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百个剧组同期开工、横漂演员注册超10万,“横店热”背后的娱乐业真相

文 | 牛角尖

一场因“新型冠状病毒”带给人们的伤害和线下娱乐业的重创,观众还历历在目。在当时,据多家媒体报道,全国有超5000家中小型影视公司注销、电影院正式关闭超3月,横店影视城则从门庭若市迹象转变为门可罗雀……线下娱乐业曾遭遇严重暴击。

如今,伴随着我国疫情全面得到控制,娱乐业的复苏迹象,也从横店吹起。央视财经网报道,今年1-6月,横店影视基地接待剧组达210个,同比去年增长93.48%。与此同时,横店演员也在呈几何式增长。目前,其演员注册累计量已突破10万,超8000人长期在横店生活的迹象,也侧面印证了这场横店“复工潮”。

500

需要特别一提的是,7月20日是电影院正式复工一周年,因“疫情”导致全年影视行业发展滞销的文娱市场,也在这一天迎来狂欢。猫眼数据显示,截止当天,中国电影票房数量累计破270亿,同比上涨45%。

横店“开机潮”、影院复工一周年,这场看似全民狂欢的“复工”背后,实则也潜藏着诸多忧虑。起码,从今年上半年乃至于行至如今的暑期档来看,文娱市场想要恢复至以往“欣欣向荣”的一面,还需静待时日。

不过,换个维度来看,当“重灾”后的影视行业,因“潮水”退却、资本弊端外露而进入平缓的发展状态,也不失为一个新的发展契机。娱乐行业,希望与危机同在。

横店影视的全面“盘活”

毫无疑问,当下的横店影视城,无疑是热闹非凡。可究竟有多热度?或许,四个维度,可以验证这场属于横店影视城的“全面狂欢”。

首先,摆在明面上的必然是,于横店同期开工的超100个剧组。相关消息显示,目前开机剧组中,古装戏占据71%,其余题材为年代戏。与此同时,肖战、杨超越、龚俊等流量演员领衔主演的古装IP剧,占据大部分数额,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横店目前人满为患的局面。

一位7月初刚刚前往横店,目前正在为自家项目《心是莲花开》做前期筹备工作的影视从业者小果告诉娱乐独角兽,目前的横店影视城,“粉丝应援”现象激增。前不久,她还经历了一场“龚俊粉丝后援会的流量洗礼”,现场服务那叫一个周到。

除此之外,目前驻扎在横店的演员中,还有肖战、杨超越、胡一天、丁禹兮、鞠婧祎、李一桐、袁冰妍、秦俊杰、吴宣仪等十余位具有一定市场号召力的流量演员,他们的到来也加剧了横店“复工”的进度。一位长期关注肖战动向的资深粉表示,肖战目前已在横店驻扎三月有余,他的新作品《玉骨遥》也逐渐进入收尾阶段。

500

如果说流量演员的到来,是加速横店复工的一个显著特征;那么,因同期开工剧组过多而导致的拍摄场景、道具靠“抢”,则进一步验证了这场“横店狂欢”。

“这次我们的服装、场景,都是特别有要求,再加上它又是一个很多人看过的知名IP改编,我们自己对它的要求也会比较高。”《重紫》艺术总监吉阳告诉记者,据他透露,当前的横店拍摄现场,场景、道具都需要工作人员提前预定,当天前往基本不可能有戏可拍。

一位负责横店道具管理的工作人员告诉娱小兽,这段时间横店的影视道具库出货量达到上千件,每天前来拉货的剧组多达十余个。道具十分之抢手。“因为都是拍古装的多,所以剧组对现场道具的需求量较往常更大。”“道具小哥”涂老师如是说道。

500

“打卡热”或许就是横店当前的另一个奇观。据了解,目前横店影视城内因剧组暴涨而导致的人数激增,让官方也于这段时间推出多个主题活动。

比如,主打“游客体验”的横店影视嬉水潮玩节、胡夏横店音乐会、影视动漫大巡游、横店明星见面会等,都是近期横店城内的热门。目前,横店文娱活动中,#奥特曼 横店蹦迪#、#夏日造浪计划#等主题活动,微博阅读量已逼近2000万……粉丝们前去“打卡”的同时,也不忘社交平台公开分享。

500

一位微博ID名为追星的沙冰如是分享,“第一次去横店,图一是拍《说英雄谁是英雄》的地方,白愁飞快点来。”类似的还有,“明清宫苑、清明上河图、秦王宫,古装影视剧中的‘热门景点’打卡完毕”、“去了《步步惊心》《延禧宫略》等大热剧的拍摄现场”等。

横店普通群演的薪资增长,或许可以从另一个维度代表横店迎来开机热。小果告诉记者,目前横店影视城中群演大致分为普通群演、特邀群演、特行群演这几大类,最普通的群演,一天薪资在150/天(8小时工作制),后面两类群演,则根据自己的知名度和戏量获得薪水报酬。在横店漂泊了四年,目前已经混成特邀群演的大冰,他的日薪是在700-1000/天,而同为特邀演员的小爱,片酬则达到1500。

500

流量演员齐聚一堂、场景道具“难求”、横店打卡经济上线,以及横漂演员薪酬上涨,都在一定程度上佐证着横店这场“开机热”。财报显示,今年Q1季度横店影视净利润已经超过2019年同期,“影视业”逐步复苏的举动,也在一步步清扫着去年“疫情”留下的阴霾。

只是,当潮水逐渐退却、市场大盘并未取向利好的一面时,横店“开工热”,或许只是市场趋向良性发展的一个缩影。

市场大盘的全面“遇冷”

当下的文娱业,或许并不如因横店开机热所带来的这般美好。一个显著趋势是,作为文娱业三大板块的影剧综,正面临着不同程度的市场冷清。

从电影行业说起,截至目前为止,中国电影票房总量已进入破300亿大关,同比去年同期增长47%,同比前年下降53%。这意味着,当前的电影市场虽在“疫情”逐渐控制住的今年有所修复,却与2018年、乃至于更早之前的中国电影市场无法相比。

500

一个最鲜明的特征是,目前已行至近半的暑期档,有且仅有一部票房破十亿之作,即《中国医生》,而往年这个时候,电影市场基本已诞生两至三部10亿+票房之作,“市场骤冷”正在成这届暑期档上半场贴合关键词。有媒体甚至已经分析起暑期档电影市场全军覆没的缘由,即在献礼季抢占主旋律之际,无头部大片接盘、00后观众缺失等主观因素,才是导致暑期档“上半场”遇冷的重点。

而将范围进一步扩大至今年上半年,乃至于整个文娱业,不难发现,观众回归理性、主旋律基调加持,基本可以解释目前影剧综三方全面遇冷的现状。

不过,与电影、综艺市场(截至目前)约等于“全军覆没”不同,剧集市场在今年Q1季度还算表现得体,《赘婿》《赘婿》《斗罗大陆》等个别“小爆款”的加持,也让其Q1业绩与“疫情”之前的影视剧市场,基本打成平手。可从Q2季度伊始,剧集市场的持续“低气压”,也让观众开始产生质疑:这届暑期档真的开始了吗?

500

暑期档娱乐业业绩为何会如此之差?除去上文中提到的献礼季、观众回归理性等客观因素不谈外,每个行业所遭遇的细节问题,才是决定其成败的关键。好比今年上半程的电影市场,档期扎堆、非档期“无(大)片可播”的现象,(注:今年五一上了12部新片,端午节3天15部),也成为整个市场整体表现不佳的重要原因。

至于,剧集、综艺市场,客观来看,也的确各有各的问题。好比剧集市场,在Q1季度强势发力后,Q2季度逐渐批量上线献礼题材,在卫视剧、网络剧双重遇冷的当下,市场热度走低。而综艺,老综艺的频频乏力和选秀、音综的市场风潮逐渐消散,大盘一度跌至“无节目可看。”

市场正在面临全面冷清。这里,需要特别强调的一点是,今年文娱业整个市场风向趋弊,也一定程度上叠加了观众对其行业的耐心。吴亦凡事件还在继续发酵、下一个被“挖”的艺人黑料,又会是谁?

500

目前,一个稍显利好的消息是,今年市场中行业融资热情相对高涨。天眼查、企查查数据显示,2021年1-3月电影院相关企业注册量为2100多家,比2020年同期同比增长73.2%,较2019年同期增长37.0%。

另一个维度是,今年截止至五月底,我国影视相关企业的注册量新增15.7万家,而2016年-2020年,我国影视相关企业注册量分别为8.1万、10万、12.4万、13.7万、11.6万。这意味着,今年前五个月,我国影视相关企业的注册量远超历年全年数据。

行业的融资与创业热情,与当前的横店“开机热”,形成正向对比。而换个角度思考,这可以看成是一次行业去浮躁、回归理性后的“重拾信心”。横店,复苏号角已吹响,下一个吹响号角的,或许就是正在“复苏”路上的整个文娱业。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