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疫苗合作,中国正在做什么?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海国图智研究院”

  本文作者:

  陈若佳

  摘要

  2021年6月1日,WHO将中国科兴疫苗列入紧急使用名单,以便于科兴疫苗加入COVAX计划,促进全球疫苗公平分配。这一决定使中国疫苗在世界抗疫中的重要角色再次受到关注。本文从研发、生产、出口和捐赠及进口四个环节关注中国与世界的疫苗合作态势,进一步指出目前合作中的问题,展望疫苗合作的未来。

500

  自新冠疫情开始,中国就在疫苗领域积极开展国际合作,推动信息共享。2020年1月12日,中国向WHO分享新冠病毒基因序列信息,为其他国家开展疫苗研究奠定了基础。此后,中国与世界多国在研发,生产,贸易领域开展疫苗合作,不仅推动了国内疫苗的研发,还利用中国疫苗推动世界抗疫事业。据悉,在非洲,17个国家选择了中国疫苗而只有三个国家能够使用美国产疫苗;在阿联酋,有2/3的人接种的是国药疫苗,1/3的人接种的是辉瑞等其他疫苗;在阿布扎比的疫苗分发中心,有超过50%的疫苗是由中国制造。

  为了探究疫苗领域的合作是如何影响中国与世界的抗疫局势的,本文从疫苗的研发、生产两个阶段和商贸进出口两个方面共四个环节入手,分别归纳总结各种疫苗合作成果和计划,分析其对中国和世界的影响。

  疫苗研发合作

  研发合作能有效集合多国的科研力量与条件,加速疫苗的研发。中方同10多个国家开展了疫苗研发合作,主要的实现形式为通过国际组织开展合作和与他国共同组织Ⅲ期临床试验。

  致力于全球疫苗合作的国际组织有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其由比尔与梅琳达·盖茨基金会、惠康信托基金会和挪威等发达国家支持建设,致力于加速针对新出现的传染病的疫苗开发,并在公共、私营、慈善和民间社会组织之间的建立创新性全球伙伴关系。中国积极与CEPI开展合作,在2020年4月于上海建立CEPI办公室,支持国际科技交流合作,尤其在应对新冠疫情方面。2020年7月,CEPI为中国公司的疫苗试验提供了660万美元的资金。同年12月,科技部与CEPI签署合作谅解备忘录,建立联合科学委员会,就疫苗开发问题开展学术讨论。

  中国也主导建立相关合作机构。2021年5月28日,在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支持下,金砖国家疫苗研发中心在京成立。此前,科兴中维已与巴西伙伴布坦坦研究所围绕新型冠状病毒疫苗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合作,共同开发了疫苗Coronavac,并将积极推进与其他金砖国家的疫苗合作。

  另一种建立疫苗国际合作的方法是在他国开展疫苗实验。由于境内的感染数量有限,在境外开展Ⅲ期实验成为药企的常见做法。例如,科兴在巴西、阿联酋,智利等国开展Ⅲ期疫苗研究实验;深圳康泰生物同马来西亚永大集团正式签署了疫苗Ⅲ期临床试验协议,并在哥伦比亚、巴基斯坦、菲律宾、智利等多国开展Ⅲ期临床试验。这种合作模式是互惠共赢。通常情况下,接受国可以提升本地区疫苗接种率并获得更廉价的疫苗价格。积极接受Ⅲ期疫苗研究实验成为了阿联酋、智利等国在接种率上全球领先的重要原因。

  由巴西布坦坦研究所提出、由中国科兴与布坦坦研究所合作研究被巴西政府批准的科兴克尔来福疫苗能否有效降低新冠疫苗的传播率的“S计划”便是其中的优秀代表。该计划选用内陆小城塞拉纳作为第一个试点城市,为该市符合条件的成年人全面接种科兴克尔来福疫苗,所有疫苗由科兴公司免费提供。当疫苗接种计划结束时,覆盖27150居民,相当于塞拉纳市成年人人数的97.9%,与实验开始初的数据相比,当地新增有症状新冠病例数下降80%,住院人数下降86%,新增死亡病例数下降95%。这不仅有效保护了试点地区人民的生命健康,也为全面接种疫苗能够有效控制疫情的观点提供了有效的科学证据。2021年6月1日,克尔来福疫苗正式加入WHO的紧急使用清单,其研究成功将惠及更多国家。

  在疫苗的技术共享和推动全球疫苗公平供给方面,中方也保持着积极的态度。例如,对于南非和印度提交的暂时豁免新冠肺炎疫苗产权的提案,2021年5月17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中方对此诉求完全理解并持支持态度,并表示已经同埃及、阿联酋等10多个发展中国家开展技术转让和合作生产,继续为疫苗在发展中国家的公平可及作出中国贡献。

  疫苗生产合作

  在生产合作方面典型的跨国生产合作形式为跨境建厂,即中国制造商先进行初级步骤,然后将疫苗移交给海外合作工厂,在中方专家的指导下进行无菌灌装和包装,这不仅能为中国公司减少生产成本,更有助于提高建厂国家的疫苗可及性。

  不同的疫苗厂商都选择了境外建厂。例如,中国国药疫苗与阿联酋开展了深入合作,建立起中东第一家新冠疫苗制造厂,生产国药的一种变体疫苗Hayat-Vax,计划一年至少生产2亿剂疫苗。科兴在5月18日首次向埃及发货疫苗原材料,以支持埃及的本土科兴疫苗的生产,计划在7月出产首批2百万剂疫苗。这使得埃及成为非洲首个具有疫苗生产能力的国家。印尼国有制药企业Bio Farma也已与中国科兴达成联合生产协议,在印尼本国生产科兴疫苗,生产计划为1.22亿剂疫除此之外,科兴也在马来西亚和巴西等国开设疫苗生产工厂。康希诺与墨西哥和巴基斯坦建立合作,即将建立专属的疫苗生产线并为当地工作人员提供线上培训和技术指导。这些疫苗不会出口,将专供当地需求。

  境外建厂是生物科技公司扩大势力,占领市场的一种方式。一方面,境外建厂能够保证当地的疫苗大规模使用,推动当地就业与经济复苏,为公司节省疫苗运输开销,节省国内包装和罐装产能,并推动全球疫苗的公平供给。而另一方面,境外建厂也面临风险。首先,对许多发展中国家来说,在较短的时间内建立完整的疫苗生产链是不现实的,其生产能力、满足市场需求的能力可能不足。其次,境外工厂的产品质量更难保证,中国的主流灭活疫苗,需要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和高标准的质量控制。质量问题的出现则会严重损害中国疫苗的形象。最后,境外生产还面临着法律或商业纠纷等风险,这会影响疫苗原料的供应和生产进度,故开发方和生产方应提前协商,保持生产协作的顺利进行。

500

  印尼使用中国生产的科兴疫苗

  疫苗出口与捐赠

  “走出去”是中国疫苗合作的重要一环,通过捐赠和出售的形式,中国疫苗为缓解全球疫苗供应紧张作出了巨大贡献。截至6月4日,我国已累计捐赠、出售新冠疫苗3.5亿剂。截至5月17日,中方通过直接合作和国际组织两种渠道,已向80多个国家和3个国际组织提供疫苗援助,向50多个国家出口疫苗。

  在直接合作方面,在东南亚地区,2020年11月,中方与马来西亚签订《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马来西亚政府关于疫苗开发和可及性的合作协定》,推动了中国疫苗企业与马方的合作。根据合作协定,中国科兴公司和康希诺公司将分别向马方提供1400万剂和350万剂疫苗,深圳康泰公司将同马方企业开展为期5年、每年不少于1000万剂疫苗的采购合作。国药集团为印度尼西亚作出1500万剂疫苗供应承诺,为印尼的“互助疫苗接种计划”提供了支持,此计划吸引了超过2.27万家印尼企业加入,以保障其员工的疫苗接种。此外,为应对国内第二轮疫情,柬埔寨已向中国增加订购800万剂疫苗,包括400万剂科兴疫苗和400万剂国药疫苗。此外,中国疫苗还出口至北非、中东、南美等地区的国家,和包括塞尔维亚、乌克兰、匈牙利在内的中欧国家,有效帮助他国减缓疫情恶化程度。

  在通过国际组织合作的方面,中国响应世卫组织的倡议,计划向COVAX(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提供约一千万剂疫苗,支持全球疫苗公平分配。随着印度疫情加剧,COVAX计划的主要供应疫苗辉瑞出现巨大缺口,这使得中国疫苗的供应格外重要。国药与科兴疫苗先后被WHO加入紧急使用清单,以确保其能够通过COVAX分配至疫苗紧缺的欠发达地区。

500

  中国援助疫苗运抵塞拉利昂

  疫苗进口

  与国产疫苗“走出去”相对应,境外疫苗的“走进来”也开始崭露头角。据环球时报4月4日消息,BioNTech与美国辉瑞公司合作研发的mRNA疫苗BNT162b2有望在7月份在中国获得上市审批,成为中国大陆地区的第一款进口疫苗,按计划,复星医药将与BioNTech展开合作,为大陆供应至少一亿剂疫苗,为此复星医药已向BioNTech支付了约1.499亿美元。比起国产疫苗的出口,境外疫苗在中国引进的速度较慢且数量、品牌有限,这可能跟中国的疫苗市场相对饱和与中国严格的疫苗监督体系有关。

  总结

  总体而言,在疫情防控期间,中方与全球开展了全方位的深入疫苗合作,从疫苗的研发到生产分配均有积极参与,为世界抗疫贡献了积极力量。从合作对象来看,与中方建立深度疫苗合作的主要为发展中国家如马来西亚和巴西等,与发达国家的合作主要通过包括CEPI、WHO在内的国际组织来实现。

  如今,稳定的质量和供给能力为中国疫苗赢得了越来越多的信誉,这源于中国日益强大的生物科技制造实力,也依赖于中国境内优秀的疫情控制能力。与此同时,也有西方学者指出,中国疫苗研发仍然缺乏公开的论文和学术支持,希望未来能进一步实现数据透明化。在未来,中国疫苗的国际合作仍需要多方力量的帮助,协调贸易政策,保证疫苗安全,最终实现疫苗国际合作的健康发展。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