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默克尔,德意志战车将驶向何方?

已担任德国总理16年的默克尔,即将卸任。她原计划准备进行任内第13次访华之旅,但由于疫情影响,中德领导人最终以视频会晤的方式再度会面。

昨天的视频谈话内容,既显示了两位世界级领导人着眼全球未来发展的大格局,又在细微之处充满着人间烟火的气息。

500

“四川麻辣烫”令默克尔会心一笑,连连点头,很快“四川麻辣烫”就上了网络热搜。

“中国人重情重义,我们不会忘记老朋友,中国的大门随时向你敞开。”这也是中方对她为中德关系所作出的贡献的高度肯定。

在默克尔领导德国这十几年来,她在处理与美国、中国、俄罗斯等主要大国关系时,显示了一位政治家的成熟和稳重,她最大特点是务实冷静。

后默克尔时代即将开启,德国下一届政府的组阁问题还存在许多变数,由于议会没有绝对优势党派,需要谈判建立联合政府。默克尔在圣诞节前还要站好最后一班岗。

德意志战车将驶向何方?包括德国媒体也是众说纷纭,有乐观的,有悲观的,这是德国的重大政治问题。

德国的政治制度

说到政治制度,是一个比较枯燥的话题。

从德皇威廉到魏玛共和国,到德意志第三帝国覆灭,到民主德国和联邦德国,最后在1990年两德合并,德国经历了不同的政治制度。

目前德国采取混合选区比例代表制,这种制度与美国赢家通吃比起来哪种更合理?说不清,各有利弊。

鞋合不合适?只有脚知道。这个道理对欧洲、美国、俄罗斯……全世界都一样,但削足适履的国家肯定是最愚蠢的。

德国大选(联邦议院选举),四年选一次,实行两票制,选民第一票选出所在选区候选人,第二票用来选举政党。各政党赢得第二票的总数将决定该党在联邦议院席位,最后由多数党组阁。

默克尔属于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与基社盟结盟参加选举。无论默克尔个人民望再高,成绩再多,如果基民盟选举失利,她支持的候选人也就失去了总理职务,这跟英国制度有相似之处。

但政治领袖的决策与政党的选情也有着相当大关系。

默克尔在2015年实行无上限接收难民政策,在德国引得天怒人怨。抢劫、强奸、杀人等恶性案件剧增,严重威胁着德国治安。

德国媒体比政客还要白左,还要圣母,德国民众在“政治正确”舆论引导下,真正敢于表达愤怒的人并不多。

2017年选举时,德国人没有选择基民盟的对手社民党(SPD),不是因为基民盟的政策受欢迎,而是SPD这帮人在难民政策上比基民盟还要宽松,与其换个新司机,还不如相信老司机默克尔,毕竟德国经济一直向好,中产阶级对生活状况比较满意。

基民盟政治光谱属于偏右阵营,SPD则一直偏左。但无论谁驾驭德意志战车,都不能过左或过右,否则容易翻车。过左,会被整个西方世界所不容;过右,德国的欧洲一体化战略会被打碎。

因此,默克尔政策自然就包涵着“左”的成分,尤其在难民问题上,这是确保基民盟获得媒体和白左支持的手段,但代价是德国社会治理成本。

这次选举,SPD支持率从4年前的20.6%升至25.7%从而战胜基民盟/基社盟,也是因为SPD在政策中加入了“右”的成分。

海外一些反华分子现在大骂默克尔是东德“余孽”,左翼的卧底,把基民盟路线往左边带,其实这些家伙都是政治白痴。除了喷,还是喷,逢中必反,对一切有利于中德关系发展的德国领导人都心存恨意。

政治制度在很大程度上将决定一个国家的命运,而政党制度又决定着政治制度的稳定,选举制度则对政党制度至关重要。

德国在选举制度上留了一手,没有照搬英国的制度,避免了众多小党派充当议会搅屎棍的问题。德国既不是赢者通吃,也不是纯粹的比例代表制,而是混合制。

一个小党派如果没能拿下三个以上选区席次,你就不要来德国联邦议院里面瞎混,这就是德国的“百分之五条款”,这道门槛将小党挡在了门口。

剩下问题就是大党之间政治交易,如果有绝对优势政党,那就单独组阁,部长职务无需与其它党派分享,但2017年、2021年,德国都面临着联合政府问题。像德国外长马斯就是SPD的,跟默克尔不是一个阵营。

由于设置了门槛,德国的政治相对稳定,德国总理任职时间也比其它议会制国家要长得多。

政治稳定,是德国在全球经济下滑以及欧债危机的双重压力之下,仍然能够保持良好发展势头的重要前提,这在欧洲算得上是一个奇迹,同时它也在领导着欧盟,更重要的是保持了欧元区的稳定。

默克尔本人在这一过程中,功不可没,欧媒在欧债危机时,称她哺育了德国和欧洲人民。

美国并不希望德国有一个稳定的政治局面,它希望德国总理频繁更换,当默克尔长期执政时,美国甚至对她进行了24小时的监听监视,怕她“叛变”。

美国希望德国政治混乱是因为美国想看到一个混乱的欧元区,欧元是美元霸权的天然威胁,如果再加上人民币,美元将面临双重压力。

所以,在默克尔之后,德国政治能否继续长期稳定,事关欧元区的稳定。

不过,无论何种政治制度,都必须将人民的幸福和国家的安定放在第一位,这也是衡量其好与坏的最主要标准。

但西方已经将这个问题彻底扭曲为“民主和非民主”,并将自己的“民主”视为民主唯一标准,这变成了世界上很多冲突的源头。美国越强调这个问题,越是说明美国对自己的政治体制缺乏信心。

德意志战车驶向何方?

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要立足于世界,必须要有自己特有的价值追求,照搬照抄,甚至跪拜别国价值观,注定会被淘汰,很残酷,也很现实。

德国将几百个小公国统一之后,支撑起它的精神脊梁就是“普鲁士精神”,团结努力,行动一致,国家就是一支军队。

一战战败之后,“普鲁士精神”演变成了泛德意志主义、种族主义、沙文主义、以弱肉强食规则为信念,争取德国“生存空间”,发展到了极端就是纳粹上台,最终毁灭了自己。

德国被分成两半,法国就成了欧洲的带头大哥,德国分别为美国和苏联所控制。两德合并,新德国必定要找回失去的政治话语权和势力范围,因此,它在南斯拉夫解体过程中跳得最高。

默克尔刚刚上任时,法国就给了她一个下马威,以全民公决方式否决了德国提出的《欧洲宪法》。

在西方世界,一切又必须以美国为标准,但这并不符合德国传统精神。

当时,默克尔小心翼翼地与欧洲和美国“配合”,甚至严重影响了原本在社民党执政期间形成的良好的中德关系,不过,默克尔很快就尝到了苦头,变得务实起来。

黑格尔曾说过:“一个民族有一些关注天空的人,这个民族才有希望;一个民族只关心脚下的事情,这个民族没有未来。”

前半段指的是精神家园;后半段指的是物质世界。意思就是,一个国家,如果只盯着物质和财富,而失去了独立的精神世界,那么一切都将化为灰烬,这个国家和民族不会有未来。

乌克兰证明了黑格尔这段话的哲理性。乌克兰从苏联继承了最丰富最优越的物质条件,甚至包括核武器。但乌克兰在精神上却沦为了西方的跪拜者,完全失去了独立的精神世界。今年过冬,又得求联合国出面组织人道主义援助,乌克兰还有什么未来?

德国人曾经两度想征服欧洲,用的都是坦克战车,结果不仅在军事惨败,而且在政治上被阉割。

两德统一后,德国人政治欲望又重新燃起,但无论是社民党还是基民盟,都极力避免武力政策。

就算美国在伊拉克喊打喊杀,德国也是尽量低调,被嘲弄为老欧洲。美国眼中的宠儿是波兰、立陶宛这种主动迎奉的新欧洲。

德意志战车藏起了铁与血,也不再提及普鲁士精神,改用经济和价值观来统一欧洲,这个过程要比钢铁洪流慢许多,但效果会更好。

500

欧洲人既然喜欢扮圣母,那德国就当圣母标杆,站在道理最高峰,让你们跟着疯,默克尔甚至屈尊会会议室听瑞典环保小圣母格蕾塔的训话。

在中德关系上,德国与中国并没有根本利益冲突,所谓“中国对西巴尔干半岛”的渗透威胁,本质上是德国将这里视为了势力范围。中德关系真正障碍在于美国,因为德国在价值观和意识形态方面必须跟美国站在一起。

但与日本对美国唯唯喏喏态度相比,德国独立性明显比日本要强。这除了德国自身在欧洲地位和经济实力之外,最主要是它可以借力的杠杆(中国、俄罗斯、欧盟)远远多过日本。另外,在忏悔战争罪行问题上,德国也远比日本诚恳。

默克尔与社民党总理施罗德一样,他们都不公开德国具体的战略蓝图,而是根据情况变化不断调整与大国的关系,注重效益和效率,简单说就是务实。

德国总被称为欧洲领头羊,但这有一个问题,欧洲小国都是羊,那么,当德国获得相应政治地位后,它在欧洲到底是羊还是狼?很难说。

无论是狼还是羊,德国想要实现欧洲一体化,都必须捍卫欧元地位。

德意志战车上的火炮变成了欧元,但是,德国如果挑战美元-华尔街-石油体系,单独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北约真的是在保护德国?驻德美军那是悬在德国人头上的一把刀。这一点,默克尔比谁都清楚。

默克尔离开后,德国真正的问题是,下一届政府是坚持独立行动?还是服从于美国控制?

要摆脱美国控制,德国需要强有力的外部支持,这股力量必定来自西方阵营之外。

默克尔当然并非完美,但她在西方那种政治环境下交出了一份合格的外交成绩单,这并不容易,欧洲这样的政治人物可谓凤毛麟角。

500

老太太退休后,什么时候嘴馋了,随时欢迎来中国,“麻辣烫”管够。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