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步步紧逼

  随着2021年9月11日美军撤离阿富汗的最后期限逐渐临近,7月2日美国的军事与情报官员连夜悄悄离开了巴格拉姆基地,只留下满地狼藉的装备,以及当年成功推翻塔利班政权后,建设基地时埋在地下的世贸大厦碎片。

  来时昂头挺胸,在时轰轰隆隆

  溜时趁着夜色不吭不响

  (图:壹图网&france24.com)▼

500

500

  最感到惊惧的恐怕还是阿富汗安全部队的普通成员们,这意味着他们将要失去美军的保护,将势单力孤地面对步步紧逼的塔利班。虽然在公开场合,美方公开表达过依旧会支持阿富汗政府,保护安全部队。但是,有关阿富汗的新闻,无不证明了一个被刻意忽略掉的现实:失去美军保护的阿富汗政府,几乎注定无法抵御塔利班。

  阿富汗正在滑向一个属于塔利班的未来?

  无法被征服的山民

  阿富汗作为亚洲的十字路口,夹在几大文明之间,时常陷入被外国征服的境地。但是,阿富汗复杂的地形、强悍的居民,又使得外来者往往只能扶持代理人,维持在大城市的间接统治。广大山区是属于各路军阀的世界。这些军阀们基于当地部落而形成,往往桀骜不驯,对外来者呈现出敌视态度,最终总能将入侵者拖垮。

  大名鼎鼎的“帝国坟场”▼

500

  多山、贫困,且民族、部落构成复杂

  敢为谁有自信能把他们都驯服?▼

500

  所以阿富汗给世人留下了难以被征服的印象。如日中天的英国、苏联和美国出于各种理由前后试图干涉这里。却一次次无功而返,为阿富汗留下权力真空、更破碎的组织程度与更尖锐的社会矛盾。

  近两百年的时间里,各大国打的出兵幌子虽不同

  但都是在给这个曾富饶安居的国家叠加伤害

  (图:shutterstock)▼

500

  如今,阿富汗的历史再次陷入了这种令人疲惫的循环,其合法政府在近20年的统治实践中,成功提高了女性的地位,推动女童入学,修复被长期动乱破坏的基础设施,让社会风气逐渐世俗化,经济也有所发展。

  能够安心的走在街上想必是平民最大的期许

  (图:shutterstock)▼

500

  然而,宪法、选举、议会,这些名词对于阿富汗的广大民众来说太过于陌生,它们是否能为阿富汗人民带来长久幸福也是一个未知数。但是,阿富汗现政府是外国军队帮助下组建起来的,确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西方军人与阿富汗人存在巨大的文化差异,容易出现文化上的歧视,甚至在军事行动中误伤平民,加重部分阿富汗人对外来者的不信任。

  从腐败的卡尔扎伊到现在的加尼

  日益加深的政治危机促使政府向美国靠拢

  而依靠美国又坐实了这些道义上的指控

  (图:wiki)▼

500

  塔利班也抓住这一点,在宣传中将阿富汗政府塑造为欧美扶持的走狗,破坏伊斯兰文化纯洁性的第五纵队。对此,阿富汗政府百口莫辩。当装备精良的美军与阿富汗安全部队,利用明显源自西方的无人机、炸弹、悍马车开展针对塔利班的军事行动,反而佐证了塔利班宣传中的说法。

  在“坚定支持”项目下

  美军向阿富汗军方提供了大量的培训和支持

  (图:wiki)▼

500

  大众对塔利班没有保护平民的期许,然而浓眉大眼的政府军误伤平民就容易成为被攻击的污点。这种不对等也使得政府在舆论战中处处被动。

  这又导致政府控制的安全部队都没有什么使命感,往往士气低落,与装备更差的塔利班交火时常不占优势。反观塔利班,则在盘踞的地区与当地势力结成了错综复杂的关系网,很多成员本就源自当地家族,导致安全部队打击塔利班的同时,容易冒犯到当地势力。

  历史告诉我们,武器装备只是胜利的原因之一

  士兵的士气和百姓的认可才是胜利的关键

  (图:shutterstock)▼

500

  在这种无法迅速取得决定性胜利的拉锯战中,阿富汗政府陷入了越是打击塔利班,在广大塔利班盘踞的地区合法性就越不足的怪圈。就这样,问题又被蒙上了一层文明和宗教冲突的影子。

  既保护不了被强迫种罂粟的平民

  也挽回不了自愿制毒贩毒的穷人

  产生的巨大利润再去滋养壮大塔利班

  (图:Sgt Pete Thibodeau/Wiki)▼

500

  如今,当美国及其盟友的部队撤离阿富汗,既不源自阿富汗传统,也不是自发形成的阿富汗现政府,相当于被一朝抽空了存续的基础。在美国的扶植与调停下,尚且内讧不断的阿富汗政府,如今能否经受住挑战,实在让人捏把汗。

  相比于往届力挺阿富汗政府的美国总统

  现任总统拜登就显得十分“冷漠”了

  脱离泥潭或成为其在位的主要政绩

  (2015年  图: John Boehner/ Flickr)▼

500


  阿富汗被中断的传统

  与很多人的想象不同,塔利班的生活方式与价值观,其实同样并不源自阿富汗传统。

  塔利班的价值观源自圣战者,而现代圣战者是冷战与宗教激进主义回潮的背景下,多重外部势力干预形成的怪胎。

  最初试图保家卫国的伊斯兰战士

  早已在宗教和政治的阴影下失去了方向

  (图:RV1864/ Flickr)▼

500

  现代圣战者原本是一群受苏联入侵阿富汗影响,流离失所的难民,寄居在邻国巴基斯坦的难民营中。他们受美国等与苏联敌对国家的物质支持,被派到巴基斯坦情报部门资助的宗教学校中培训。冷战末期,他们深受阿拉伯世界回潮的宗教激进主义的影响,相关人士也试图资助、影响他们。

  为了消耗苏联的国力,使其早日从阿富汗知难而退

  美国主动给圣战者当金主爸爸,却难抵反噬

  (图:Wiki)▼

500

  在这样的生活境遇中,现代圣战者逐渐走向极端化。当他们走上战场,抗击的是号称当时世界头号陆军的苏联陆军,这需要强大的精神感召才能坚持抵抗下去。而战争无疑又将筛选出其中最为“坚定”、“顽强”的人。

  毒刺在手,胜利我有

  (图:Wiki)▼

500

  不难看出,圣战者们恰恰是受到种种外国势力或主动,或被动的影响,才形成了如今我们所熟知的保守世界观。最终在抵御外辱、军阀混战、经济崩溃、民众渴望纯洁的乌托邦拯救自己的养蛊环境中,披着宗教学者外衣的塔利班才有机会迅速崛起,整合各派圣战者。

  在苏阿战争中,基地组织创立了

  在苏阿战争后,塔利班崛起了

  (图:wiki)▼

500

  塔利班崛起背景,恰恰是阿富汗真正的传统被打断的背景。

  阿富汗真正的传统,确实属于伊斯兰文明,但是远没有塔利班这般偏激。大致可以分为相对进步的城市人口,和相对保守的广大农村地区。在英国人离开后,苏联人来之前的半个多世纪时间里,阿富汗的统治者们也在推动阿富汗缓步进步。这段时间里阿富汗颁布了宪法,妇女逐渐脱掉了罩袍,女孩获取了上学的机会。

  最初的阿富汗王国

  在阿曼努拉·汗的领导下积极于国家现代化

  (图:wiki)▼

500

  然而,随着经济发展,社会近代化,人与人之间的经济水平和世界观逐渐出现分化,城市的进步势力与乡村的保守势力变得越来越难以互相理解,前者决定了阿富汗的前进方向,而后者才是阿富汗的大多数。到苏联入侵前,阿富汗内部已经呈现出动荡的趋势,另一方面其他国家对阿富汗的影响过于直接、猛烈,引起了阿富汗人的反抗。在随之而来的前后数十年大动荡之中,阿富汗原生的文明早已崩溃。

  苏联撤军后,阿富汗迅速陷入无序

  各派和苏联支持的纳吉布拉政权开始了混乱的内战

  (图:wiki)▼

500

  在敌对国家的合力针对之下,苏联未能在阿富汗站稳脚跟。所以阿富汗又未能像中亚其他加盟国那样,实现苏联主导下的世俗化。在美国入侵阿富汗之前,塔利班确实成为了唯一有能力整合阿富汗的力量。

  控制了四分之三国土的塔利班

  给阿富汗带来了短暂且畸形的“安稳”

  (1996年,喀布尔街头)

  (图:壹图网)▼

500


  美国走后的群雄逐鹿

  当美军撤离阿富汗的大局已定,塔利班再次回到苏军撤离后的状态。

  卷土重来的塔利班非常注重塑造自己温和化的形象,这表现为反对多偶制,打击伊斯兰国残余势力,极力与极端组织的形象划清界限。外界几乎要被他们的公关攻势说服,借坡下驴地承认塔利班掌握阿富汗政权的合法性。美国也随即与塔利班签订协议加速撤出。

  塔利班发言人在一直在社交媒体强调政策方向

  但当其再次掌控阿富汗后,才能知晓真正的执政方针

  (图:@suhailshaheen1 / twitter)▼

500

  然而在阿富汗生活的老百姓却未必这么看,传统艺人们对此尤其表示怀疑,后者认为塔利班重新掌权之后,阿富汗的种种传统民间习俗会受到威胁。这样的担忧并非没来由。因为在上一次掌权的岁月里,塔利班以影响青年人对宗教的虔诚为由,禁止了数十项活动,包括演奏传统乐器、放风筝、化妆、吸水烟,连音乐的形式都仅限于人声,而且只能用来赞美神。

  其统治期间的种种残暴行径还历历在目

  (图:shutterstock)▼

500

  能实行温和的现代化统治是阿富汗人和国际社会共同的期望

  (图:Sean Gleeson/twitter)▼

500

  随着美军在阿富汗滞留的军事力量越来越少,塔利班果然变得越来越强硬,开始对阿富汗安全部队发起疯狂进攻,到七月中旬已经控制了85%的领土,尤其要命的是,占领了从阿富汗-伊朗边境到阿富汗-中国边境之间的边境重镇,让政府的获取外部援助的难度越来越大,甚至代替政府收起了关税。

  从拜登宣布撤军的前一天到美军撤离之后

  塔利班已经从零散分布到大势在握了

  若没有外部力量进行干预,结果明了

  (参考:longwarjournal.org)▼

500

500

  当政府明显开始风雨飘摇,并不认同塔利班价值观的各派军阀开始行动起来,召集部落武装,准备保卫家园。其中又以在上一次塔利班掌权期间坚持抵抗的,有塔吉克族背景的北方联盟成员为多。甚至出现了70岁老军阀重新出山,号召所在地全体男人拿起武器抵抗塔利班的场景。这些尚未联合的小军阀未必能够抵御塔利班,但是与塔利班交战多年的经验让他们明白,不在战场上让塔利班受阻,后者就不会重回谈判桌。

  塔利班能走到今天,群众基础也是很可观的

  (图:twitter)▼

500

  塔利班加紧扩张的同时,也试图拓展自己的社交圈,如今已经与俄罗斯、伊朗积极接触。并向中国释放出比较友好的信号,承诺不会在自己的领土上庇护针对中国的暴恐势力。如何应对一个由塔利班控制的阿富汗,确实是周边国家需要慎重考虑的问题。

  即使是以伊斯兰教法治国的伊朗

  现阶段也无法安心和塔利班握手

  (图:tasnimnews.com)▼

500

  冉冉升起的地区大国同样对阿富汗充满兴趣,这就是作为北约成员国的土耳其。该国计划在欧美军队撤离阿富汗的过程中,接管作为阿富汗对外门户的喀布尔哈米德卡尔扎伊国际机场。

  我的实力很强大,请你们忍一下(bushi

  (图:TRTWorldNow/ twitter)▼

500

  如果事成,土耳其即可以缓和与北约的矛盾,又可以将自己的势力渗透近中亚腹地,而近年来做起泛突厥春秋大梦的土耳其政府一直致力于加强与中亚国家的关系,可以说是赢麻了。

  如果成为继英苏美之后又一深度干预阿富汗的国家

  土耳其的大国计划至少在这里“实现”了一些

  (图:voanews)▼

500

  参考文献:

  1.https://www.aljazeera.com/news/2021/7/9/will-turkey-take-over-security-at-afghanistans-main-airport

  2.https://www.aljazeera.com/news/2021/7/8/taliban-afghanistan-pastimes-culture-threat

  3.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1/jul/09/taliban-sweep-through-herat-province-as-afghan-advance-continues

  4.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1/jul/09/taliban-take-key-iran-afghanistan-border-crossing-joe-biden

  5.https://www.reuters.com/world/asia-pacific/us-vacates-main-airbase-afghanistan-officials-2021-07-02/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