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承认这回真把她拍好了

作者 | 柳飘飘

本文由公众号「柳飘飘了吗」(ID:DSliupiaopiao)原创。

上周,有个女孩在生日当天,没了。

她被公司辞退,又收到催款的短信,成为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死后,亲人们看似按部就班地生活。

却在他人的一句问候里,悲伤绝了堤。

500

没了的女孩叫胡晶晶(金靖 饰)。

任素汐饰演的纪南嘉,是她的表姐。

这一幕来自《我在他乡挺好的》(下简称《他乡》)。

以悲怆进入,开场戏就是震撼人心的告别。

够大胆,也是挑战。

作为麦特首次担任出品兼承制的剧,上周开播,就拿下豆瓣开分8.4。

芒果季风剧场选择它,眼光准了。

500

虽没什么流量加持,但它已成为暑期档里表现最抢眼的国剧。

无他,看评论区的高频词——

真实、共情。

便知它为何打动人心——

在石头森林里打拼的我们,在这些角色身上看到了自己。

500

普通社畜的一天,是从早起挤地铁开始的。

比如《他乡》里周雨彤饰演的乔夕辰。

因为不想再受奇葩同租室友的气,她决心租个单间自己住。

但挑来看去,在可选范围内的最优选,只能是离公司超远的一套房。

公司在望京(北京),新家坐15号线可以直达,似乎也不太麻烦。

甚至在她想象中,用一个多小时的通勤时间,可以在地铁上追剧看书,过上充实生活。

500

然而,有过早高峰通勤经历的,都知道这理想有多丰满。

现实,却又是多么骨感。

住得远的第一道坎,是要与睡魔斗争,在6点半的闹铃里挣扎着起身。

500

然后,就是直面地铁口排成长龙的队伍。

好不容易上了地铁后,只能化身铁皮罐头里的沙丁鱼。

随着启动与刹车的人潮晃动,手机压根掏不出包。

500

费时费力的通勤,耗的不光是体力,还有无形中透支出去的社交壁垒。

剧里有个细节,同事加班结束,喊乔夕辰一起去吃宵夜。

她拒绝了。

理由不是还要工作,而是——要赶末班地铁。

路远,拼车都嫌贵,更别提打车上下班。

500

仅仅是通勤这一浮光掠影的小点,看得飘就感触得拍桌。

《他乡》中25岁上下的乔夕辰,是绝大多数都市小白领的缩影。

工作上兢兢业业,日常妆容大方得体。

难得不加班的周末,比起蹦迪户外游,更愿意在家呆着。

啥也不用想,瘫在床上“躺尸”就很惬意。

500

成年人的办公室社交,也是“君子之交淡如水”。

偶尔能凑在一起聊聊八卦、拼个外卖单,就已经算是办公室密友了。

而真要遇到什么困难,第一时间想到的,还得找自小长大、知根知底的闺蜜。

职场的残酷与现实,就在于它不是个人情社会。

拼不了爹的,只能拼能力、拼态度。

而且,往往听上去名头越响亮的公司,内部竞争越激烈,越是让人不敢泄气。

比起剧中临产还挺着大肚子上班的总监,令飘印象最深刻的,是这么一幕画面。

同事苏晴借口外卖点多了,不能浪费,叫乔夕辰一起来吃午饭。

她第一反应是放下筷子,问苏晴是不是有事儿。

苏晴吞吞吐吐开口后,乔夕辰的表情不是惊讶。

而是,一副老娘果然猜中了的,了然与淡漠。

500

苏晴说动她的理由,也不是出于可怜她面临被辞退的处境。

只是,听到她动了真情,说快三十岁再也回不去老家的时候,想到了自己。

一时感同身受,才答应带苏晴一起做项目。

但职场人间的同情,也有坚固的底线。

苏晴当着总监面急着邀功,她不直接戳穿,冷眼旁观。

等到苏晴回答不出问题,才慢悠悠补充,眼里透着的全是不屑与冷笑。

500

当苏晴因诬陷她被辞退后,眼泪也罢愤怒也罢,都不能换取乔夕辰的谅解。

因为成年人,要懂得为自己的选择买单。

也因为成年人,如果一味心软退让,那下次被踩在脚下牺牲的,可能就是自己。

乔夕辰这个角色,不见其他国产职场剧里,小白花般楚楚可怜的善良与天真。

也不卖弄风风火火的大飒蜜人设,靠聊天喝酒就能平步青云月入好几万。

她的业绩,是牺牲个人时间加班加出来的,是精进与熟悉业务能力想出来的,也是拉货做实地调研跑出来的。

500

乔夕辰抽屉里备齐了胃药、止疼片、板蓝根和泡腾片

对此,有观众调侃“编剧一定上过班”。

周雨彤自己也透露,剧中不少故事情节是主创结合演员经历探讨后的结果。

真正可信可感的成人童话,不依托于朋友或爱人的金手指。

而是知道职场不相信眼泪,不会为弱者的错误买单。

使劲往前跑。

管好自己,就是对别人最大的善意。

500

不悬浮,接了地气,有了人味。

首先,它就赢了八成的国产职场剧。

500

剧里和乔夕辰等20+女青年形成对照的,是任素汐饰演的纪南嘉。

35岁的她,事业小有成就。

租着有保安的高级公寓,用的化妆品折旧费也要五千元。

吃穿住行都和乔夕辰不在一条水平线上,何以能成为好友?

当然不是出于所谓“眼缘”等命运的玄学。

而是因为乔夕辰的闺蜜是她的表妹,二人都来自同一个东北小城。

在异乡漂泊,地缘上的熟谙感与熟人关系网的亲密感,更容易打破财富、年龄等壁垒。

还因为,纪南嘉也是苦过来的人。

500

乔夕辰等小姑娘看她,仿佛能望见有希望的前路。

她在与乔夕辰等人的共处中,则能重拾失去的光阴,收获不掺杂利益关系的友谊。

相比乔夕辰这条主线,特别出演的任素汐戏份不算重。

可在有限的发挥空间里,任素汐用饱满的表演状态,丰富了故事文本,让人充分感受到高层女性工作的不易。

更犀利剖析出,大龄独立女性的情感状态。

在身体自由上,当代都市女性或许已经掌握了部分自主权。

她们不会死守老一套的两性观,把贞操视为女人最重要的资本。

单身的,主动出击,在酒吧里寻觅顺眼的对象。

或者,借着微醺的醉意,疯狂地潇洒一回。

500

然而,一旦进入传统的价值观,她们依然摆脱不了被审视的目光。

《他乡》里任素汐出场的第一幕戏,就伴随着家人的催婚。

办公室内,她一面忙着处理公司的业务,一面还要应付母亲的追问。

因为快四张了,她妈就直言她“磕碜”,没有优势可言。

500

别以为这只是老一辈的一家之言,在婚恋市场上,纪南嘉接连遭遇降维打击。

缴会员费时,由于女会员的资费随着年龄增长而增长,她首先就花了一大笔钱。

从红娘给她介绍的男人上,更可直接看出对她作为待嫁女的“估价”。

她相亲的对象都是什么些人呢?

普却信的司机,爱评判人的中年男人,忙着推销想吃软饭的小年轻,以及,大男子主义严重的大肚男。

500

奋斗快36年的纪南嘉,相亲的短短二十几分钟,就把她打回解放前。

她引以为傲的那些优点,居然统统贬值为弱点。

成熟,意味着年龄大,没有二十几岁的小姑娘吸引人。

有车赚钱多,会让大多数男人觉得没面子,心里不舒坦。

甚至,30岁以上没结过婚,接受度还比不过离异的女性。

因为,她们起码被正常的婚姻验证过。

500

相亲,本就是把一切肉眼可见的东西,摆到台面上一一衡量的杠杆。

性别、年龄、长相、户口、学历、工作、薪水……

在双方还未接触前,它们就已标好了价码。

而几千年锁于传统男性社会枷锁中,人们早习惯根据性别分门别类,区别对待。

未婚的大龄男性,是“钻石王老五”,是最适合结婚的理想对象之一。

反之,这类女性则被归类为“剩女”,处于婚恋食物链的底端。

“剩女”如纪南嘉。

前,经历过被分手的渣男。

后,感受过现实的捶打。

她能否在废墟上重建对爱情的信心与希望,飘太想看到一个好结局了。

500

500

发现没?

从市场专员乔夕辰,到话务员许言、旅游公司普通职员胡晶晶。

《他乡》的女性群像,更多集中在如你我一般的职场社畜身上。

即便如纪南嘉这样的公司中高层领导,也不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富二代。

她名字后面冠的“总”,是自己拼出来的冠冕。

与之相反,近几年来热播的女子群像剧,目光更多投注在了中产群体身上。

人均大房、好车配名牌。

刚毕业的,动动手指头、耍耍嘴皮子,随便一两个基操,就能斩获大客户青睐。

或者,干脆结交不差钱的上司/闺蜜,谈场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恋爱,就能麻雀变凤凰,实现阶层跨越。

真正的普通人,在国产影视剧里逐渐被边缘化,成为反衬主角光环的黯淡背景板。

进而,站在慕强面的创作者们,开始审穷,把她们设定成非奸即恶,爱占小便宜耍心机的惯犯。

一切仿佛正应了《寄生虫》里的那句话:钱能把所有褶皱烫平。

500

诚然,飘承认财富能给人带来很多物质上的满足与舒适感,但精神上富不富足、人格上健不健全,并不先天地和出身划等号。

《他乡》里也有虽没什么钱,却爱慕虚荣的女孩子——许言(孙千 饰)。

若在别的国产剧里,她大概率会被扣上“捞金女”的高帽。

然后,折腾得所有人鸡飞狗跳,被网友骂得狗血淋头。

而《他乡》里的许言,虽然也矫情,喜欢和同事攀比,逼着并不富裕的男朋友买东买西。

创作者却舍得画上几笔,描摹她如此这般的原因。

年轻漂亮,受男友宠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则是她所处的公司大环境, 把本来压根不认识名牌的她,催化成了“看包看脸”的人。

500

人是所有社会关系的总和。

置身“以美貌论英雄”的环境下,她很难不被消费主义裹挟。

同时,剧里也点出了她自主自发的反思与挣扎。

比如男友沈子畅买名牌包求复合,却被同事认定是假货。

由此,她认识到有些东西强求不来。

决定一个人身份地位的,不是身外之物,而是自身的价值。

500

从细节出发,用事件推动人物的成长与变化。

这,正是《他乡》能成为黑马的原因之一。

职场打拼的社畜,固然有种种艰辛的一面。

但一味卖惨,只不过是在贩卖焦虑。

异乡青年都市生活的真实绘卷,有苦有痛,亦有乐有甜。

在他乡打拼,不仅有身边姐妹团结互助的陪伴。

500

有远方亲人的挂念。

500

乔夕辰深夜加班,妈妈给她打车费

有上司的关怀。

500

乔夕辰好友离世,简总让她休几天假

有同事的提携。

500

甚至,往往打动我们,让我们把他乡当做第二个故乡的,是陌生人淡淡的暖意。

从身份证上,警察知悉了胡晶晶生日,一句“生日快乐”在她生命最后时分留下温暖;

医院里小女孩送给独自吊点滴的纪南嘉一颗糖,问候了一声你疼吗;

搬家的师傅顺手修好坏了的行李箱,没收多余的钱;

对门邻居发现新住户家里进了小偷,及时报警,说有事需要帮忙就找他……

怀抱希望奋斗着,被点点滴滴的阳光浸润着,这才是在他乡打拼的我们的样子。

女子职场打拼群像的影视剧,并未丧失市场。

《他乡》给出了拍好它的答案。

作为迄今芒果季风剧场赞誉度最高的作品,它不特意回避生活里的问题。

但直面并不等于缴械投降。

成年人的崩溃只在一瞬。

可崩溃后披盔戴甲、重上战场的坚强,才是生活永恒的姿态。

更是每一个异乡追梦人,能坚持迄今的关键所在。

芒果季风剧场的初心,是“破旧立新与全面升级”。

从聚焦盗猎题材的《猎狼者》,到以女测谎师为主角的《谎言真探》,再到现实主义质感颇强的《他乡》,让飘看到了它的用心。

500

而《他乡》扎根于当代本土故事的议题,也让飘看到了它幕后团队麦特文化的真诚——

《我不是药神》《狗十三》《送我上青云》《四个春天》……

这些飘曾推荐给你们的好片,背后都有它的名字。

影视剧是造梦的机器。

它脱胎于现实,但,也还现实里压力重重的人以快乐和鼓励。

就像今敏说过的:“就算现在不明白自己活着的意义,只要活下去就会生出意义和目的来。”

这也是生活的面貌和真相,荆棘与芳香同在。

在粹沥中,他乡,也在某种意义上,成为“吾乡”。

因为此心安处,永远在“我”有认真地去生活,去爱,去应对问题,去感受细节。

然后真诚地说上一句:

我在他乡,真的挺好的。

本文由公众号「柳飘飘了吗」(ID:DSliupiaopiao)原创,点击阅读往期精彩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