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教育何必要学3年?我在职校学各种课程,到岗发现是个人就能操作

【本文来自《刘玉照:职业教育,学美国还是学德国?》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这几天,又仔细的思考了这个问题,我打算先从美国模式和德国模式作为一个切入点,来综合的谈一谈。这里所说的模式不是职业教育的模式,而是制造业的模式。

用制造一根针来举例子,美国模式是一个完整的制造针的工序分成10个不同部分,不同的工人只掌握其中1步,那么制造这根针就需要至少10个工人,也就是说工人掌握的工序是分解的。

德国模式是如果一个人需要制造一根针,那么他就必须了解其中的每一个步骤,学习每一个过程,然后,一个工人就能独立的完成所有步骤制造出一根针来,也就是说工人掌握的工序是综合的。

工序分解的优点是什么?首先就是学习成本低,只要掌握10步中的一步就可以参加工作了,熟练度高,就可以通过流水线以极地的低学习成本招募大量熟练工人,实现产能的迅速扩张。

那么它有没有缺点呢?有,改进工序十分困难,为什么?因为工人只掌握了10步中的一步,即便某个有想法的工人想要优化某个工序,他也很难了解到这个工序对其他工序有什么影响。

那么工序综合尽管学习成本非常高,不仅要学习所有的工序,还要学习实现这些工序的工程知识,所以学习成本往往高出10倍,甚至更多,但是,一旦掌握了综合工序,就具备了优化,改进,调整,甚至创造不同工序的基本条件——不仅仅制造一根针,这根针甚至可以钉入钢板,缝合建筑——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德国的精密制造会如此厉害。

这里面有一个问题:什么是学习成本?学习成本就是一个人什么经验技能都没有到可以参加工作为工厂制造利润,所要付出的成本。

任何一个工厂出于利益最大化原则或者说市场原则,都希望招的工人进来就能挣钱,都希望卖出更多的货,换句话说如果完全按照市场原则,是不存在任何一个工人掌握的工序是综合的,这也解释了自由化程度更高的美国为什么没有发展出精密制造的原因,而德国的精密制造恰恰是国家干预的结果。

现在,学习成本是一个精确的可以计量的量,那么可以说,工序越分解,学习成本越低,工序越综合,学习成本越高,市场化程度越高,学习成本越低,国家干预(正确的干预)程度越高,学习成本越高。这也部分解释了为什么很多师徒制会出现在国企之中,但是,民企,私企却不多。

现在,回到职业教育这个问题,那么试问,一个成功的职业教育的最低成本是多少?答案是只要覆盖这个人的学习成本就可以了,换句话说只要教出来的学生直接进工厂能为老板带来利润,学校的职业教育就算是成功的。

那为什么有的学生在职业学校不愿意学习呢?其实,很多职业学院的学生都非常清楚自己的未来,不可能进入由国家调控和掌握的精密制造业,只能进入民企和私企,又由于其工序是高度分解的,学习成本其实非常低,基本边干边学1个月就差不多能养活自己了,在学校学习三年的知识可能一辈子都用不上,再说了,精密制造业需要那么多岗位吗?

那就举我自己的例子,我在职业院校学习数学,编程,地形测量的基本原理,方程计算和实地测量,但,当我进入到工作岗位的时候,发现只要是个人就能马上上手操作,熟练1个月基本就能吃饭糊口也就是能为私企老板带来利润了。再后来,我发现只有当我达到要设计和编程图像加密软件的时候,我在职业院校所学才能所用,但,中国没有一个私人公司需要这样的人!

当我们知道了什么是一个成功的职业教育以后,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如何才能建设成功的职业教育呢?一个基本的想法是职业教育要与学习成本相匹配:越是工序综合的岗位,例如精密制造业,越需要国家参与保障学生能够学习到与岗位相匹配的技能和知识;越是工序分解的岗位,越需要市场的参与,就是短平快,企业需要啥,学生就学啥,学习一个月就直接上岗,没有哪个私人企业会为一个人把一个工序高度分解的岗位留三年。

短平快有短平快的优势,某个人在一个岗位上失业了,可以立即通过短平快的职业教育切换到另一个专业岗位上,始终有工作,始终产生利润。如果是再学三年,这会付出多么高昂的时间成本,国家又会浪费多少补贴补助。

这需要我们灵活的看待职业教育,职业教育不一定就非得要学足三年,有可能一个月,又可能需要四年五年,最关键的一点就是成功的职业教育就是仅仅覆盖学习成本的教育,这要我们从产业结构,从思想理念,从制度保障上调整创新。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