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应该忘记,除了闯关东、走西口外,还有下南洋

【本文来自《中国东盟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中国东盟宣布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这恰恰是最近发生的事情中为数不多可以说得上是“赢了”的,而赢学家们在这个问题下却杳无音讯,可见赢学家虽然喜欢赢,但他们并不知道究竟赢在哪儿。

事情其实在去年早些时候就已完全敲定,之所以放在今年公布,是因为今年是中国和东盟建立对话关系30周年,要举办庆祝峰会,所以才把事情放在峰会举办的同时公布,算是献礼。

做到今天这一步实在是太不容易了,东盟最初是南洋诸国为了对抗中国而在美国串联下建立的区域组织,说难听点就是个反华联盟。

经过这几十年的努力,中国成功把一个反华联盟扭转成了对南洋甚至整个东南亚施加影响力的平台,变成了一个极为称手的外交渠道,让东南亚开始初步具备后花园性质,可以说对东南亚工作的进展和中国外交工作的现代化进程是同步发生的,中国在东南亚取得的成功,是外交工作逐渐步入正轨的最佳见证。

相关工作已经开展了很多个年头,期间一波三折,域外势力的横加阻挠制造了不小的麻烦,各种反复、纠缠、拉扯已不足为外人道,幸好2016年成功突围,不仅逼退了域外势力,开海疆万里,还达成了区域共识,特别是有效管控了一部分国家的突发事件,在2018年泰国采购了100余辆vt4式坦克后实际上大局已定,美国坚持在南海巡航无非是推又推不动,退又不甘心,只好摇晃身体假装火车在前进,已无伤大局。

美国最后的指望是部分国家内的反华力量,不过这些人都是一堆墙头草,渐渐也就不出声了,说来好笑,全球疫情实际上帮了我们一把,加速了这一进程,算是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

现在某国的债券市场都与中国实现了联营,这算是曲线汇通天下,货通天下了,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足以让人奉上万雷般的喝彩。

东南亚内部势力盘根错节,国与国,甚至是一国之内的关系都错综复杂,在这种地方打交道做工作,既要把控大局,推动议事日程,又不能陷入到当地具体的矛盾和冲突中,比如某国西半部分和东半部分在财政问题上的撕扯这种鸡毛蒜皮的破事就不能卷进去,要形成一种宏观和具体相互平行,不为突发事件所动的姿态,坚定不移日拱一卒,徐徐用力,久久为功。

所谓愚公移山,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笑骂从汝,拓土我自为之,不为“国际观瞻”所动。

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战略定力,不是说不能搞战略定力,而是至少应该先知道战略定力是个啥,而不是把所有的无所作为都包装成战略定力一顿尬吹。

我们永远不应忘记,在近代中国丧权辱国的时候,我们的人民没有坐以待毙,而是四处开枝散叶,死里求活,竭力自救,那种勃勃生机,万物竞发的境界,犹在眼前, 他们是中国散落海外的遗珠,是曾经蒙尘的宝钻,是我们的家人。

我们还不应该忘记,在这次伟大的民族自救进程中,除了闯关东,走西口外,还有下南洋,正是南洋的华人为我们今日在东南亚的成功打下了基础,没有他们当年的自救努力,我们今日万难成功,他们也未曾忘记祖国,志愿军于朝鲜的白山黑水奋勇击敌时,身处热带的南洋华人也在想尽办法协助志愿军,比如船王霍英东就顶着各种巨大压力把志愿军急需的棉纱、药品、橡胶、轮胎、仪器等物资源源不断运往大陆。

我们更不应该忘记,事情出现根本性的转机源自2016年的奋勇迎敌,无上光荣的人民军队勇敢肩负起了党和人民交付的历史使命,人民海军展现出了以弱胜强,逢敌必战,不怕鬼,不信邪的战斗意志和无畏勇气,这种气魄在人类历史上只有英国和荷兰等极少数国家的海军曾经拥有过,这是中国人终将称雄海洋的最大本钱。

东南亚的局面刚刚稳定下来,域外力量必然会反扑,当地的内鬼必然会作乱,这是必然的,但只要继续沿着既定道路推进下去,这些都是垂死挣扎而已。

其实事情在前天就公布了,我刻意等了一天,就想看看赢学家们有什么反应,结果他们啥动静都没有,也由此可见这些赢学家们都是些什么成色,他们赢了半天连赢在哪儿都不清楚。

只有刘建秋老师谈了谈这个问题,可见刘老师是真的有东西。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