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不组织电视台去拍摄记录美国底层破败潦倒的纪录片?

由于最近一年米囯超发货币,当地通胀压力剧增;加之放纵疫情导致的经济萧条与失业大潮,穷人生活苦不堪言。在立党老师重点发功的食品领域,各种食品价格飞涨,麦乐鸡涨了一倍!现在米囯穷人经常光顾的熟食产品已经涨的跟中国大城市差不多了……

米囯人均GDP是中国的六倍,虽然分配不公问题和各种社会问题突出,但是这6倍的差距意味着米囯的下限仍然较高。 米囯作为一个老牌的发达国家,在科技、生产、生活等领域必然有强于人均GDP仅为米囯六分之一的国家的地方。这种刻意比对,得不偿失。

当然,这类纪录片不是不能拍,要看拍给谁看。中国人拍给中国人看没意思,应该拍给外国人看。

500

比如说:

“需求不足”是资本主义的硬伤。进入二十世纪,资本主义缓解自身矛盾、刺激经济增长的自我调节日益发达。鼓励人们不断消费的“消费主义”成为了资本主义文化的推动力,资本家通过营销手段不断的把奢侈品转化为必需品。

西方国家曾经存在注重节俭的传统文化,但是资本家通过发明“中产阶层”等概念,把资产阶级的文化、价值观、态度与期望变为商品的标签,购买商品即成为商品文化所标榜的人,创造出鼓励消费和炫耀消费的价值观念。为了支撑消费主义,资本主义完善了信贷消费体系,同时怂恿人们滥用,鼓励人们“青年的自己向老年的自己借贷”,人的一生更加深深的纳入了资本主义生产过程。

在米囯,有许多这样的例子。虽然米囯的物质极度丰富,炸鸡在立党老师发功之前只要一美元,但是资本家通过种种手段提高了劳动者的生活成本,劳动者的收入并没有随着消费扩大获得相应的增长,“寅吃卯粮”的信贷消费成为了资本加重剥削人民的工具。

还比如说:

在米囯,为了避免小资产阶级酝酿社会变革,统治者对这一阶层采取了“减丁政策”。社会规则让人们维持体面的“中产”身份很困难,但是沦为“福利懒汉”却很容易,社会规则还纵容毒品等犯罪戕害底层人民。2016年美国大选,大批米囯中产青年支持自称有社会主义倾向的改良主义者伯尼·桑德斯,因为他主张公立大学免收学费,直击米囯中产青年的阶级再生产面临困难的焦虑心理。借由新冠肺炎疫情,米囯式“减丁”发展为对社会底层、少数族裔、老年人等弱势群体赤裸裸的屠杀。

又比如说:

米囯的新冠肺炎疫情已经杀死了至少六十万米囯人民,却没有一位“大人物”需要为这惨痛的局面负责,当初几个“抗疫明星”政客也纷纷露出了推诿扯皮的马脚。标榜客观的学术界与自诩独立的媒体人要么三缄其口,要么至多当一回“事后诸葛亮”,就连口罩对防疫的作用都因为“稳定压倒一切”变的扑朔迷离。在西方国家,这样的人伦悲剧并不是孤例。新冠肺炎疫情暴露出一些国家的价值观已然腐朽。学者追求真理的无畏和诚挚,宗教信徒的博爱与虔诚向善,掌握社会公器者的骑士热忱,小市民伤感这些情感的神圣发作,恐怕早在两百年前就淹没在利己主义打算的冰水之中了。

跟米囯人打交道,要敢于打“马列牌”,让米囯人无牌可打。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