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能源基本计划”方案出台 专家质疑或令日本经济“滑下陡坡”

来源:机工情报  2021-7-28

日本经济产业省于7月21日公布新的“能源基本计划”原始方案,新目标是到2030年,将日本可再生能源发电占发电总量的目标从目前的22%~24%大幅提升至36%~38%。日本经济产业省希望该方案能够在10月之前的内阁会议上获得通过。日本致力于成为全球应对气候变暖的“主力军”,但针对新的目标,日本诸多专家提出质疑。

背景欧洲公布一揽子立法提以实现欧洲绿色协议》 “黄马甲运动”或将重燃

7 月 14 日,为实现2030年欧洲整体温室气体排放量比1990年减少55%的目标,即《欧洲绿色协议》,欧盟委员会正式发布了实现该目标的基本方针、新法案和欧盟指令修正案等一揽子立法提案。这引发了产业界和一些欧盟成员国政府的担忧,即这些措施导致的能源价格上涨将对欧洲产业和欧洲 5000 万贫困人口产生重大影响。2018 年秋季,法国爆发一场名为“黄马甲运动”的大型抗议活动,缘由是法国马克龙政府上调燃油税与碳税。有人担心,欧盟(EU)进一步采取措施实现其 2030 年温室气体减排目标,或令“黄马甲运动”重燃,而法国政府无疑是最担心的。

日本公布可再生能源发电新目标  专家质疑能源价格上涨或日本经济下滑

就在欧盟发布其一揽子立法提案的几天之后,7月21日,日本经济产业省正式公布了修订后的“能源基本计划”原始方案,将2030年可再生能源发电在日本总发电量中所占比重从2015年“能源基本计划”中的22%~24%大幅上调至36%~38%。有日本分析人士指出,由政府“诱导”的可再生能源发电比例目标,尽管在提高能源自给率以及减少二氧化碳排放方面有积极作用,但能源价格上涨将对经济产生重大影响,日本经济或因此“滑下陡坡”。

质疑一:日本可再生能源发电的增加继续增加民众的负担

日本非政府机构“国际经济环境研究所”所长山本隆三是对日本政府该目标提出质疑的代表人物之一。山本隆三指出,尽管日本不太可能出现类似于法国的“黄马甲运动”,但可再生能源发电的增加的确给民众带来了愈发沉重的负担。

自2012年日本政府实施“可再生能源固定价格收购制度”(FIT)以来,与可再生能源相关的税费几乎每年都在增加。在该政策刚刚实施的时候,日本政府曾表示“每个家庭税费的负担大约是每月一杯咖啡”,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日本每个家庭每年的税费负担已超过1万日元,已经是“每个月几杯咖啡”了。但日本政府未对此作出充分的解释。而企业所承担的税费,即该政策通过对行业产生影响,进而对民众收入的影响则远远大于对家庭的影响。据估算,日本制造业员工每年每人承担的税费超过10万日元。

在FIT政策出台后,日本以太阳能发电设备为主的可再生能源设备装机量大幅增加。2019财年,日本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占比为18.1%,其中水力发电占比7.8%。而发电量大幅增长的是光伏发电,比FIT政策出台前增长了14倍以上,不包括水电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增长了3.8倍(图1)。FIT政策支持可再生能源设备的使用,包括太阳能发电设备,而这也令民众的税费负担显著增加。

500

 

FIT政策于 2012 年正式实施,日本可再生能源发电的购买额约为 2500 亿日元,税费合计约1300 亿日元,即0.22 日元/千瓦时、每个家庭负担为每月 57 日元。但由于可再生能源设备使用量的增加,人均承担的税费也有所增加。到2021年,日本可再生能源发电的购买额达到约38400亿日元,税费合计约2.7万亿日元,达到3.36日元/千瓦时,每个家庭负担大幅增至每月870日元,每年超过1万日元。图2显示了日本可再生能源相关税费的变化情况。

500

 

按照日本经济产业省制定的目标,到2030年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将翻一番,但由于大型水电的发展空间不大,因此必须将水电以外的能源发电量增加3倍,即主要是风电和太阳能。根据方案,到2030 年日本可再生能源发电的目标分别是:太阳能发电量增至目前的近两倍,即1244亿千瓦时;风力发电量要达到目前的5倍以上,包括302亿千瓦时的陆上风电和107亿千瓦时的海上风电。由于可再生能源发电总量的目标是3126亿千瓦时,因此必须另外增加约 200亿~400亿千瓦时的可再生能源发电,最终才能实现其占日本发电总量36%~38%的目标(图 3)。

500

 

质疑二: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的增加将加大企业负担,对日本制造业产生重大影响

根据估算,日本制造业每年承担的电费高达4万亿日元。由于日本东北部大地震导致核电站关闭,燃料购买成本增加,电价上涨,令制造业企业负担不断加重。尽管从 2014 年下半年开始燃料价格回落令电力价格有所下滑,但目前又开始呈现上涨态势。主要原因是可再生能源相关税费的不断增加。日本工业电费中约20%是税费。表3显示了自日本东北部大地震以来制造业每年负担的年薪、电费和每个员工税费金额的变化情况。

500

 

不仅制造业受到电费和所征税费的影响,据估计,超市、百货公司、大型零售商等公用事业每名员工每年所承担的“光热费”也在数十万至100万日元之间。其中,税费达到约10万日元。如果可再生能源(不包括水电)的发电量到2030 年增加两倍,电费会增至多少可想而知。

此外,如果实施通过对二氧化碳排放征税以抑制火力发电厂发电量的碳价制度,电价将进一步上涨。例如,如果日本出台与欧盟碳排放市场二氧化碳价格相同水平的每吨7000日元的碳价,将导致日本煤炭、液化天然气和燃油发电的成本分别增加6.6日元、4.2日元和5.2日元,从而给家庭和产业界带来巨大影响。

质疑三:日本长期以来依赖进口太阳能电池和风电设备,可再生能源发电增加并不会推动日本相关产业的发展

另一方面,实现相关产业发展的愿望也不现实。山本隆三指出,日本80%以上的太阳能电池板依赖进口,主要进口自中国。同时,由于进口设备具有较强的成本竞争力,日本企业也很难在风电领域实现设备的“自给自足”。因此,大幅增加可再生能源发电并不能够促进日本相关产业的发展。

为了应对全球气候变暖,如果日本政府出台这一代价高昂的“计划”,可能导致日本经济“滑下陡坡”。山本隆三建议,日本应该考虑能够带来产业振兴和创造就业的应对全球气候变暖的新政策。例如,美、英、中、俄等国正竞相在小型核反应堆(SMR)领域实现商业化,在该领域与美国企业合作、实现在日本本土制造就是候选措施之一。而制定不创造就业、增加产业和家庭负担的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目标,无法令日本成为应对全球气候变暖的“主力军”。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