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毒果》周六停刊?报纸无人问津,员工纷纷“跳船”!

警方以涉嫌利用新闻为工具,勾结外国势力、危害国家安全,违反《国家安全法》为由,拘捕《x果日报》5名高层,并冻结相关公司与罪行相关的财产,引发公众对传媒变质、政治绑架新闻自由,以及政客混淆专业新闻工作者的关注和省思。(今晨,《x果日报》总编辑等5人被捕!)

500

壹传媒高层被落案起诉、资产被依法冻结后,“毒媒”《x果日报》仍未消停。

《x果日报》18日宣称要紧急加印至50万份,还在头版叫嚣“顶住”,扬言说“只要香港市民购买就代表支持”。

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很骨感。据香港“橙新闻”报道,截至18日下午,在全港多个报刊亭或便利店,都能看到一叠叠的《x果日报》无人问津。

500

黎智英助手声称《x果日报》或数天内关闭

值得注意的是,路透社引述壹传媒 创办人黎智英助理Mark Simon指,由于壹传媒被当局根据《港区国安法》冻结资产,《苹果日报》将在几日内被逼关闭。

身处美国的Mark Simon电话表示,壹传媒董事会将于今日开会讨论,如何在无法获得更多资金下继续《苹果日报》业务,决定是否继续营运或停刊。

500

消息指,壹传媒董事会有共识,若周五前无法得保安局许可动用被冻资金支薪,将会在周五(25日)晚上11时59分停运苹果日报及动新闻,并设6月26日为最后见报日。

500

员工纷纷跳槽 翼早走有钱赔

《x果》内部更见人心惶惶。香港文汇报综合多方消息证实,自年初英国放宽持BNO港人入境及逗留限制,以及多次传出《x果》将被依法整顿,已陆续有前线记者、中高层因感到对前路彷徨而相继请辞。

据了解,《x果》4个中层人员早前集体辞职,职位及至副总编辑,以及新闻主管。他们对坊间不同的传闻感到忧虑,更曾讨论倘《x果》资产被冻结,同事可能因此“无粮出”。为此,他们曾邀约高层商讨应对方案,惟不被高层重视,故便希望以辞职“逼宫”,“迫苹果自动执笠,至少赔足畀啲细嘅先。”

500

有《x果》前员工坦言,4人代表了不少员工心声,因大家的确担心一旦资产被冻结而“无粮出”,但在连番追问下高层仍然欠缺应变计划,张剑虹甚至公开声称“绝对冇疏散同事嘅方案”,让员工绝望。据了解,《x果》采访部更成为辞职重灾区,20日已有最少五六人请辞,当中有人坦言“此地不宜久留”,担心《x果》他朝被清盘,员工顿成苦主,相信愈早递信、愈有机会“有得赔”。事实上,壹传媒工会在当日员工大会后亦指,对管理层轻视同事感到担忧,对管理层未有提出具体措施释除员工疑虑感到失望,并“敦促管理层持开放态度聆听同事意见”。除了担心“无粮出”,不少《x果》员工也担忧需要负起法律责任,“担心俾人拉。”

500

劳福局呼吁劳资纠纷找当区劳工处查询

劳工及福利局副局长何启明表示,因违反法例而被冻结资金,与是否须按雇佣条例保障员工,是两方面的问题,不能混为一谈;即使公司资金被冻结,公司负责人也应负责任,保障员工支薪,当公司员工遇到劳资纠纷的话,可找当区劳工处查询,寻求援助。

工联会会长吴秋北昨日接受传媒访问时表示,若受影响员工遇到权益上的困难,可向工联会寻求协助。吴秋北指出,公众很清楚《x果日报》目前的状况是涉嫌触犯香港国安法,但犯法是一回事,公司应善待员工,必须按劳工法例保障员工。

工联会劳工界立法会议员陆颂雄表示,尽管《x果日报》过去屡对爱国爱港团体进行污蔑及抹黑,但工联会不计前嫌,全力为有需要的《x果日报》同工提供服务,呼吁壹传媒集团和《x果日报》员工“不用不好意思”。

法律界人士陈晓峰指出,壹传媒要向《x果》员工发薪,若透过借款、筹款等途径集资发薪,风险很高。据传,壹传媒计划透过其台湾业务在网上众筹资金。对此,陈指出若款项并非用作合法用途,有可能违反国安法或涉嫌欺诈罪 ,处理该款项便可能构成洗黑钱,陈建议特区政府应立法规管众筹。

500

细数多年劣行 如今末路报应

《x果日报》早于1998年炮制“陈健康事件”,掀起假新闻歪风,破坏传媒生态,多年来以虚假、片面的报道误导市民,毒害年轻人,煽动仇恨,祸国害港。

从创刊时追求膻色腥,扭曲新闻话语和社会价值,再到目前“反中乱港”基地和反对派“金主”,公然呼吁外国制裁戕害香港。(在港罪案缠身,在台报纸停刊......肥佬黎接连出事,壹传媒倒掉还远吗?)(没骨气!“乱港”壹传媒获发至少3500万保就业津贴!)

港媒梳理了壹传媒及其旗下《x果日报》近年多宗惟恐天下不乱的劣行,揭露其如何运用媒体的影响力,经年累月撑黑暴,冲击法治,并透过假新闻、色情淫亵的报道,荼毒青少年,遗祸香江。

500

煽动黑暴 美化犯罪

《x果》常年美化犯罪。“港du”分子梁天琦在非法“占旺”案被裁定暴动罪罪成后,《x果》竟随即在头版称梁天琦“勇于承担,不放弃香港”,将“港独”分子“英雄化”;《x果》又在黑暴期间称暴徒为“义士”、“勇武”,并曾在采访由中年人带领年轻人组成的暴徒组织时,称组织年轻人犯法、纵火的人是“心存公义”;《x果》又以“火魔法师”来美化以燃烧弹袭警的纵火狂徒;黑暴占领及摧毁中大校园,《x果》却称之为“中大保卫战”,称暴徒以“血肉之躯”抵挡警方,将暴徒粉饰为悲壮的“英雄”。

500

《x果》亦不断鼓吹纵容暴徒,阻警执法。2019年数千暴徒以“和理塞”之名瘫痪香港国际机场,大肆破坏港铁东涌站和青衣站,令旅客要徒步出入机场,《x果》却以题为《义载“和理塞”演港版邓寇克》的报道,称赞当晚“义载”滞留机场的暴徒的司机,是所谓展现香港人“齐上齐落的精神”;《x果》更在刊登为暴徒提供装备的“国难五金”老板李政熙的专访时,赞扬他向小童“免费赠送”抗争装备,将其描写为“希望学生不用再食催泪烟”的“义勇商户”,蛊惑年轻人做“童兵”,要“为自由而战”。

炮制假闻 散播谣言

在2019年连场黑暴期间,壹传媒及其《x果》不断散播大量失实谣言,包括所谓“831打死人”、“新屋岭强奸”、“爆眼女事件”等,到后来更多次被证实造假,反映该报有计划地灌输市民仇视警察,担当散播不实谣言及黑暴理念的旗手。

500

《x果》曾大肆报道黑暴的“急救少女”在尖沙咀被警方发射的布袋弹“爆眼”,但该名“爆眼女”却一直以司法程序阻挠警方索取其医疗报告,谎言不攻自破。

《x果》又连番炒作“831打死人”的报道,声称“太子站警察打死六名示威者”,更引述“死者亲友”言论证实事件,频繁报道市民在太子站的“祭奠”情况,令错信其报道的民众以为事件涉及多人死亡,并到太子站参与黑暴的非法集结、堵路,造成不少无辜途人严重受伤,警署、港铁站被纵火,交通设施、商铺遭破坏,更有参与违法的年轻人因而锒铛入狱,前途尽毁。不过,有记者逐一追查网传所谓的“死亡名单”,却确认“警察在太子站打死人”纯属虚假,所谓死者“韩宝生”后来更在海外现身澄清,并发起网上众筹。

500

被发现全身赤裸浮尸在油塘海面的15岁少女陈彦霖,则是《x果》另一个曾极力炒作的报道。当时该报“强调”陈彦霖是“被警方逼迫自杀”。尽管警方已经澄清,经初步调查和解剖后,死者无表面伤痕、无被性侵迹象,而学校闭路电视片段显示,死者在自杀前将自己的财物放在校园内,赤脚向海滨公园走去,警方及死者母亲均已表明死因无可疑,公开呼吁大家停手,不要滋扰家人,让死者安息,让家人恢复安宁。但《x果》竟不断消费死者,更将此事嫁祸陈彦霖就读的香港知专设计学院,令校舍被暴徒严重破坏,知专院长王丽莲被围堵落泪,涉嫌制造黑色恐怖、污蔑警方。

渲染色情 哗众取宠

壹传媒及其《x果日报》利字当头,除了不断挑战香港法治、散播不实谣言外,亦滥用新闻自由,以色情、血腥来刺激销量,哗众取宠,毫无传媒专业及道德底线。

对于所有已提堂的案件,作为传媒不会作具体内容报道,否则或会令陪审员、证人、法官造成先入为主的印象,影响司法公正,令被告人可以申请永久搁置聆讯,更有机会被控藐视法庭。不过,《x果》曾在“大角咀唐楼肢解父母案”的报道,导致案情广泛流传,造成“舆论公审”,严重干扰司法公正。《x果》当时被控藐视法庭,最终被判罪成,时任总编辑被判罚款。

500

《x果》又曾买下歌手许志安与女艺人黄心颖在的士的亲密举动偷拍录像,并大肆炒作“安心事件”提升销量,但事件明显与公众利益无关,变相鼓吹在的士车厢内偷拍并曝光他人私生活的行为,严重侵犯当事人私隐,涉嫌触犯《私隐条例》,做法极不道德。

事实上,《x果》多年来多次被淫亵物品审裁处裁定违反《淫亵及不雅物品管制条例》,如2006年在题为《Sexercise性爱运动治百病》的报道中,刊登一对男女的赤裸拥吻照片,却只以极不显眼的马赛克效果遮盖女方乳头,就此被淫审处狠斥其以报道掩饰刊登色情照片。

500


双击图片放大观看

500

500

500

识港网:也论《x果日报垮掉》

评论员:熊猫哥哥

“《x果日报》离倒闭不远了”,这是笔者在壹传媒高层再次被捕后的第一反应。尽管《x果日报》因应事件反应激烈,翌日便刊出50万份报纸,在其炮制的“致读者的信」中,苹果编辑们动情的表示,将“紧守岗位为迎接黎明奋战”,似乎有对抗到底之意,揽炒派不断在网路上挂着“市民排队抢购苹果”的图片,好不热闹。但是,这一切的表象仿佛将死之人的回光返照,苹果的覆亡不可避免,国安执法不过是压垮它的“最后一根稻草”罢了。

500

香港的传媒市场相当发达,想要在这样一个竞争激烈的市场立足,并不容易。《明报》在创刊之初,如果没有金庸先生“左手武侠右手社论”式地苦心经营,恐怕难以为继。《信报》则甫一创刊便遭遇经济危机,险些破产,林行止一度想卖掉报社。传媒并非暴利行业,经营者没有良好的市场口碑,是难以持续下来的。《x果日报》自1995年创刊起,便开数个行业先河,一下子便抓住舆论市场的脉搏,成为全港销量领先的报纸。那时,黎智英还不是“乱港祸首”,而被称为“商界枭雄”,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商业手法,令业界啧啧称奇。然而,如果仅限于此,黎智英恐怕也不会锒铛入狱。

黎智英曾凭借《壹周刊》炒作明星桃色新闻一举成名,不仅开香港“狗仔队”先河,更引起官司无数。他并不以为意,在《x果日报》创刊后,继续这一路线,依靠大量的观感刺激,迅速占领市场。在网路世代兴起前夜,壹传媒一度赚的盆满钵满。但是,进入新世纪后,随着互联网的兴起,传统媒体便开始走下坡路,作为行业翘楚的《x果日报》当然也不例外,尽管它触网很早,方式也多,但拗不过传统媒体衰败的大势,业绩一年不如一年。2006年,壹传媒股价一度达到4块以上,而今则已跌至2毛钱,成为名副其实的仙股,经营之惨澹可见一斑。抓捕事件后,持有壹传媒股份兼投资者权益关注组召集人的陈仲翔表示,壹传媒目前无论在人事上及财务上,都已陷入困境,相信《x果日报》很难再营运下去。

事实上,传统媒体的衰败之势,并非只体现在苹果一家,香港所有的传媒业都面临这个问题,但为何苹果作为曾经的行业龙头衰败的如此之快?其根源在于经营方式的泛政治化,彻底脱离了新闻业最基本也是最颠扑不破的真理——报导事实、理性中立。在修例风波中,太子站死人谣言、爆眼女闹剧,处处有苹果煽惑的身影。“黑暴”分子游街,往往都手持苹果头版,作为集结暗号。自“非法占中”以来,苹果极尽煽惑之能事,香港社会的大动乱,苹果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此,苹果已经沦为一个“反中乱港”的宣传机器,脱离了传媒的本质,在舆论市场自然会丧失大量的受众。

500

相信很多泛民人士会讲,苹果如果不是因为港府的打压,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跳出香港看问题,恐怕事实更清晰。早在2003年,苹果就打入台湾市场。也正是那一年,在民阵掀起的“七一”大游行中,苹果大出风头。泛政治化炒作,也成为苹果在台湾市场安身立命的方式之一。然而,到了2012年,就传出黎智英欲卖掉壹传媒台湾业务的消息,但没有成行。直至今年,台湾《x果日报》于5月14日在其网站宣布,因营运上亏损持续,报纸版停刊,表示将集中资源发展《x果新闻网》。其后,又爆出裁员潮。台湾苹果面临如此惨况,难不成是因为蔡英文政府的打压?真相不言自明。

时代抛弃你时,连一声再见也不会说。喊口号人人都会,搞经营却是一门艺术活。在行业大势不佳的情况下,传媒业搞噱头、拉情怀的事情,本可以宽容。但黎智英们在这条路上却越走越远,甚至不惜勾连外国、背叛国家。这么多年来,一众揽炒派闹腾得越来越欢,但股价是真实的,资本在用脚投票,泛政治化炒作最终令苹果彻底地被市场抛弃,自然也要被人民所抛弃。讽刺的是,正当一众乱港分子叫嚣着“撑苹果”“坚持到底”的时候,壹传媒行政总裁张剑虹、《x果日报》总编辑罗伟光二人在庭审时为求保释,不惜提出辞任壹传媒集团所有职务等条件。一边疯狂地叫“撑住”,一边忙不迭地“割席”,这些人实在是可耻、可悲、可笑。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