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雪冰城和鸿星尔克,才是中国人最真实的消费水平和理想物价

【本文来自《到处都要钱,而且没时间,大城市年轻人怎么约会啊?》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看到这条,首先想说,别用中产焦虑绑架全体,别用小资情怀代言全体。

打车出行、喝咖啡、去酒吧的能有多少人?前几天刷微博看到很多人在转发感叹,蜜雪冰城和鸿星尔克真的太便宜了,或者说这才是中国人最真实的消费水平和理想的物价。6块钱一杯的蜜雪冰城带来的快乐,就不如动辄三五十的网红饮品吗?

很显然不是这样的,随便搜一搜关键词“蜜雪冰城 价格”,都能看到网友们的热烈表白。一两百块的鸿星尔克,比起一件夏装七八百的国外品牌,更加受到青睐。走红后,很多人都大包小包疯狂购入。而且这些企业在为难时出手也特别大方。人民基本工资水平还没有赶上发达国家的水平,物价也是时候回到合理的范围了。

再说回到没有地方约会的问题。国外的社会学研究,特别是日韩学者中特别关注当代年轻人的生存空间问题。这个话题近年在国内,也越发受到关注。一个可能略极端的理论阐述了贫富差距对人们生活的重大影响。

现实世界的活动空间,随着人口增长和经济发展,将会越来越稀缺越来越昂贵。在户外享受大自然的美好,或者在现实世界中的娱乐活动的门槛会变高。而免费的网络空间,将成为大量年轻人或者穷人的乐园。或是主动选择成为御宅族,家里蹲,也可能是被社会所抛弃、脱节,而被挤压至虚拟世界。

尤其是日本,几乎所有年轻人在租房的时候只有一人单间的选择,10平方米的生活可能在我国看来像是胶囊、监狱的概念,难以想象。但人口数和居住空间显然资源配比严重失衡,逐渐消减了青年人的购房机会。只有建造更多适合一口之家居住的房子,青年人才有机会拥有自己的房子,而避免成为现代佃农。

韩国非常有人气的教授俞炫准,在演讲中提到后新冠时期人们的生活方式可能会发生改变。教会的传教人、学校校长和政治领袖们过去依靠让多人聚集在同一场合、看向同一方向的方式来加强权力。但这样影响世界的传染病发生后,减少了人们在同一个空间聚集的机会,同时也削弱了掌权者和宗教的权力。居家办公也会对公寓的构造设计产生重大影响,阳台和社区公园会变得更重要。

有点扯远了。但是衷心地希望大家可以摆脱原不属于自己的需求带来的焦虑。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