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社会ACG电影

如何扣押一个美国人?

美国自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就一直致力于扮演世界警察的角色,让这个国家和其上的居民收获了不少地球当家人的感觉。

500

已经习惯了在全世界面前秀肌肉

但对于那些需要在国外进行工作学习、商贸往来的美国公民来说,这可能不是一个好消息。在那些被美国制裁过的国家,美国公民的行动处处受阻,甚至因为种种原因被外国政府扣押乃至审判。

500

连盟友以色列和肯德基也一起遭殃

他们被逮捕和起诉的原因也千奇百怪,而美国政府也不是每一次都能把这些人解救出来……

500

伊朗的美国囚徒

说起现代国际社会和美国最对着干的国家,伊朗毫无疑问是头牌。为了逼迫伊朗放弃核开发,以及早日完成逆宗教改革,美国可谓不遗余力,不仅在国际组织和经贸关系上给伊朗施压,还对伊朗进行了不少渗透和攻讦。这直接导致了伊朗对美国戒心重重,美国公民想要在伊朗开展任何工作都会遭到伊朗政府的严格限制。

心事重重

500

媒体工作者显然是这场斗争中最高危的群体,比如华盛顿邮报驻德黑兰的记者杰森·雷萨安(Jason Rezaian)。

左边这位

500

此人自2009年开始就一直在伊朗担任记者,在各家媒体游走之后被华盛顿邮报纳入麾下。2014年7月22日晚,伊朗特工在家中逮捕了雷萨安夫妇,并且没收了他们的电子设备和身份证件。随后他们被送上了革命法庭的被告席接受起诉,伊朗官方对外却没有公布其罪名,也不允许这位美国记者聘请律师,也不公开审判过程。

简单来说,就是没有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国际社会能得到的消息只是此人被判有期徒刑。好在随着奥巴马政府和伊朗在2015达成了框架协议(现在又被特朗普推翻了),这名记者于2016年安全返回了美国。

雷萨安和妻子

500

此外,从事中东妇女解放工作宣传的伊朗裔美国记者阿莱·艾斯范迪利(Haleh Esfandiari)、在伊朗宣传亲西方开放社会的美国学者可汗·塔吉巴赫什(Kian Tajbakhsh)等人也都有过被扣押的经历。

Haleh Esfandiari

(仍然在从事相关事务)

500

另外一个高危领域是宗教人员。2012年,伊朗裔的美国基督教牧师赛义德·阿贝迪尼(Saeed Abedini)就被伊朗政府逮捕,罪名是“危害国家安全”。而传教和宗教集会是引发这场危机的主要导火索。

500

众所周知,伊朗是一个什叶派伊斯兰教国家,什叶派伊斯兰信仰是这个国家的国教,连同属伊斯兰教的逊尼派都是受排挤的对象,就更别说基督教这样的异教了。不过在明面上,伊朗是承认基督教作为一种少数宗教信仰的,并且在一定范围内允许基督徒的宗教信仰活动,并不会随意加以迫害。

虽然我们可以简单将中东分为什叶派和逊尼派阵营

但实际的民族与宗教状况却很复杂

伊朗也存在很多少数宗教族群

500

而这位阿贝迪尼原本是伊朗穆斯林,在移民美国后皈依了基督教,并且致力于返回家乡传播基督教。在21世纪初伊朗比较亲西方的时代,他在伊朗基层做了大量传播工作,拥有了一支相当有规模的教众团体,并且经常举办家庭宗教集会。

等到了美伊关系紧张时,他的这些行动就引起了伊朗官方的重视,认为他是在通过宗教改宗活动动摇伊朗的国家统治基础。其实2009年,他就曾经被伊朗政府盯上,并签署了一份终止家庭教会活动的承诺书才获释。而2012年的这一次逮捕,就没有那么好运了,也是一直被关到2016年才被释放。

有的媒体报道阿贝迪尼被伊朗监禁8年

500

偶尔也有商人被扣押的。伊朗裔美国商人阿里·沙克里(Ali Shakeri)就曾被伊朗政府短暂扣留。不过他更出名的身份其实是社会活动家,一直致力于在伊朗宣传世俗化思想,难免被视为眼中钉。

500

另外还有一些涉嫌窃取科研机密、鼓动库尔德斯坦独立的抓捕事件,至于打着违反商业法而扣押美国商人的事,在伊朗没有出现过。


 

美国人在朝鲜

伊朗虽然是一个宗教气息浓郁的国家,连政权的合法性都依托于宗教而实现,但毕竟是一个相对开放的大国,外国人在这个国家的进出是相对自由的。如果我们把目光转向东北亚强国朝鲜,会发现美国人在这里过得更不如意。

一不留神就会这样

500

最著名的被扣押者,可能要数奥托·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了。

这是一名充满好奇心的美国大学生,在2016年参团进入了朝鲜进行参观。作为一个西方人,他们的出现当然会引起朝鲜官方的高度重视,但其实大多数西方游客都是能全身而退的,瓦姆比尔的悲剧之处在于,他试图偷走酒店里的朝鲜宣传画。

在这里,哭是没有用的...

500

其实在西方各国,确实有那么一批对朝鲜的主体思想宣传画大感兴趣的收藏家。在瓦姆比尔之前,就有一名荷兰的收藏家因为大规模收藏朝鲜宣传画而被判间谍罪。因为朝鲜的法律确实规定了污损或盗窃带有领袖肖像的宣传画是违法的。

奥托同学的不幸遭遇

500

但是和那位交了检查报告并且对朝鲜表示出友好,而得以两周就获释的荷兰人不一样,瓦姆比尔的动机在朝鲜官方看来并不单纯。当他最终获释回到美国时,只活了6天就去世了,而且全程保持着植物人的状态。扫描显示,他的大脑严重受损,但致病原因很难确定。美朝双方都为此大打口水仗,最后也没有吵出个结果来。

正常的时候确实正常(最左)

500

不过瓦姆比尔显然不是第一个被朝鲜官方扣押的美国人。他的前辈包括因为在厕所里放上圣经而被控“污染人民精神世界”的杰弗里·福尔(Jeffrey Fowle)和因为参加过朝鲜战争并多年后故地重游的前陆军军官梅里·纽曼(Merrill Newman)。

还有一类被扣押在朝鲜的美国人是在冷战期间叛逃北方的美国士兵(没想到吧)。其中的著名者有查尔斯·詹金斯(Charles Jenkins),于1965年叛逃到了朝鲜。

如今的他

500

不过朝鲜方面对他礼遇有加,大概是想作为主体思想的宣传样板,安排他在贵族云集的平壤外国语大学教书,还绑来了日本女子曾我瞳做他的学生,并且撮合两人喜结连理……

抱得日本美人归

500

还是没有找到师出无名地扣押商人的记载。


美国人在苏联

其实以上两个国家再怎么和美国对抗,都是现代国际社会的一员,迫于国际社会的压力,总体上对俘虏还算是优待的。通过欧洲、俄罗斯、中国等国的斡旋下,这些被扣押的美国人大多都能安全释放,扣押的时候也要根据当地法律找到一些依据。

持续学习,终身受用

500

要说起逮捕美国人最凶狠的,还要说美国的老对手苏联。

在上世纪30年代到40年代,由于苏联内部的特殊的大清洗和对欧美国家的敌意,大批美国人都惨遭扣押。罪名或是间谍罪,或是破坏国家安全罪,或是反革命罪,其中不少还被送到了古拉格。能最后回到美国的都是捡了一条命的。

运到苦寒之地去搬大砖

500

其中比较有传奇色彩的是跳伞运动员维克多·赫尔曼(Victor Herman)。在苏联政府的帮助下,他曾在1934年创造了“世界最高降落伞跳伞记录”。然而当苏联官方要求他在记录的国籍上写下苏联时,他拒绝了。他表示自己只是一个同情社会主义事业的美国人,国籍不可丢。

于是他就被以反革命罪下狱古拉格,十年后才得以释放,到死还保持着自己的美国人身份。

维克多和家人

500

铁幕落下以后,这种事就更多了,连大使馆的人也不能幸免。其中的代表性人物是曾经在美国驻苏大使馆担任文员的亚历山大·多尔贡(Alexander Dolgun)。

作为一个基层外交人员,说他具有间谍能力实在是有些牵强。不过在美苏对抗的大背景下,这样一个基层工作人员确实也很难辩解什么,最后屈打成招,于1948年被发配到了哈萨克斯坦的古拉格营地服役。一直到1956年,他才得到释放。

500

这类事在冷战期间史不绝书,比如在1961年因为涉嫌间谍罪被苏联扣押的医学权威马文·马基宁(Marvin Makinen)和一直热衷于正面报道苏联却因为里根的强力外交而被捕的俄裔记者尼古拉斯·达尼洛夫(Nicholas Daniloff)。这些人其实都是对苏联有好感的美国人,只是因为国家之间的斗争而成为了不该出现的牺牲品。

最后一类被苏联扣押的美国人就是确实在进行间谍和破坏活动的了,比如美国飞行员加里·鲍尔斯(Gary Powers)。他在1950年代被中情局招募,接受了U-2侦察机的飞行训练,开始了对苏联的间谍侦察。

500

结果在1960年,他的飞机被击中,个人被苏联空军俘虏,美国政府也无法对这样的间谍行为作太多辩护。

在莫斯科接受审判

500

这位实锤间谍在苏联的待遇还不错,有吃有喝还能和家人进行有限的通信,后来苏联还在他的监狱原址建了一个小博物馆,还在1962年把他交换回了美国。

但美国开始怀疑这名飞行员是双料间谍,回国以后也没有再重用他,个人命运并不好。

不过相比从朝鲜放回后不幸去世的奥托同学

已经算很幸运了

500

我们还是没有找到苏联扣押美国商人的记载。

美国在国际竞争中树敌不少,关于公民被所在国依法或无理扣押的情况应素有所知。莫名其妙地扣押别国公民,会引发两国之间不必要的民间对立情绪,影响国际交往的流畅性,对两国政府都是一个巨大的负担。

希望这一次,只是一些别有用心的挑拨者在离间,也希望整场令人不解的事件仅仅只是一个误会。

站务

  • 本周六,台湾名嘴黄智贤首次大陆公开演讲,开始报名啦!

    时间:12月15日19:00-21:00 地点:南京西路1728号百乐门大都会22楼主题:《在台湾做政论节目是种怎样的体验》她是前段时间怒怼美国副总统彭斯的台湾主持人。她出身于深绿家庭,却成长为一名坚定的统派人士。她当过企业高管,也经历过辍学、打工的艰辛探索,辗转于社会底层,7年的闯荡磨练了她一身“......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