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贵干翻旧富豪

《水浒传》里,也有一个年少多金、生冷不忌、老爸基本不管的国民老公,高衙内。

不道怎么就看上了“豹子头”林冲的老婆林娘子。

500

别看林冲“八十万禁军教头”的名头非常唬人,但充其量是个基层,家里更没什么背景,这样的人娶个老婆,难道能是冰冰和师师那种?

作者施耐庵,干脆连描写林娘子容貌好不好看的语句都没有。

高衙内为何就非要看上林娘子呢?网红名妓玩腻了,就想尝尝“人妻”的滋味。

就这一丝念头,变成了林冲悲剧的来源。后面的什么“误闯白虎堂”、“林教头风雪山神庙”,都是下面的陆虞侯等一干马仔,为了高衙内泡妞,安排的准备环节罢了。

500

高衙内认为这合理合法,他甚至都不知道下面人的具体动作,林冲也认为这“合理合法”,他知道自己无处申冤,也无冤可申。

时代的一粒沙,落到林冲的头上,就是一座山。

当大宋国所有的生产、生活、舆论、财富都掌握在高衙内一干人的手里,当利益集团侵蚀到了个人私生活的生理边界,被中产代表的社会精英林冲,唯一的选择是上梁山。

01

画面一转,我们再看看最近的王思聪和网红孙一宁。

王思聪也知道自己绝不可能把一个网红娶回家,但他就是要泡她。

要说孙一宁有什么出众的才艺、过人的学识的吗?没有,她大学都没有上过。

500

要说她有多么超一流的颜值和气质吗?也没有,在网红堆里也就那么回事。

但撕葱为何就对小孙就念念不忘呢?因为孙一宁性格泼辣,不想被他玩弄,不让他得逞。

这就激发了“国民老公”的挑战欲,什么样的妹子我没见过,嘿,来了个生冷不忌的。

看我不亲自把你搞定。

500

后面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撕葱没有得逞不说,还被小孙骂成是“疯狗”。这种恶性侮辱,撕葱估计也是人生第一次。

但令人大跌眼镜的是,撕葱不但不敢反制真去像扬言的那样去“锤死她”,反而自封个“舔狗”的人设灰溜溜的退场。

各位,如此大的反差背后,你有没琢磨过背后有什么深刻原因?

这位素来直来直往的豪横二代,为何就如此轻易的服软认怂?

王思聪的对手根本就不是孙一宁

02 

对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来说,谋生的手段的就是教授枪棒,但这个饭碗,除了禁军统帅高俅,谁也给不了。

你一个现役军官,难不成跑去做家教?你那杀人放火的手艺,谁敢学,谁又敢收留你?

林冲没有和高衙内闹翻的勇气,他谋生的命脉被人家掐死死的。

500

但孙一宁就不一样了。她干的是网红直播,行情好每天也有一万块钱的收入,王思聪不理解孙一宁为何要对那几百个粉丝那么好,因为这是她赖以生存的基础。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孙一宁的直播收入,是她生怼王思聪的底气。

你能给她的,无非是买包买车送房,而这些,孙一宁通过自己的努力也能获得。

网络直播,不是王家的地盘,她不用看撕葱的脸色。

其次,得益于发达的移动互联,孙一宁可以让自己的“冤情”快速曝光。在公序良俗和网络的压力下,没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传媒舆论,更不是王家能插手的领域。

500

试想一下,如果没有抖音和直播,孙一宁的老爸在思聪家的工地上干活,她自己只是一个万达广场的售货员,她会如何面对少东家的压力?

试想一下,如果没有微信微博和各种移动媒体,孙一宁哪有机会说清来龙去脉,去反杀身价超他几百几千万倍的富二代?

所以这件事,不仅是孙一宁赢了王思聪。

更加是张一鸣赢了王健林

是抖音、微信、微博等移动互联巨头,轻松碾压了地产开发商

在预设的战场,科技新贵们把传统大佬打的溃不成军。

新贵们利用科技的力量,在不断打破旧富豪对资源、舆论、生活方式的各种垄断,不停的在扩充普通人的生活边界和话语权,激发着个体的潜力和能量,让每个人都是生活的主角、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导演。

在开放、平等、包容的新科技革命精神之下,撕葱家传统的房地产业务,显得迟钝臃肿、因循守旧,从商业模式到人性光辉,完全赶不上时代的趟。

就如张爱玲说,外面像是一袭华美的袍子,里面却爬满了蚤子。

回过头来看,“什么清华北大不如胆子大”简直是对公序良俗的侮辱,再看老王和马老师的打赌,又像是一次不自量力的自取其辱。

500

03 

从来只有新人笑,有谁见过旧人哭。

就在撕葱在朋友圈说自己好气之际,潘石屹以236亿港元的价格,清仓式的卖掉了自己在soho中国的几乎全部股权,彻底的退出了房地产界。

其实当年,老王和小潘,也都是新贵,在大家都在火柴盒一样造房子的时候,一二三代的万达广场和大师作品的银河soho,让众人备受震撼。

500

然而,以资源、资本和关系起家的旧富豪们,在功成名就之后,总是下意识的要去圈占更多的各种资源,追求支配式的垄断,根本不会考虑自己能否消化得下,更不会在意是否侵占了别人的私人空间。

有300个万达广场的老王,希望自己能再拥有300个,有19个网红女友的撕葱,不介意自己再多19个。

如同我们在《请给夫妻店留条生路》里所说,大佬们的生意做到最后,都无一例外的变成了无边界的圈占和封闭的收租,让那些本来羡慕和崇拜他的年轻人们,只能被迫的躺平。

后来的又一代新贵马老师,也在上面载了跟头。

因为这和时代的潮流背道而驰,需知每一个躺赢者的背后,都是无数躺平者交过了血税。

政府的重要一项职能,就是限制食利阶层的扩张,控制他们对食力阶层的侵袭。

500

唐太宗称之为“抑制豪强”,孙中山把它叫“节制资本”。

于是我们看到,那些以土地、金融、平台起家的旧富豪们,正在加速的退出历史的舞台,而依靠知识、专利、技术起家科技新贵们,正在受到各界的一致热捧。

旧富豪和新贵,一个靠外力的资源和依附,一个靠内生的智慧和才艺,一个为了收租天下,一个为了改变世界,一个以年轻人为压榨目标,一个以年轻人为合作对象。

并不是说搞传统实业就一定是旧人,做互联网就一定新兴,年纪大就一定老朽,年纪轻就一定锐意,衡量你是不是新贵的,就看你功成名就后,那个当年胸怀天下的抱负和创造美好生活的初心,它还在不在。

一旦丢失,就顷刻翻下神坛,从屠龙少年化作恶龙本身。

500

李嘉诚离开内地已经很多年了,他的高仿版小潘如今也抽身而去。

但这并没有什么好遗憾的,香港首富已经变成了宁德时代的曾毓群,一个新能源的新贵。

这样的事情,还只是开始,但赢家早已不言而喻。因为国家永远站在科技新贵的一边。

那么,

在时代潮流中扑腾的你呢?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x72etM89_m07FpAHWPbMww

欢迎关注鉴茶院微信(ID:jcytoday),另有更多好文等您解锁。

每日锐评时事,深读财经。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