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有些键政家,积极论证北京富,是该富,河北穷,那是自己造成的

【本文来自《有一说一,所谓“环首都贫困带”是个伪命题》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语言这个东西是最无力的东西,还是要靠现实和事实说话。据说谎言有三种,谎言,该死的谎言,统计数据。

我母亲的老家是河北刑台南宫,我大姨住院的时候我回去了一次,小时候的记忆是几十年前了。回去一看,大吃一惊。那满面的贫穷扑面而来。

农村还是几十年盖的砖房,很多地面都没有硬化,县城一股子九十年代的画风,满满的历史感,县人民医院的房子有好几十年了,墙面斑驳的厉害。

好在我二表哥利害,他参军提干转业到了成都,把他有能力的弟弟和侄子们都带到成都去了。在成都的表哥和留在南宫务农的表哥,显得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南宫是大平原,可不在山里。离海也不远,也不是没有铁路,至少交通条件比西南强得多了,但是南宫恐怕是国内最穷的几个地区之一了。我表哥一个人务民,一年下来不够自己生活的,还要成都表哥的接济。他也不是懒,他不但种地,农闲还帮人放羊,只不过是老实,一直在家照顾母亲,没有出去打工。本地低保金只有190每月,因为申请的人多,还要轮流享受,比如说今年是你,明年就是另一户。

我浮光掠影的看了一下,不能说有多深的认识,但要说河北的穷和首都没关系,那是不讲良心。

首先,华北平原水资源匮乏,本就支撑不起这么多人口,有水首先要保首都和天津,本地不要说发展工业,农业都受限制。南宫本地的水,烧开后那一股子味道,真是一言难尽。

其次河北这些县都太小,南宫就不该是个县,在大平原上,交通又发达,范围划的太小,造成财政供养人员多,底层自然就被压榨的厉害。这个是历史遗留问题,但是和靠近首都也是有关系的。

最后,离首都近,行政自然会受到干扰,不多说了。

当然了,南水北调之后,对河北的水资源的压力减小了。同时,雄安的开发也许能对河北经济有拉动作用。中央还是在花大力气来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的。

但是网上有些键政家,积极论证北京富,是他该富,河北穷,那是自己造成的。连西海固的穷,福建都有责任。北京对邻居河北就没有责任?

河北承接首都的疏散,那也是应该的。但是不要又搞成税留北京,责任给河北。

拨自己的头发离不开大地。北京座落在华北平原,河北平原太穷的话,北京是不可能真正建设为地上天国的。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