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舔狗”之举惊倒三地,蔡英文应注意保持自己的台湾地区领导人尊严

事件是由拜登养的一条狗引起,具体过程详见下图:

500

如果只是一位普通的“动物爱好者”,在朋友的狗去世之后无论当面表示安慰,还是社交媒体上互动表示感到“难过”都没问题,而且还是很暖心、有情商的行为。

尤其蔡英文,既养有猫,又养有狗,确实是一位动物爱好者,而且其执政风格又充满台湾人说的“文青作风”。

但问题在于,拜登和蔡英文都不是普通的动物爱好者,他(她)们一个是美国总统,一个是台湾地区的民选领导人,两个人也不是什么朋友关系,拜登从来都没有认过蔡英文这个朋友。

那么这样以来,蔡英文的这番互动就把自己和自己所代表的台湾人民放到了一个不当有的位置上,它等于是在自证美台主仆关系的同时,暴露了台湾必须处处努力巴结美国才能获得些许安全的心理窘态,也暴露了民进党政府试图在美国羽翼保护下继续寻求台湾独立的用心。

更重要的是,在蔡英文和拜登互动之时,台湾正深陷疫情危机,在此之前,疫情已造成上万人感染,数百人不幸死难,而且日本为台湾捐赠的阿斯利康疫苗(ZA疫苗)又在注射后造成60多人死亡,比整个欧洲死亡的都多。

台湾最近以来可以说是人心惶惶,有能力的都在忙着“逃离台湾”,有的跑到美国、有的跑到大陆,有的跑到香港,就为注射一剂安全的疫苗。

而大部分民众,则或因工作需要,或迫于生计,或迫于经济等原因,只能在台湾坐困愁城,每日听着救护车呼啸,在家祈祷病毒或死神不要降临。

这是真正的大灾难,人民的灾难!任何一个真正以人民福祉为依归的政府或政治人物,看到这些场景,都会会自责、会内疚,我们普通人都会有恻隐之心。

更不用说造成灾难的原因,在很大程度上,还是因为政府当局防控无能,同时又搞不到(或因为经济利益与意识形态考虑不愿接受)安全有效的疫苗所致。

可是,面对这些同胞死难,蔡英文及其政府主要官员并没有公开表示过忏悔或者向死难者说过“sorry”。他们当然也会非常焦虑,会承受压力,但问题是,他们到底在焦虑什么?他们为解决问题做了哪些有效的工作?

而另一方面,远在万里之外的拜登,他养的一条狗老死了,在推特上发一个消息,一个重要地区的领导人就立刻扑上去满脸戚容说“sorry”,对比这下,这种“狗名贵”观感,谁能不为之叹息?

一般有脑子的人,谁能干出这种事情?

也难怪蔡英文在回应拜登推文后,不管大陆、香港,还是台湾,都有人跟帖嘲讽,说这才是真正的“舔狗”,很多人,不乏两岸三地的知名人物,都对蔡英文这种“重狗而轻人”行为提出严厉质疑,在多维相关报道后也有不少人对此辛辣嘲讽。

尤其不少大陆网友,更是拿蔡英文此举,和最近网舔某网红失败的王思聪相比,说这才是真正的“跪舔”,而且比王思聪“舔”多了。身为一个重要地区的民选领导人,因为有求于美国,就枉顾尊严,把自己降格到这个地步,真是令人醉了。

台湾不是美国殖民地,但是在美国的精神控制下,有些人已经被美国精神殖民了,包括蔡英文和她领导的民进党政府。难道不是吗?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