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血音乐人征战舞台,《草莓星球来的人》让夏天躁起来

  作者|谢明宏

  编辑|李春晖

  没有音乐的夏天是不完整的。

  如果说聚集老牌乐队,唤醒的是人们对华语乐坛的温情回忆。那么瞄准新生代的《草莓星球来的人》指向的显然是陌生新颖的无限可能。

  “三春要得道,三春要上天。”衣湿乐队的《三春》唱毕,进入半放空状态。利事乐队的《流浪天涯》响起前奏,差不多是微醺。诚如利事主唱啸天所言,我们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来,所以不如趁着好歌放松身心。

500

  白纸扇乐队的《东莞》,让张亚东老师听出了聚聚散散的落寞。这些年的音乐制作生涯,他看到音乐人们的来来去去,怎能不睹歌思人?好在还有羽果乐队主唱谢晖与张亚东的“落花时节又逢君”。十五年前的一面之缘,终于又在《草莓星球来的人》续上了,果然天意曼妙。

  虽然是“草莓星球”,他们的歌却赢得了大家的情感共鸣。《草莓星球来的人》是优酷、摩登天空、大麦、沐光时代联合推出的首档户外音乐竞演真人秀,由MC池子,张亚东、GAI、萧敬腾担任安可团成员,24组新血音乐人将通过竞演形式,抢夺户外公演舞台机会。

500

  硬糖君昨晚8点,在优酷一口气把第一期上下两集3个小时看下来,倒真有户外音乐节内味儿了(关键家里比户外凉快!)。#你不爱我我就爱别人太魔性了# #衣湿乐队四川话唱三春太燃了#引发网民疯狂安利~!

  新血音乐才是乐坛未来

  小众真的香,即便你的口味再刁钻冷门,也能在节目里找到挚爱。夏至梦乐队的Dream Pop风格,利事乐队的硬核朋克,高嘉丰的Hyper pop punk,白纸扇的合成器摇滚,和平饭店融合了Synth Pop、lndie Pop和New Wave,多元差异化的风格带来焕然一新的音乐体验。

500

  夏天就是要整点乐队,鼓点一出不躁都不行。夏至梦乐队的《一座小山》让GAI听出了薄荷糖的味道,能够让人在下班路上放着听,本身就已经是了不得的成功;提香乐队的《重生后的自我》被张亚东夸赞“写歌方式没有很复杂,只不过呈现方式非常好,完全轻松地进入他的音乐里面。”

  池子欣赏热浪乐队《京都怪》的态度:“我就感觉其实你们是心里有特别重要的东西,才能凸显出其他的不重要。”这小逻辑有点绕,可比脱口秀段子难嚼。不过张亚东持相反意见,认为在过于简单的歌词里没有思考空间,但他又补充道:“我说这个的意思不是给你们提意见,因为你就是按照我的意见做了什么,也许还是不红。”怎么办?这意见可把想“火”的热浪给难住了。

500

  玩梗还是雨神最会,音速行星乐队带来《Running in the rain》,他说:“下一次真的让你在雨中奔跑。”张碧晨也能抢池子饭碗对HOO!说道:“听他们唱歌得有个好脖子,跟着晃特别痛。”

  安可团中的张亚东、萧敬腾、GAI、池子和特邀安可团张碧晨,在保持专业性的同时,更多的将自己拉回了普通听众的角度,个性化的点评让观众感受到不拘泥一格的音乐评价体系。这大概就是大家在音乐节草地上的常态吧,欣赏音乐也不忘抖包袱。

500

  多样化的成员构成以及他们有趣的相处方式,让《草莓星球来的人》对音乐人有了更多面的形象挖掘,取得“音乐性”和“综艺感”的节奏协调。坎瞳是被利事乐队“强扭”的瓜(事实证明非常甜),羽果乐队成员经常爆发摩擦,提香则是奇妙的跨国组合。

  多元价值表达,回归音乐初心

  “我经常就是有种幻觉,是在另外一个节目你懂我意思嘛。”能够让GAI如此感叹,说明《草莓星球来的人》呈现的音乐人beef还是有点东西的。不管是自己的音乐理念还是不爽其他乐队表演,直接表达就完事儿了。

  HOO!乐队和热浪乐队的“伪摇滚”之争,恰是节目对于多元价值表达包容性的明证。热浪的主唱纲子表演完,说知道有乐队看不惯他们欢迎挑战。HOO!乐队的沅臻一点就着:“我真忍不住想‘干’他了!”

500

  火药味在纲子上台回应沅臻时达到白热化。沅臻从热浪的歌词、唱法和态度指出热浪的音乐很fake,纲子则回应不用在乎别人是不是摇滚乐。海皮威尔乐队的梁家满打圆场:“年轻人都peace一点。”可年轻不就是不惧战火嘛,大家用音乐摆事实比态度也属于一种交流方式。

  蛙池乐队的金依依表达得很恳切:“我不认同他(纲子)那个提法就是说,好的,我是为了红来了,其实我们是为了一个更大的展示机会来的,这是蛙池来这里的目的。”

500

  当音乐人走到台前对自己的作品予以解构,他们和听众的心理距离也被无限拉近。利事乐队的主唱啸天说看到了《流浪天涯》评论区背后那些真实的、鲜活的、色彩斑斓的生命。他们在用利事的音乐,共鸣他们自己的精力和情绪。

  最初利事的态度是悲喜交织的,悲在这么多年只有一首歌被大家注意,还离不开电影《送你一朵小红花》的加持。但当他们获得乐迷的情感反馈后才恍然大悟,他们的音乐给大家的生活增加了哪怕只有一点点的颜色,都是乐队的荣幸。

  衣湿乐队的小K老师想向年轻人证明,他们还可以从中国本土元素里,汲取更多的养分做音乐。在欧美浪潮席卷多年后,本土音乐人开始复归传统文化,既是寻根也是给年轻人耳朵提供更多元的选择。

  夏至梦乐队的Licyjones解释离开北大后做音乐,是觉得摇滚乐的原则是对自己选择的一种责任。当音乐市场褪去八九十年代的激情,Licyjones的选择无疑是对功利性音乐的反抗。

500

  听歌也是听故事,《草莓星球来的人》中的每个音乐人都是自成篇章的人物小传。在陆炎和阿力普这样的老炮眼里,过往荣光已成烟云。新组了白纸扇乐队的陆炎,不希望被同行理解为一个“不死老贼”。即便小熊饼干乐队唤起现场音乐人的回忆杀,提香乐队的阿力普仍淡淡表示那是“已经过去了的阶段”。

  新的乐队,新的出发。阿力普向观众描述那种奇妙:“你能想象世界上的另一边,有两个跟你一样大的小伙子在听一样的音乐吗?”同样想摆脱身份桎梏的还有蒙面的音速行星,褪去刻板印象或许才能找回对音乐纯粹的热爱。

  音乐人逐梦,先从舞台开始

  老炮重塑自我,成了新血音乐人。原装的新血音乐人,则需要获得大众认可。被池子调侃穿得像红钻QQ秀的音乐人高嘉丰,用一首前卫的《不想和朋友见面》征服了听众。

  其实人声效果器,是不利于歌曲的情感传达的。但在高嘉丰突兀古怪离经叛道的声音里,依旧可以感受到他所在乎的洒脱和不羁。“全世界吃火锅,我在吃西瓜。全世界都出国,我在吃糍粑。全世界情人节,我在吃鲜花。”曾经被妖魔化的颓丧与不合群,也有它可爱的地方。

500

  以高嘉丰为代表的新血音乐人,在小众领域的热度和大众圈层的冷遇,画风是相当割裂的。一边,是社交平台小圈子的疯狂转发和盛赞。另一边,则是台下安可团及部分草莓星人的发懵状态。他是谁,在唱些什么?我是谁,又在听什么?

  当前独立音乐面临的问题是,缺乏更多的资源支持,特别是让他们展示自我的舞台。而《草莓星球来的人》所要达成的目标,就是把优秀的音乐人送到草莓音乐节乃至更大的舞台上去。

  新血音乐人通过竞演的方式,将解锁Youngblood新血舞台,爱舞台,以及草莓主舞台。提香乐队与衣湿乐队的一票之差令人扼腕,强烈呼吁复活第一期止步的乐队。(提醒:看预告真有复活名额!)

500

  一方面,音乐人可以完成小众音乐圈层向大众圈层的突围,进一步提升知名度完成粉丝量的增长,触及更多市场机会,摆脱生存难题。

  另一方面优酷联手摩登天空、大麦、沐光时代,通过《草莓星球来的人》探索了线上线下流量和资源的互补。线上综艺则以大众热度赋能线下演出,线下可发挥现场演出优势拉近用户关系,线上综艺则线下事件线上发酵扩大影响力再次赋能线下演出。

  从2009年草莓星球被发现开始,到2021年夏天《草莓星球来的人》横空出世,音乐综艺一直在探寻与年轻人对话的最佳方式。《草莓星球来的人》用还原Liveshow的方式激发了年轻观众的音乐表达和激情。核心评价成员安可团给出专业建议,真正决定音乐人去留的则是100位草莓星人。

500

  回归Liveshow,就是回归音乐和听众的直接对话。乐队的所有优缺点,都会在现场被放大。蒙眼打鼓的沅臻,不就盲中出错了吗?高嘉丰表演后的那位草莓星人,狂赞旋律编排顺道磕了一波鼓手小哥哥的颜值,是“听歌也看脸”的年轻听众课代表了。

  互联网音乐平台兴起后,独立音乐人的线下表演空间实际被压缩了。如何让他们走到台前被更多的观众认识,成为音乐市场亟待解决的痛点。对于听众,既能够通过节目结识新音乐人,又能够帮助他们走向更大的舞台,推动这样良性循环的音乐生态何乐不为?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