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从中国超巨型经济体角度看问题

过去学习苏联计划经济也好,借鉴西方市场经济也好,长期以来都有与中国自身现实国情及国际环境之间存在偏差乃至脱离实际的问题。这是难免的,真正做到实事求是,从实际出发是很难的。哪怕天天讲,三省吾身,也只能努力争取八九不离十。就象数学上的极限概念,只可能尽力接近,不可能真正完美重合。稍不注意,就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因为脱离实际,闹过很多笑话。

比如,重复建设、产业趋同,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一直到现在,很多人始终在批判。结果呢?越批评,越是反复,几乎陷入了怪圈。

八十年代批钢铁、汽车等重化工业一哄而上,同质化重复建设,九十年代批开发区,00年代又批这批哪……隔几年就来一次。

说到底,既有不习惯市场竞争,地方利益保护主义的问题,也有对市场规模,对蛋糕能做到多大有估计上的严重偏差。

八九十年代中国钢产量几千万吨,汽车几万辆时,是很难想象中国钢产能史无前例破亿破十亿,汽车几千万地。市场稍有起落,就喊重复建设同质化恶性竞争。回过头来看,有些荒唐乃至荒谬。

必须立足于中国经济超大规模这个现实,这是由中国人口超大规模现代教育体系独立完备发展迅速,中国经济体系高度统一完整有效组织化等等所共同决定地。它是中国经济独一无二的特殊优势,也是认识分析中国经济问题所必须注意的立足点。它还是中国立足于世界,解答世界各国对于中国各种发展崛起疑虑的根本岀发点。

中国能把所有的蛋糕都做到超岀世人想象的大。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