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藏歌手”闫泽欢:音乐人从幕后到台前要走几步路?

作者 | 砚心         编辑 | 范志辉

“五官,代表了我!”

 

9月6日,闫泽欢在微博正式官宣《五官》EP音源时如此写到。

 

这张他精心打磨了三年的全新EP,封面是一张缺失了五官的脸。眉、眼、耳、鼻、嘴,消失的每个器官都分别对应着EP中独立的一首歌,听完整张EP后,每个人都能拼凑出一张属于自己的脸,这是闫泽欢抛给听众的“开放式答案”。

 

500

作为歌手生涯的第三张原创EP,闫泽欢不仅包揽了《五官》的作词、作曲及演唱,同时担任编曲、制作,鼓、贝斯、钢琴等配乐也均由闫泽欢一人包办。可以说,这是一张既彰显了个人创作能力与才华,又带有浓郁个人风格色彩的作品。

 

制作人起家,通过《这!就是原创》《谁是宝藏歌手》等音综被观众熟悉,被业内称赞为“创作天才”“宝藏歌手”的闫泽欢,多年来一步一个脚印的成名路径,充分证明了一个幕后音乐人想走到台前,好内容才是打破传播壁垒、赢得市场的“硬通货”。

“在音乐中拼贴自己的脸”

眉眼耳鼻嘴,是人脸上的五个器官,也代表着人感知世界最基本的五种方式:触觉、视觉、听觉、嗅觉、味觉。闫泽欢通过对感官不同角度的侧写,将自己对于孤独、生活、丧文化、爱情的思考写进歌里。

 

闫泽欢创作的强叙事性,让他的歌曲极具画面感。同名主打歌《五官》象征“眉”目,见证了恋爱从怒放到凋零的全过程;“耳”朵听到的《小丧歌》,用戏谑的口吻唱出丧文化如何侵蚀年轻人;夜《晚》的“鼻”息,是一个人抵抗回忆的无尽孤独;“眼”的《逃脱》,讲述了一对感情淡漠的情侣谁能先出走逃脱的博弈。

500

对生活敏锐的洞察力与科班出身的音乐素养,让闫泽欢的音乐兼具天马行空与平衡严谨两种特质。

 

《五官》Dream Pop的梦幻复古,《小丧歌》雷鬼元素的幽默戏谑,《逃脱》都市Urban的浪漫氛围,《什么都不对》《晚》中摇滚对情绪的极致释放。搭配他松弛的唱腔、多变的情绪与律动,成就了闫泽欢“游走在现实与浪漫之间”独树一帜的音乐风格。

事实上,这种音乐风格在闫泽欢的其他作品上也有所体现。《加州梦游》中采样了王家卫电影《重庆森林》粤语对白,《蝴蝶》歌词来自胡适的诗,《保留》中他加入了飞船降落的人声采样,《凯莉》讲述了一位双重人格分裂出的女孩。

 

所有关于人的现实议题,都能成为闫泽欢创作音乐的养料。他的音乐如同游走在复古都市与现代生活的衔接之处,就像穿梭于魔幻现实的重庆森林。

 

“从鼓手到人气唱作人的转变”

2019年,闫泽欢参加音乐综艺《这!就是原创》,一首撕心裂肺的原创歌曲《墙角》让许多观众记住了他。歌词中的沙发、椅子、镜子、桌子,分别对应着家人、爱人、朋友、自己。他用象征的手法,唱出自己人生最糟糕的一段经历,获得现场导师的一致好评。

而初次登上舞台的他,任谁都想象不到后期会有这种反差。最初的他,戴着黑框眼镜,烫着大波浪,一副内敛朴素文艺青年的模样,一张口金属音色的摇滚范儿,却让对面的王嘉尔为之惊艳。

 

500

 

王嘉尔曾评价,闫泽欢是“音乐能量很大”的一个人。个性内敛甚至有些宅的他,内心能量却巨大,这得益于闫泽欢特别的成长经历。

 

在登上综艺舞台之前,2014到2019年,闫泽欢在北京过了整整六年的北漂生活。他描述那一段状态是:每天除了睡觉就在工作室,编曲、写歌、创作、听歌,循环往复,像白开水一样单一、无味。

 

与成千上万来到北京寻梦的年轻人一样,他也曾迷茫、低潮、陷入经济压力窘迫过,但从来没想过放弃音乐。

 

闫泽欢对音乐的痴迷受到父亲影响。父亲年轻时职业是小号手,后来自学架子鼓组建摇滚乐队,在山西晋城本地小有名气。而闫泽欢的爷爷精通二胡、唢呐等乐器,村里的红白喜事都由他带队张罗。

 

七岁时,父亲就带他来到地下室的储物间去学习架子鼓,或许是天赋,闫泽欢学得很快,父亲就更加“变本加厉”地让他练习,想让他成为当地的鼓王。

 

在这种家庭氛围的熏陶下,闫泽欢逐渐对音乐产生了浓厚兴趣。高中放假,他躲在屋子里玩钢弦的红棉吉他,弹到手冒血也不在意。当时他就暗暗种下念头,想去真正玩音乐的学校学习。

500

高中毕业后,他向父亲提出想去北京上学的请求,没想到被父亲一口回绝,父亲当时的计划,是想将他送进部队当兵。本以为就此作罢,三天后,父亲却拿着卖车换来的10万现金,驾车七百多公里从山西开到北京,亲自把闫泽欢送入北京现代音乐研修学院的大门。

 

进入专业院校后,闫泽欢意识到自己的打鼓水平与周围同学的差距,于是除了吃饭上课,几乎所有时间都泡在练功房做“拼命三郎”。大学期间,他疯狂学会了乐队四大件,还组建了属于自己的乐队,在伯乐老师的鼓励下,闫泽欢开始尝试词曲创作。

 

参加音乐综艺是他的人生转折点。2014年,闫泽欢参加《中国梦之声》一首改编版《同桌的你》惊艳众人;2019年,《这!就是原创》的舞台上闫泽欢一路大放异彩夺得亚军。青涩深情的《过错》,唱出袁春旺此生痴狂不甘的《还我》,场场叫好又叫座。

如同一个野兽,在遇到伯乐之后,闫泽欢持续释放着自己惊人的创作才华。

 

在今年7月收官的《谁是宝藏歌手》中,闫泽欢在决赛被评审团一致推选为高光代表。

 

《凯莉》《保留》《十平米》《请你去宇宙跳个舞》等多个舞台,他旁征博引的想象力与改编创作歌曲的能力,不断惊艳着评委与听众。

 

 “走到台前的音乐人们”

一个毋庸置疑的趋势是,新血才是音乐行业的未来。闫泽欢所代表的新生代原创音乐人,将成为华语乐坛的中坚力量。

 

在每天诞生6万首新歌的数字音乐时代,音乐行业的痛点不再是缺少好歌,而是如何从浩如烟海的成亿曲库中寻找到好歌。

 

刚刚落幕的32届台湾金曲奖上,陈珊妮关于“什么是制作人”的3分钟引言引发了网友热议。

500

 

在大众圈层的广泛讨论背后,其实也得益于近几年各平台对于原创力量的扶持,使得大众对于幕后音乐人必须屈居幕后的刻板印象逐渐被打破。幕后音乐人走上台前,已然是大势所趋。

 

近年来,毛不易、郭顶、隔壁老樊等唱作型音乐人的走红,更加证明了集演唱、作词、作曲等技能于一身的全能音乐人更是市场刚需。

只有当他们拥有舞台与曝光度后,才能将作品在小众领域的美誉化为大众层面的流行。而在以往参与音乐综艺和这张新EP中,闫泽欢在词曲、编曲、制作、合成器、器乐等方面的出色才华,也已经被观众和市场见证。

500

 

闫泽欢的成名路径,或许可以给仍在幕后的音乐人们一些启发。他北漂六年所积攒的音乐能量,在三年内厚积薄发,大放异彩。一面是音乐的作品生命,另一面是歌手的流量生命。二者相辅相成,只有两者同时被看见,才能成就新生代巨星的诞生,才能让华语音乐实现不断良性造血。

 

在版权保障与音乐工业越发完善的趋势下,更多有才华的“闫泽欢们”愿意站出来走上台前、拥抱大众,是让作品不断被看见被发现的前提。

 

流量和热度会消散,但才华与音乐质量,无论何时,都是打破传播壁垒的“硬通货”。

排版 | 安林

本文为音乐先声原创稿件,转载及商务合作,请联系我们。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