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十年,省会城市虹吸度排名

500

如果说,40年前的时代最强音是:到南方去、到南方去。

那么今天,这个最强音已经变成:到省城去、到省城去。

 

七普数据陆续公布,从已公布的25个省会来看,除了哈尔滨,其他24个省会的人口全部正增长。即使是哈尔滨,在人口负增长的情况下,其占全省人口的比重,仍然是上升的。

而且,所有这25个省会的人口,占全省的比重都是上升的。

有6个省会的人口,从省内的老二、老三晋级为老大。另有4个省会城市的人口不是省内第一,但在过去十年,它们的排名都实现了上升。

一句话,在过去十年的人口争夺战中,省会城市势如破竹、大获全胜。

01

省会人口聚集度排名 

从已公布七普数据的25个省会城市来看,它们有两个共同点:人口大增、人口占全省比重增加。

废话少说,先来看一组数据,省会人口占全省比重的排名:

 

500

编者注:本表格只统计了已公布七普数据的25个省会城市

从人口总量来看,成都是我国人口最多的省会,也是我国唯一一个超过2000万的省会,常住人口达到2093.78万人。

成都之后是广州、西安、郑州、武汉、杭州、石家庄、长沙、哈尔滨,这些城市的常住人口都超过千万。

值得一说的是,本次排名,西安、郑州实现了对武汉的超越,这非比寻常。要知道,从常住人口来说,武汉一直是仅次于成都和广州的存在。

听武汉的朋友说,如果不是2020年的疫情,武汉的常住人口没那么容易被西安、郑州超过。毕竟,武汉作为中部最大城市的底子,是非常厚的。

省会人口占全省比重,可以视为一个省会的聚集度,或者首位度

如上图所示,省会人口聚集度最高是银川、长春、西安,它们的常住人口占全省比重分别为39.69%、37.66%、32.77%。即使是人口负增长的哈尔滨,占全省比重也达到31.43%。

当然,如果西宁的数据公开,其人口聚集度应该能超过银川,排名第一。因为在六普数据中,西宁的常住人口占全省的比重就达到39.25%,这一次很有可能蝉联全国第一。

作为唯一一个常住人口超过2000万的超级省会,成都占全省比重为25.2%,聚集度并非全国最高,排名低于长春、西安、哈尔滨。

地处中国第一人口大省的广州,人口占全省的比重为14.82%,在省内的首位度,远低于成都、武汉、西安,但高于同为东部沿海的南京、济南。

地处中国第二人口大省的济南,人口占全省比重只有9.06%,聚集度在已公布数据的25个省会中排名最低。即使在山东省内,济南的常住人口也低于临沂、青岛、潍坊,仅排名第四。

济南倒数第一,同为东部的南京,则倒数第二,人口占全省的比重为10.88%,在全省也只排在第二,次于苏州。

人口大膨胀的郑州,占全省比重只有12.68%,这个首位度和同类城市相比,还非常低,仅高于济南和南京。

考虑到河南全省近亿的人口腹地,而且省内没有相抗衡的计划单列市,郑州接下来的膨胀空间仍然巨大,极有可能成为中西部第二个突破两千万的超级省会。

500

成都

02

省会城市提升度排名

从已公布数据的25个省会来看,它们占全省的比重全部上升,那么谁的上升幅度最高呢?

接着来看这组数据:

500

本表格只统计已公布七普数据的25个省会城市

从首位度的上升幅度来看,西安是最厉害的。六普时期,西安占全省人口的比重为22.69%,到七普时期,这一比例上升到32.77%,足足提升了10.08个百分点。

仅次于西安的是银川和成都。过去10年,成都人口占全省的比重从18.8%提升到25.02%,提升了6.22个百分点。除了成都,四川省其余20个市(州)常住人口都在600万人以下,均不到省会的1/3,成都的首位度可见一斑。

广州人口占全省的比重,从12.17%提升到14.82%,提升了2.65个百分点,提升度超过杭州、南京、福州、济南,是东部五个经济大省中提升度最高的,这在高手如林、发展较为均衡的粤港澳大湾区,是非常不易的。

济南的提升度仍然排名倒数第一,说明济南的首位度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2020年底,山东发布“十四五”规划建议,明确提出济南实施“强省会”战略,支持济南打造“大强美富通”现代化国际大都市,加快建设国家中心城市。2021年,4月25日,国务院批准设立了济南新旧动能转换起步区,这是全国第二个起步区。

这对济南来说,都是千载难逢的发展契机。

500

03

这些省会,人口增量超过全省增量

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有些省会的常住人口增量超过全省增量。

 

比如,成都。四川全省现有常住人口8367.5万人,比六普增加了325.7万人。但成都一个城市就增加了581.89万人,说明成都的增量人口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来自省内其他城市。

 

再比如,西安。过去十年陕西省增加了220.16万人,而西安就增加了448.51万人,大幅提高了陕西省的人口虹吸能力。

 

长沙,则扛起了湖南人口增长的重任。过去十年,湖南人口增长74.4万人,但长沙一个城市就增长了300.4万人,以一己之力实现了全省人口净增长。

沈阳,是辽宁省唯二人口净增长的城市。辽宁省过去10年共减少115.49万人,14个地市中,仅沈阳和大连两市人口增加。其中,沈阳市净增92.16万人,大大缓解了辽宁省人口流失的尴尬。

 

长春,是吉林省唯一人口净增长的城市。过去十年,吉林省减少了338.9万人,9个市(州)中,仅长春常住人口有所增加,十年间净增加29.96万人。

04

这些省会,终于熬成省内老大

 

从已公布数据的25个省会城市来看,没有一个在省内的排名是下降的。过去十年,至少有6座省会城市晋升为全省第一人口大市。

 

郑州,人口超过南阳、周口,升为全省第1。郑州常住人口比2010年增加397万人,达到1260万人,占全省人口的12.68%。

 

长沙,人口超过衡阳、邵阳,升为全省第1。长沙十年增长300.38万人,达到1004.79万人,占全省人口的15.12%。

 

太原,人口超过运城、临汾,升为全省第1。太原十年增长110.25万人,达到530.41万人,占全省人口的15.19%。

 

拉萨,人口超过日喀则、昌都,升为全省第1。拉萨常住人口比2010年增加30.85万人,达到86.79万人,占全省人口的23.79%。

 

杭州,人口超过温州,升为全省第1。过去十年,杭州人口增长323.56万人,2020年达到1193.6万人,占全省人口的18.49%。

 

合肥,人口超过阜阳,升为全省第1。合肥常住人口比2010年增加191.29万人,达到936.99万人,占全省人口的15.35%。

 

此外,全国还有7座没有拿到全省第一人口大市的省会,但它们也都实现了位次进阶or进步。

 

南京,人口超过徐州,升为全省第2(人口少于苏州)。南京比十年前增加 131.09万人,达到931.47万人。

 

呼和浩特,人口超过通辽市,升为全省第2(少于赤峰市)。呼和浩特十年常住人口增加57.95万人,达到344.61万人,占全省人口的14.33%,与第一名的差距在缩小。

 

南昌,人口超过宜春,升为全省第3(少于赣州、上饶)。南昌十年人口增加121.42万人,达到625.5万人,占全省人口比重提升至13.84%。

 

济南,人口超过菏泽,升为全省第4(少于临沂、青岛、潍坊)。十年间,济南人口增长108.99万人,达到920.24万人,占全省人口比重提升至9.06%。

 

福州,人口少于泉州,依然为全省第2,但与泉州的差距在缩小。福州十年共增加117.59万人,常住人口达到829.13万人,占全省人口比重提升至19.96%。

 

贵阳,人口少于毕节、遵义,依然为全省第3,但与毕节、遵义的差距在缩小。贵阳十年增长166.25万人,达到598.7万人,占全省比重提升至15.53%。

 

只有卫冕的、进步的,没有退步的,这就是省会城市惊人的虹吸效应。

500

05

省会人口膨胀的原因是什么?

省会城市人口普遍膨胀,到底该如何解读呢?

首先还是产业结构升级的因素,导致全省发展的重心不断聚集于省会。

 

改革开放初期,我国产业结构是以加工制造业为主,城市布局呈现去中心化的趋势。那些靠近码头、港口等交通枢纽的城市,或者是土地成本低的城市占据风口。这一时期,省会城市并不占优。

 

但现在,我们进入第三产业主导的时代,生产性服务业与高新技术产业成为热门产业,而这些产业不一定要靠近港口 ,也不一定要去成本低的地方,但一定要靠近高端人才聚集地。

而省会即使不是全省经济中心,但至少也是全省的政治、科技、教育、文化、医疗中心,最有优势成为一个省的高端人才集散中心。所以,生产性服务业与高新技术产业天然会向省会城市聚集。

浙江就是一个例子,改革开发之初,以温州为核心的浙南地区,成为浙江的经济中心。但最近十年来,随着杭州的数字经济崛起,浙北迅速超过浙南,成为全省的经济中心。

除了产业结构,另一个原因是户籍政策的松动。

近年来,我国户籍政策出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大城市对于外来人口的观念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过去外来人口被认为是负担,会和本地人争夺科教文卫等公共服务,但现在大家认为外来人口是生产力,而且是先进生产力,对城市的贡献大于消耗。

因此,户籍政策出现了明显松动,省会城市放低姿态、下场抢人,广州、南京、杭州、武汉、西安、郑州等省会城市的户籍政策纷纷放宽放开,助推了省会人口的大膨胀。

 

另外,互联网和高铁时代,城市竞争的范围也扩大了,以前是省内城市的互相battle,现在战场扩大了,一个城市除了和本省城市竞争,还得和外省城市竞争。这就需要全省有一个凝聚力强的城市,来做本省的“定海神针”。

 

比如说,四川就把成都打造成了一根“定海神针”,大成都不仅帮全省留住了大量人才,还能从全国各地虹吸人才,然后疏散到周边城市,发挥“先集后散”的效应,这就是为什么各省都在打造强省会的重要原因。

当然,对东部沿海省份来说,因为有计划单列市(全部为港口城市)的存在,在强省会之外,至少还保留着一个中心。

所以,从城市布局来看,沿海省份基本都是双中心或者三中心,但中西部省份,基本就是单中心了,这是由每个省的客观情况决定的。

(本文编辑:安十一)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