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评《我和我的父辈·诗》

章子怡执导的“诗”单元,采用的是冷战时期西方阵营为黑化社会主义阵营而专门制定的准则,即“人是历史的人质”。

其逻辑是:人是好的,善良的,但其所处的制度环境乃至国家是坏的、残忍的,没有人性的。结果是人被摧残,甚至被毁灭。

在“诗”中,黄轩是个好人,他善良、敬业、疼爱孩子,朋友死后,他还收养了朋友的孩子。

但是,没有人关心黄轩,领导、组织、同事都不关心他,把他置于最危险的位置,在他死后,也没有人关心他的遗孀和孩子(大雷雨之夜说明了一切),甚至把她的遗孀也置于同样危险的境地。

这样一个对比,结论是什么,难道还不明白吗?

500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