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用它的圆满,反衬你的遗憾

文|李北辰

“在十六岁,你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你是甘愿做失败者,不像现在这样活得不甘不愿,不清不爽。”

500

中秋节,随便聊几句月亮,以及别的。

也许你会觉得,月亮始终以一个稳定的周期围绕着地球公转,是一个近乎永恒的存在,即便阴晴圆缺,也永远挂在天上。

然而,这个宇宙不存在“永远”,天文学家会告诉你,月球正在以每年3.8厘米的速度远离地球,大概再过几十亿年,月亮就可能离开地球轨道,在太阳系的一个新轨道中,开始新的生活。

连月亮都要向过去告别,何况是凡人。

已经很久没失眠,昨夜又未眠,大概是月光晃眼,一股猛烈的思绪倏然涌现。长久以来,我第一次想起大学时候的女朋友。

在我们那个男女生比例严重失调的烂校,有人谬赞她“校花”,你可想而知为了追她,我花费了多少心思。

其实也没有,无非就是疯狂地给她写文章。毕竟除了文字,我当时一无所有。

而且只有在文字里我才敢说出“等咱们毕业租了房一定要好好逛逛宜家”这么骚气的话。

500

我没日没夜地写,没心没肺地写,没羞没臊地写。这么说吧,如今我能以文字为生,并且过得不错,多亏我初遇见她时,她呈现给我的那张高傲,充满拒绝,冷若冰霜的脸。

所幸文字有温度,我一行一行,一个字一个字地,融去了她脸上的冰霜。

说起来那已经是13年前的事情了。

后来我们没有在一起。至于理由,大抵已经在这个世界上发生过数千万次了,无非就是“我当时一无所有”。

毕业后我就没再见过她,不知道她那张不可一世的脸,有没有被生活粉饰地面目模糊。

往事萦怀并无意义,今日谈起她,只不过蓦然意识到,我和她会在今日共赏同一个月亮。

只不过明月千里,寄的不是相思,而是一句,“我已经看不上宜家的东西了,希望你也是”。

此情可待成追忆啊朋友们。

而我恰巧还听过这么一句话:“只是当时已惘然”是我的故事,你的故事,也是古往今来所有人的故事。

只是这种故事会让人失眠。

500

去年失眠最严重的时候,我一个人在河西走廊待了半个月。

途径张掖大佛寺,听当地人说,十几年前这里只有一座大殿,现在修了牌楼和侧殿,加了人脸识别。整座寺院,只有大佛亘古不变,睡在这里上千年,始终面无表情,不悲不喜,静静地看着人类装逼。

月亮又何尝不是如此。挂在那里,不悲不喜,俯视人世间悲喜烂剧。

世间很烂么?

我觉得是。

500

怎么说呢,追求“六便士”当然不是坏事,实现阶级跃迁更是件大好事。我的意思是,为了暂时超脱于被困住的日子,你敢不敢什么时候再混账一次,再次仰起你年少时那张充满拒绝的脸呢?

你敢不敢别再为五斗米折到腰间盘突出呢?

你敢不敢再对这个缺乏美感的世界说一次“不”呢?

弗罗斯特有首诗说得很清楚:“林中有两条路,你永远只能走一条,怀念着另一条。”

恰逢中秋,皓月当空。在这个完美的夜晚,月亮用它的圆满,反衬出你的遗憾。

你害怕遗憾吗?我怕。

最后送你一段话,作为中秋礼物。

小说《晚来寂静》里,两位高中好友多年后再次重逢,其中一人对另一人说:

“你的样子变了。你的笑容还有过去的痕迹,好像对一切都不满意又满不在乎。可是这笑容太稀薄了。你只是在笑,只是望着四周,眼神空空如也。你好像根本就没发现自己的沮丧。过去的你眼睛里有光,可是现在熄灭了。过去,无论什么事,只要你愿意,就拿出一股孩子气把它做到最好,你不愿意的时候就干脆不做。因为这些,那时你活得辛苦。在十六岁,你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你是甘愿做失败者,不像现在这样活得不甘不愿,不清不爽。”

祝你中秋快乐。

祝你长大快乐。

作者:李北辰,独立撰稿人。同名微信公号:李北辰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