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真人漫改剧,下一个IP高地已来临?

  《黑寡妇》独立电影上映首周全球票房收入超2.1亿美元,作为漫威宇宙的一部分,这部人物原型出自漫威漫画的电影作品在IP效应、导演改编、演员演绎等加持下大获成功;而国内《一人之下》漫改真人剧有鹿晗出演的消息则引起不少争议。相比日美规模化的漫改产业,中国的真人漫改还在不断摸索之中。作为一个刚刚起步的产业,平衡好内容与资本的关系,讲好故事,才能离下一个真人漫改爆款更近。

  作者 | 曹学燕(文化产业评论作者团)

  编辑 | 田佳宁

  来源 | 文化产业评论

  正文共计5533字 | 预计阅读时间14分钟

  从静态漫画到动态影视,从二次元到三次元,漫改影视正在成为漫画IP破壁出圈的关键节点。漫画不仅和“幼稚”关联,还同网络文学一样一直被业界定义为文化IP的主要来源,其在文化IP的占比由2017-2018的18%上升到2019-2020的20%。

500

  △2019 中国动漫出海50强

  随着当年消费漫画的少年少女们成长起来,漫画本身和其衍生作品更是逐渐进入主流之中。

漫改,全球通用

  漫画,本质上是一种借助图像加文字的形式来呈现故事,表达情感的艺术形式,核心没有脱离叙事,这一点也和剧本不谋而合。漫画和剧本相通的本质首先给了漫改的可能,其次,漫画的图画呈现形式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是相对成熟的“剧本”,影视剧改编简单的说就是让静态漫画动起来。

  在影视创作的过程中,一些导演也会预先进行和漫画非常相似的“分镜头”创作。网络流传的《英雄》分镜头剧本中,张艺谋在电影拍摄前就完成了画面的设计,呈现结果就是一种漫画的形式。

500

  △网传《英雄》分镜头脚本

  在漫改领域,漫画产业发达的日本无疑是先行者,丰富的漫画资源和普及的二次元文化为日本漫改产业注入了长久的活力。一方面,日本漫改影视剧的类型多样,喜剧、言情、职场、悬疑等类型均有涉及,另一方面,日本漫改不限于电视剧、电影,也在不断探索舞台剧等新形式。

  作为日本动漫产业的一部分,漫改剧已经成为工业化的产物,其中轻喜剧更是形成高效的生产机制,数量多,质量也不差,基本稳定在及格线(豆瓣评分6)左右。

500

  △2018年以来部分日本真人漫改影片

  一些广为流传的国民好剧也不乏由漫画改编而来,2006年上映的医疗剧《医龙》便是以天才医生为主角,医院为故事场景,既保留了漫画独有的热血气息,也以高度还原的角色剧情扩大了剧集的受众范围,吸引了不少漫画粉丝之外的群体,豆瓣评分8.9分,并在日本屡创收视新高。

500

500

  日本漫画除了在电视、电影领域撑起一片天,还在探索更加适合的表现形式。像国民漫画《火影忍者》因为影视制作、角色还原难度大等原因,更常以舞台剧的形式出现。当然日本漫改剧也不全是大获成功,《进击的巨人》真人版电影就因为人设崩塌,剧情弱化不被观众买账。

500

  但整体来说,日本漫改的路子已经越走越宽,成为中野晴行在《日本动漫创意产业论》一书中提到的漫画商品化的一部分。2020年日本漫改还和Netflix影视平台搭上了线,不断深化合作,漫改真人剧《弥留之国的爱丽丝》大获好评,在全球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观看综合榜排名前十。

500

  美国的漫改则略显“单一”,基本没有脱离漫威和DC的两大超级英雄宇宙的范畴,走着电影+电视打长短配合的路子。近期刚刚完结的美剧《洛基》就是漫威宇宙承前启后的一个大招,拿下了豆瓣8.9的高分,剧集在完善角色经历的同时,也为未来的多元宇宙系列做好铺垫,增强了超级英雄IP的可拓展性。

500

  ‍超过60年连载时间(1959年起)的漫威漫画提供了丰富的人物,曲折的故事,以及一个可以自我不断更新的庞大世界观。正是基于此连续的系列故事,漫威在漫改领域提出了漫威电影宇宙(MCU, Marvel Cinema Universe),强调在统一的世界观下同时打造多个角色IP,每个角色独立又串联。

500

  和日本漫改不同的是,美国漫改剧一般展现高度的个人英雄主义倾向,也就意味着深入人心的角色形象是核心。而美国原著漫画写实派的人物画风给真人改编划定了空间,降低了人物外形不符的可能——斯嘉丽和黑寡妇相互成就,唐尼和钢铁侠融为一体,抖森和洛基绑定……“三次元”的人物设定让观众可以基本无障碍地接受真人版的英雄,演员的个人魅力也和英雄的气质巧妙融合在一起,达成最佳效果。

500

500

  △漫画与真人黑寡妇

  不光是日美,漫画改编在全球的影视制作业都备受青睐。韩国漫画改编让美型的男女偶像在演员行业分得一杯羹;科幻大片《雪国列车》实际上是改编自法国同名科幻漫画《Le Transperceneige》……

500

  △韩剧漫改剧《女神降临》  

  图源:koreastardaily

500

  △《雪国列车》漫画

  这都在一定程度上佐证了漫画改编的可行性,尤其是对那些广为流传的漫画进行改编,更能达到强强联手的效果。

  在中国,漫画改编不是新鲜事,上世纪50年代张乐平的《三毛流浪记》就被搬上大荧幕,还获得了不低的评价,但是这和其现实题材的属性密不可分,在漫画题材百花齐放的今天,中国漫改又有怎样的气象。

500

争议中的中国漫改

  漫改,离不开漫画。中国的漫画虽然起步晚,但也在国风元素等独特的中国文化密码加持下,打出过一片天地,其中《漫友》《知音漫客》两大漫画杂志是毋庸置疑的行业领军者。

  2011年底,《知音漫客》作为国内第一本全彩漫画杂志月发行量达到500万册,2012年被中国新闻出版报评为“中国第一,世界第三”的动漫期刊,名次直逼日本的漫画巨头《周刊少年Jump》和《周刊少年Magazine》,即将漫改的《一人之下》作者米二早期作品就是发表在《知音漫客》上。

500

  《漫友》则是走的混合发展的路子,即早早拿下了日本漫画的汉化版权,也不断推动着旗下作者向日本输出优秀的中国原创漫画,2008年,当时还是旗下作者的夏达发表漫画《子不语》,并在日本漫画月刊《ULTRAJUMP》进行连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500

  △夏达作品《子不语》

  中国从某种程度上讲是不缺少漫画资源的,尽管上述的几家纸质漫画在互联网时代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冲击,以至于要么停刊,要么仓促转向线上,但总归保存了可以持续发展的漫画资源和作者资源,也保留了那么一份情怀续命,否则6年前的漫画《长歌行》改编影视剧也不会激起水花。

  同小说改编圈一样热闹,每一次漫改都会引起漫画粉丝“热烈”的讨论,而且改编往往代表着青春,回忆,梦想等年少美好的特质,因此粉丝也会用更加审慎甚至偏执的目光来看待漫改这件事。

  21年6月份的《狐妖小红娘竹业篇》影视化项目公告和鹿晗出演国漫《一人之下》的民间消息,让漫画粉丝们集体坐不住,有期待的声音,但也有不看好的声音。

500

  争议的焦点往往在于两处:形似——人物还原度,神似——剧情还原度。

  第一,人物还原度。

  人物还原绝不只是给演员穿件漫画中的衣服,草草安个角色名字。细细说来,可以有外在和内在两个维度。

  外在包括外貌、年龄、体态、服装、妆容等,演员和角色外在形象契合是基础。高分的漫改剧集如韩剧《金秘书为何那样》在海报放出的阶段,便给观众们展现了从外形到服装几乎百分百还原的真人演员,表达出改编方尊重原著的诚意。

500

  △韩国漫改剧《金秘书为何那样》海报对比

  内在则是一个复杂的概念,通俗地讲很接近“气质”。漫改真人影视剧的主演信息一放出,就会有粉丝以“气质不搭”直接抵制。高冷气质的漫画角色被演绎成面无表情是常态,而“屌丝“气质的漫画角色表演难度则更高,毕竟光环下的明星偶像包袱可不轻。《从前有座灵剑山》漫画改编影视剧算得上是歪打正着,把“屌丝”气质行为化,表情化,再放大化,要的就是演员放飞自我。

500

  △灵剑山的演员们要做表情帝

  演员的气质要和角色原有的气质有所交融,互动,而不是风马牛不相及。只有人物立住了,剧情才能展开。

  第二,剧情还原度。

  一部漫画的剧情也可以有微观和宏观两个层面,微观是人物角色的一系列行为动作,宏观则指向剧情深度,背后的主旨。

  漫画改编既要把握好大的主旨,不能像《长歌行》把家国情怀弱化到了儿女情长,让原著中的高智商高武力主角们成了恋爱达人,无形中也让本来丰满的角色变得单薄;同时也要注意拿捏好微观细节,漫画创作者特写的细节往往不是多余镜头,蕴含着大量信息,韩国漫画作者姜草创作的悬疑漫画《邻居》,整个剧情环环相扣,不少蕴含细节的特写画面穿插其中,严丝合缝,成就了整个故事,试想电影导演如果忽视了这些细节,不就是买椟还珠?

500

  同时达到以上两条标准就难度不小,而要求现在中国漫改超越原著或是做出自己的特色,则显得更加苛刻。

  其一,漫画主角的形象本身就与真人差异不小,要漫撕男女(高颜值,如同漫画中走出来一般),最好气质相符,还得加上投资方考量的人气问题(对标粉丝群体),“合适”的选角成了一种理想状态。其二,漫画作者有时会搭建一个现实中不存在的世界来推动剧情发展,那么在真人剧的还原度也是大问题。

500

  △漫改筹备中的《大理寺日志》主角的非人形象

玩好漫改

  从产业的角度来看,漫画改编影视剧是漫画商品化的一种形式。它是以漫画创作者为源头,漫画内容为基础,进入影视产业并带来产品收益和IP效益的过程。在中国,越来越多的资本加入,加速了漫画改编影视剧的产业进程。

  2019年5月,腾讯投资互联网动漫IP运营公司百漫,计划在百漫动漫IP的储备基础上,助力腾讯影视的发展;2021快看原创条漫大赛战略合作伙伴是阿里影业,获奖作品有机会搬上大荧幕;爱奇艺2021年漫改计划下属的“苍穹计划”开启了多部漫画改编网剧的进程……

  一方面,大公司们致力于打造自己的网络漫画平台(腾讯动漫、网易漫画等)来吸纳纸质漫画时代的“遗留”作品以及新鲜的原创作品;另一方面,大公司借助旗下的影视资源平台,力求将优质漫画的IP效应发挥到最大,真人漫改就是借助影视媒介将内容推向更多受众的一步。

500

  不仅如此,大公司也会在形式上不断摸索,探出漫改影视剧的一条条新路。腾讯为了发挥漫画短小精悍、碎片化、竖屏阅读的特点,在漫改市场初步试水,做出了一分钟漫改真人竖屏番《通灵妃》,第二季48小时播放破千万;爱奇艺旗下漫画《只好背叛地球了》改编网剧同样在竖屏的基础上增加了视频互动的环节,利用技术提高观众的参与感。

500

  △《通灵妃》竖屏漫改剧

500

  △《只好背叛地球了》互动剧集

  “系列”“宇宙”同样也是漫改的高频词。《狐妖小红娘》真人漫改剧月红篇、王权篇加上竹业篇三篇联动开发,旨在打造完整的“狐妖系列剧集宇宙”;腾讯则提出“M宇宙”的概念,一口气发布16个动漫影视项目,预期做出中国的“漫威体系”。

500

  漫改,让漫画到电视到电影到短视频——本质上是一种从纸质到荧幕的跨媒介叙事,其强调不同媒介上的故事服务于一个世界观,反映的是媒介的联合经济。让漫画带动影视,再让影视带动漫画,《快把我哥带走》就是一个成功案例。张子枫和彭昱畅主演的真人版电影收获3.75亿票房,一方面得益于漫画的超高人气,其少见的亲情题材完美融合了爆笑、治愈等元素,让人耳目一新;另一方面则离不开高度还原的人物和剧情,让漫画粉丝愿意买单。

500

500

  但是因为二次元漫画和三次元现实之间天然存在的壁,即使真人漫改在人物和剧情还原上做到丝毫不差,也不一定会获得好评。以超人气漫画《辉夜大小姐想让我告白》为例,其动画版在B站备受好评(9.8分),总播放量超2亿,到了真人漫改电影,却只拿到豆瓣5.6的评分。高度还原的造型(金发男主,粉发女配)、极度夸张的表情、不时的心理活动呈现都成了减分项,搬到三次元的漫画让观众难以适应。

500

  ‍△真人演员在《辉夜大小姐想让我告白》夸张的表现

  做好真人漫改,照搬原著漫画进行移植式改编还不够,还要对漫画中的世界观、剧情合理化处理。《棋魂》真人版就完成了多个层面的合理跨越,让来自日本漫画的故事引起了中国观众的共鸣。

500

  首先是移植到精髓。在上文中提到的人物、剧情还原基础之上,真人版《棋魂》抓住了原著的热爱与青春的主题,将日本热血少年漫题材对接到了中国的青春影视类型,让原著粉丝和新的观众都可以产生熟悉感;其次《棋魂》做了合理改编,把日本的社会背景本土化,通过背景中的电视节目、同学们手中的玩具把观众们带入场景之中。

500

500

  △剧中出现的四驱车

  所以,《棋魂》是中国漫改的成功范例吗?也不尽然,内容过硬、技术创新、资本联合哪一点都离不开。追根究底,是影视制作组对原著漫画的尊重,在改编制作上用了心,而不是追逐风口,让漫改成为工厂的流水作业。

结语

  中国漫改产业正处于摸着石头过河的起步阶段,改编什么漫画?怎样做好改编?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在这个阶段,不被IP改编风口裹挟,无论是影视制作者还是漫画作者,做出好内容仍旧是第一要义。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