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疫苗”的背后,民进党才是杀人凶手

  文 | 北方朔风

  自从台湾地区接收了这批日本赠送的阿斯利康疫苗以来,已经出现了上百起注射后猝死的报告,而台湾卫生机构的态度则仿佛这些事情并没有发生一样,陈时中更是表示,虽然有死亡,还是利大于弊的,还是建议继续接种。这样的态度,无论是从科学或者是人道主义,无疑都让人不耻。

500

  疫苗作为一种特殊的药品,在安全性上有着与其他药品完全不一样的要求,因为大多数疫苗的使用范围巨大,要覆盖很多人群,同时使用者都是相对健康的人群,这就导致,无论是从科学规律,社会影响还是伦理学的角度出发,我们必须对于疫苗有着最为严格的要求。所以疫苗的研发相对于其他药物,周期更长,实验人数更多,同时即使研制成功之后,对于产品质量的监督也是十分严格的,生产前中后,都需要进行备案。同时,当疫苗出现严重不良反应的时候,也必须最严肃的去对待,即使未必是疫苗本身所导致的副作用,也必须经过反复的调查,在调查期间,有时候会暂停这种疫苗的使用,最起码也得停止这一批次疫苗的使用。

  因为新冠来势汹汹,所以这次批准的疫苗之中,流程都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简化,虽然这是尊重科学也考虑现状的结果,但是这也就意味着,要想用新冠疫苗保障人民的生命安全,在临床使用之中的追踪是十分重要的。而在这个阶段,阿斯利康的疫苗,在多个国家被认为,与一些罕见的,致命不良反应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关联,根据研究和报道,阿斯利康的疫苗,有可能导致致命的血栓及血小板低下症状,对于这种致命的副作用的原因,科学家们依然在研究之中。副作用总体的发生概率,根据不同医疗机构的统计,在百万分之几到百万分之二十之间。

500

  这个副作用如果是放在其他什么药品上面,那几乎可以无视,但是疫苗的安全性要求与其他药物是完全不一样的,百万分之二十的致命副作用概率对于疫苗来说,就到了十分不妙的程度了。毕竟,一种使用数量上亿,甚至可能上十亿的疫苗,这个副作用率意味着成千上万的健康人有可能被杀死。

  对于这样的副作用,大多数国家的卫生机构给出了高度的重视,阿斯利康的疫苗曾经在部分国家被停用,接受调查,一些国家减少了阿斯利康疫苗的适用年龄范围,很多西方国家的医疗机构也提出建议,如果有可能的话,选择其他的疫苗会是更利于健康的选项。即使在新冠疫苗紧缺的大环境之下,这些医疗机构,大体上都还是做到了对于科学的负责。

  然而,台湾卫生机构在这方面并没有展现出来专业的水平,对于猝死的调查,显得十分潦草,只是单纯表示有基础病,和疫苗无关,并没有进行全面详尽的调查,更没有暂时停止疫苗接种,等待事情水落石出之后再考虑接下来的工作,相反,以陈时中为首的台湾卫生官员更是表示这种副作用是正常的,不需要在意,继续接种疫苗就好了。

500

  台湾当局的水军更是还在社交网络上面无端指责,说攻击疫苗安全性的声音都是大陆的。这一系列的操作,实在是看不出来什么科学精神与人道主义的地方。我们能看到的,只是一次又一次熟练的政治操作。

  说到底,这件事情从一开始日方赠送疫苗,就是典型的政治作秀,民众的安全都并不重要。这次疫苗赠送,很大程度来自于民进党“驻日代表”谢长廷与一部分日本政客的撮合,从疫苗赠送前后,谢长廷在社交媒体上面的表演,再到他雨中鞠躬,感谢日本赠送疫苗,再到最近疫苗副作用被曝光之后,谢长廷的反应居然是“影响日本形象”。

  长久以来,台湾当局的媚日态度就一直十分明显,很显然一部分政客打算接种日本的力量,进行“去中国化”,这一点在各个领域都是如此,甚至到了年轻一代台湾人之中,有很多人受到了错误的教育,以台湾被殖民时期为荣的程度。这次的事件也十分真实的表现了这一点,在出现了这样的事故之后,谢长廷想的还是日本形象,似乎台湾人民的生命一点也不重要的样子,这样的态度实在是令人无奈。

500

  而同时,日本也有许多政客,觉得台湾是制衡中国的一张好牌,喜欢在台海问题上面进行各种操作,并且以这种小操作沾沾自喜,从新冠爆发以来,日本政客的不少行为我们就能看出,某些政客对于中国依然存在着莫名其妙的敌意与优越感。只不过,他们大概也是看不上台湾的,毕竟日本虽然采购了一大批阿斯利康的疫苗,但是并没有进行接种,日本的卫生机构对于阿斯利康疫苗的安全性也是有着怀疑的。

  于是,在这种情况下,台湾就成了这批疫苗的回收站了。在这个过程之中,台湾人民的健康,似乎完全不是讨论的要点,我们只能十分遗憾的看到,即使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经结束了几十年,但是当年的阴影,依然覆盖着日本与台湾。

  当然,客观上来说,台湾人现在也没什么选择,在防疫一片稀烂,只能靠“校正回归”掩盖的情况下,只能寄希望于疫苗。问题是现在全球林林总总也批准了十几种疫苗了,台湾当局却因为自己作死,没有其他选择,大陆方面几次表达出了善意去提供疫苗,台湾当局都以各种理由去拒绝,而原先台湾当局保证从其他渠道进口疫苗,都打了水漂。

  很显然,虽然不少西方国家都喜欢利用台湾,但是在这种时候,疫苗并没有他们的份,至于美国之前承诺,美国过来了三个议员,台湾一群领导对美国千恩万谢,但是也就愿意送二百五十万支疫苗,对于现在的局势可以说是杯水车薪,更别说这些疫苗才刚刚到货。

500

  与此同时,刚刚申请紧急使用的台湾高端疫苗(公司名字叫高端),虽然得到一群立委的吹捧,公司高层也信誓旦旦,甚至蔡英文表示会接种这种疫苗。但是到目前为止,公开依然只有二期的数据,台湾民众对于这个疫苗也大多数持有怀疑的态度,同时,这家疫苗公司的母公司,也有着一些不良的前科。参与疫苗审查的专家,也有辞职的,表示因为民进党当局的干涉,疫苗的实验并不能做到中立公正。而岛内也一直再传言,蔡英文实际上接种了辉瑞的疫苗。在这种情况下,这种疫苗的安全性与有效性,都很是被人怀疑。

  在内外交困的情况下,台湾卫生机构实际上并不存在其他的选项,所以为了“日台关系”,为了政客的选票,台湾民众只能接受这一批安全性存疑的疫苗,至于那些死掉的人,大可以说是自然现象,与疫苗无关,实在不行,还可以甩锅给大陆。从这个角度来说,对于这些政客来说,这些疫苗确实如同陈时中所说利大于弊,但是这些利与弊,都只不过是台湾人民付出的代价罢了。毕竟,就连这种“有代价”的疫苗,台湾当局分配的时候,也考虑到了蓝绿营的远近亲疏,相比这个代价,实际上台湾的政客大多数并不是怎么在乎。

  当然了,台湾当局一贯坚持的口径是,目前的种种问题都是老年人的基础疾病导致,和疫苗没有关系,坚决不给美国日本和药厂添麻烦。但是即使相信了这种说法,台湾卫生机构的表现也是拙劣而反智的。确实对于有基础疾病的老人来说,注射疫苗的风险会变大,所以在注射的时候,应该咨询老人的基础情况,这是不管接种什么疫苗都需要走的流程,各国对于老人注射新冠疫苗,也有一系列的额外要求。

  但是台湾卫生系统的表现,是恨不得给所有的高龄老人都打上疫苗,根本不考虑基础情况,至于之后发生了什么,就摊手装作完全与自己无关。这种行为不要说尊重科学,这连推卸责任都做得不及格。使用疫苗的时候,不考虑人民群众的情况,而是单纯的摊派,这种情况下,即使使用了号称更安全的莫纳德疫苗,也并不会真的更安全。

500

  台湾当局这个尴尬的境地,说到底也是民进党当局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这种反智的政治把戏,在台湾已经发生了许多次,只不过每次发生之后,似乎都没有什么改变,因为并没有多少人,会为此付出多少代价,不会有人去追究这些责任到底应该落在谁的身上。在这样的情况下,民众的生死未必比一个数字更重要,所以说,对打了阿斯利康疫苗而死亡的这些受害者来说,民进党才是那个真正的杀人凶手。

  面对新冠疫情,疫苗确实是最适合保护大多数人的武器,但是疫苗的每一个环节,都需要遵守科学的规律,我们很遗憾的看到,疫苗在部分人的手里边,变成了政治工具。新冠疫情虽然得到了部分控制,但是距离完全控制依然还有着很远的距离,如果在疫苗的研发,生产和使用上面,不尊重科学,而是用来进行各种表演的话,那么短时间显然是控制不住新冠的。而很遗憾的是,即使新冠让人类遭受了巨大的损失,世界上依然有很多人不愿意直视某些政治游戏的荒诞。想必,新冠病毒在这种大环境之下,恐怕还得再活跃很长一段时间吧。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