借这次来孔家吊唁之机,询问了一下情况。总理十分郑重地问道:“我过去发现个问题,为什么萧龙友、孔伯老、施今墨等几位老中医开会碰到一起时,萧、孔二位不太爱理施老先生呢?他们之间有什么隔阂吗?”

孔令训回答说:“向总理汇报,这原因说来话长,也可以说是历史给造成的。解放以前,在民国19年,施老主张设西医诊断学和西医内科学,而萧老和先祖则认为国医学院设西医诊断学和西医内科学不当,因而彼此意见不合,酿成分道扬镳的结局,埋下了分歧立异的种子。若论友情和私交,萧老、先祖二人都跟施老是亲密无间的。”当总理问孔令训对当时的这两种主张的看法时,孔令训说:“当时的这两种意见都不能算错。施老的主张正符合现今的中西医相结合的精神,但在当时,在有人力主消灭中医的情况下,萧老与先祖办学为挽救中医的厄运,保存国粹,使后人多继承些国医遗产,也是无可厚非的。”总理听后,谆谆嘱咐他们:“应该向前看,要加强团结,中医要走与西医结合的路,使历史悠久的祖国医学更加科学化。”

总理在临别时,问他们家中有什么困难没有?若说有困难,政府一定给解决,并说:“你们一时想不起来不要紧,我以后派人来,你们可以让他转告给我。”总理起身要走了,看到孔令训二婶怀里抱着孩子,总理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脸蛋,说:“这孩子长得真胖,体格很好哇!”孔令训在总理出门时,要搀扶总理,总理就是不肯,健步上了汽车,还隔窗频频向全家人招手。他们在家门口目送周总理坐车子离去,内心激动,思绪万千。大家呆呆地凝视着土儿胡同周总理离去的尽头,谁也不肯先回身进家去……

【注:摘编自孔令训的纪念文章】

— END —

文章来源 |《周恩来和党外朋友们》

编著 | 赵长盛  图片 | 网络

编辑 | 外交官说事儿 青岩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