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 三个失宠的男人,怎么就成了500万粉博主?

500

搞笑幽默,永远不会“失宠”。

来源|流量公园  

ID:LLpark001  

作者|江   江  

编辑 | 韩小黄  

生活很苦,难得一笑。

这时候点开@失宠男团的视频,就能收获一长串“哈哈哈哈”。搞笑幽默,是生活的刚需,永远不会“失宠”。

@失宠男团记录了三位男生,陈煜、涂哲铭和熊逸君的搞笑生活日常。他们都是来自江西南昌的95后北漂男孩。

视频中三人分工明确、人设鲜明:“人间清醒”人设——熊逸君;“娇羞戏精”人设——涂哲铭、“憨憨直男”人设——陈煜,三人相爱相杀、沙雕有趣的生活片段吸引了不少粉丝。

500

两年多的时间,他们在抖音上积累了500W+粉丝,全网700W+粉丝。2019年电视剧《庆余年》热播时,男主角张若昀还曾邀请他们合作拍短视频宣传该剧。

500

从网红博主到公司老板,三人不断尝试新的领域,改换风格,一路试错。视频里每次都能给大家带来欢乐的三个人,在视频外的创业路上一路摸爬滚打。而现实远没有视频里那样轻松快乐。

第一次创业,他们成为了粉丝五百万的博主;第二次创业,成立公司,一年后主动关闭,小亏十几万。

如何成为粉丝百万的博主?怎么开公司就失败了?为何一直尝试、改换风格?

带着这些问题,流量公园(LLPark001)与失宠男团,一起聊起了这段故事。

500

今日爆火,源自昨日“放弃”

出来创业前,三人都在办公室当了一年多的社畜,干着与短视频八竿子打不着的工作。2018年,短视频是一个风口,明星大侦探很火,三人合计决定辞职,创业做一个侦探类的视频号,名字就叫“狗头侦探社”

500

拍了一段时间“奇怪又难懂的悬疑剧”,每条视频的点赞量只有几百。于是,他们转换风格,段子、说唱、脱口秀、剧情……什么能火拍什么,但也一直没能火。

“每次发完视频,都会开直播。”当时平台为了鼓励博主直播,有一个流量扶持的计划:直播够一定的时间,给视频增加流量。

于是,三人经常从中午12点发完视频后直播到凌晨2点多,虽然直播间人数最多也就在两三百左右,但为了给视频增流,三人轮流直播,累了就换下一个人,不敢关直播间。

虽然视频更新很勤,一周四五条。但没有收入来源,他们连房租都快交不起了。第一份广告收入,还是涂哲铭找到以前的同事“哭穷”, “求救济”得来的。

账号一直没什么起色,“反正都没人喜欢,不如就叫‘失宠男团’算了。”带着几分自嘲与激励,他们 “一气之下”把账号ID改成了“失宠男团”。

2019年,出来创业半年多的三人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要说没啥成果,账号上也积累了七八万的粉丝,但要靠此养活三人,还真做不到。短视频行业,没有特别垂直于某个领域的搞笑类账号在价值上来说最低。

是放弃还是继续熬着?能等来一条爆款视频吗?没人知道。

当时,快放弃的陈煜出门去旅游散心了。“剪了也没什么人看。”拍好的两条视频素材,涂哲铭也不想剪了。就在这次创业差点要以失败收尾时,熊逸君对涂哲铭说,“反正这个系列也拍不长,要不试试脱口秀吧。”

就这样,两人坐在镜头前,以女生视角回击吵架中男生常说的一些话,这段不到一分钟的脱口秀点赞量破了10w。之后,连续五天的脱口秀,视频点赞量都在10W以上。

500

这次试水成功,找到了方向。“憨憨直男”、“贴心暖男”、“女生闺蜜”,三人的人设在视频里立了起来。

“改了20多个版本才出一条视频。”涂哲铭对视频细节有“强迫症”,每条要剪上4、5个小时。有趣的内容+高质量的视频也让更多的人看到了他们。

不到一个月,失宠男团有了自己的粉丝后援会(朝天椒)。三人出门时,还曾被一个30多岁的大叔粉认出,一起合照。两个月的时间,@失宠男团账号上粉丝涨到了300w。

500

粉丝作品

辞职创业后悔吗?陈煜现在还挺后悔的,“后悔没有更早出来拍视频,早知道那一年的班都不上了。”

500

创业“养不起”短视频

北京五环外的一处大商场,人来人往,热闹非凡。这里是@失宠男团的拍摄大本营。除了家里,商场大概是视频中出现频率最高的地点。

2019年10月,“失宠男团工作室”在这家商场的某间办公室成立了,工作室人数最多的时候,有20名员工。第二次创业,@失宠男团开了一间传媒公司。

500

成立工作室,最初是希望能分担@失宠男团的编导、剪辑方面的工作。但“他们写不出我们的状态。”编导花一天写得脚本还不如他们三个用10分钟讨论出的本子好。

三人从小认识,12年的同学关系,感情深厚,一起长大的默契让视频有强烈的特性和创意,这就注定了工作室无法分担这个账号的内容创作。

在逼疯舍友系列中,三人相互整蛊接梗,互开玩笑。往往涂哲铭灵感一现,开始“作妖整蛊”,陈煜的真实反应,熊逸君的情感语录都是视频的看点。这些其他人无法把握。

500

@失宠男团的更新稳定后,三人便想做其他赛道的账号。当时工作室的主要业务有账号代运营、写脚本、拍摄、剪辑、宣传等。稳定时,收入能维持支出,还略有盈余。

但好景不长,创业新公司遇上疫情,只能说运气上差了几分

“公司开了一年,其中八九个月员工都在家办公。”工作室还未步入正轨,突如其来的疫情便将所有计划打乱,刚组建的团队只能隔离在家。

这时,三人既当老板又是内容博主,既要开会带做团队项目又要自己写脚本自己拍摄,既要管理一家公司又要负责账号的内容创作,“没有办法兼顾两边,真的有点累。”

精力过于分散,三人权衡利弊后,“与其两边都做得平平无奇,不如将工作室停掉,做好自己的账号。” 

这次创业,最终以亏损十几万告终。

“一次小尝试,失败是能接受的,就有点伤。”熊逸君说。

500

内容无变化,就是会“失宠”

短视频领域的更新迭代太快了。即便是高流量的网红,没有持续的内容支撑,观众也会很快忘记你。

成为网红博主后,@失宠男团参加过《哈喽伙计》《喜剧开放麦》等综艺节目,试过直播带货,尝试创业开公司,也去参加过《青春有你3》的海选面试……但最后还是决定回归内容创作。

作为内容创作者,如果被观众摸透了视频的形式和套路,即便内容再有趣,也不会有人追下去。粉丝看腻了便取关,在@失宠男团这里,更明显

“我们大概是风格转换最勤的博主了,几个月不换新的,自己都不习惯。”

500

每隔两三个月,@失宠男团的视频系列就得更换,“不换不行啊,大家都不想点进来了。”

从情话脱口秀到霸道总裁小剧场再到逼疯舍友系列……每个系列更到掉粉时,就知道该出新的了。在更迭期,如果没有更好的新系列及时补上,便会持续掉粉,直到新系列出来。

第一次规模掉粉,在脱口秀系列后期。“看到我们三个人坐那,大家都不想点进来了。”看着账号上的粉丝量不断减少,涂哲铭很焦虑,晚上拉着两人去烧烤摊,边喝酒边讨论分析:视频该怎么改进。

残酷的掉粉周期是督促他们不断更迭、创作的最直接动力。好处是,不断更迭的作品能帮他们打开更多的平台。例如逼疯舍友系列,帮助他们入驻了B站,半年左右,获得了30W+的粉丝。

“就是因为不断地换,所以我们还在大家的视野里。” 

现在,@失宠男团处于内容上的更迭期,近一段时间,账号持续掉粉。又到了该换新系列的时候了。

“有涨就有掉,我们是在不停地往前走。”

没有综艺、直播、工作室等事的干扰,不用处于紧绷压缩的状态,他们又能全身心投入视频的内容创作,寻找下一个能给观众带来欢乐的新系列。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