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社会ACG电影

联合国维和行动纪实:亲历黎以战争(5)

作者:罗富强

来源:转载请联系作者取得授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7月22日  星期六   晴

司令部大院又被炸了

以色列今天也没有真正地大规模突入,但有3000以上的兵力越界攻击;看来,他们主要是力量部署还未完成,还在不断从后方大量调动兵力就是证据。

今天又有联黎部队的据点遭到炮弹的直接命中,没有人员伤亡。看来,也许是由于交战双方对中国没有敌意,也许由于我们多天以前向联黎部队司令部发出的交涉请求,司令部进行了交涉,使以军确实意识到误炸我营区一旦诱爆我们仓库内十多吨炸药的后果;也许由于以军对我们周边的轰炸是以飞机轰炸为主、普遍采用精确制导炸弹、轰炸很准等原因,也许是国家努力多方交涉的作用。我们目前是联黎部队唯一没有被炸的部队,联黎部队一共6个国家的部队,其他5个国家的据点或营房被炸了,司令部大院也被炸2次了。

以军轰炸的准确性确实让人惊叹;对营区周边目标的轰炸非常精准。以往光是从书本上和录像上看到精确制导炸弹的介绍,现在可是现地感受!

今天,头顶上飞机的轰炸不停进行。以军2艘军舰又在营区西边海域游戈,不停射击岸上不同目标。下午观察哨报告一个情况把我们搞的哭笑不得:说其中一艘靠岸登陆了。我立即赶到6号观察哨查看:虚惊一场,它是向岸边靠近而已,视线角度问题。

找到2条迂回路

下午,司令部通知:以军给了90分钟的“安全窗口”,要我们派出人员探查能够接通Brd的迂回道路。我安排副营长刘慕带了2辆装甲救护车出去探路和进行工程侦查,主要是看营区西边2公里处桥梁被炸毁后还有迂回路没有。虽然“窗口”的宽度有3公里乘5公里的15平方公里,但那个方向就在海边,正有以军军舰在游戈射击,还是有一定风险,我不敢大意,随时和保持联络,通报以军军舰活动情况;不错,他们找到2条迂回道路,七曲八折的,但可以通行军用卡车。

500

我们立即将迂回道路的走向、坐标等情况整理报告了司令部。

有大蒜吃

还有好事呢!很意外,道路勘察看来马上发挥作用。在没有得到通知的情况下,下午晚些时候,有人向我报告说:联黎司令部运来了4000升柴油、400公斤土豆、80公斤洋葱、18公斤大蒜。洋葱不错,我喜欢;土豆也不错,我也喜欢;大蒜我更喜欢,虽然老婆孩子都不喜欢,但她们不在这里。虽然送来的柴油不多,但是又可以多保障7、8天发电了。

500

还有一个好消息:联黎司令部从以色列方向用船拉回一船食物。通知我们做好明天派4辆车去领取的准备。不过,要我们派人和装备去改善小码头的条件,才能从船上卸载,并要我营出动吊车司机从船上卸货。

真主党遭到惨烈轰炸

这两天以军的轰炸很猛烈,真主党的还击开始明显减弱。看来,真主党似乎大难临头了!他们这几天在附近地区的抵抗明显减弱了,不像前几天那样几乎不停发射,火箭炮发射几乎没有了,迫击炮也只是零星射击了,以军轰炸的次数却似乎没有减少,并且都是使用大当量的航空炸弹,哪怕是2公里外的爆炸,也会在我们营区里产生强烈的声音和震动;试想,在炸点附近的人,不被炸死也会被震死;特别是营区西侧3、400米处的真主党阵地几乎不见打炮了,前几天到今天那些巨大当量的炸弹,估计把他们不少人炸死、震死了。试想,一个弹坑的直径达到20米左右,深度达到10来米,那是何等烈度的爆炸?

500

试想,这么多天、这么密度、这么多次、这么大当量的炸弹昼夜不停连续轰炸,你再怎么“游击”,也跑不过侦察机和轰炸机、强击机、歼击机;再怎么隐蔽也不能都骗得了夜视仪;迫击炮和火箭炮你得架设、撤收,得运动吧?在这样小的地区作战,以军飞机在空中侦察、在空中巡航,发现情况或者接到命令就可以直接飞来轰炸,哪怕是从机场起飞也就5、6分钟就到,你都能跑得那么快?虽然,他们显然在采取利用地下掩体或房屋当阵地,出来发射后马上撤回的战术;但是,明显的,以军已经发现了,我们附近这几天就是主要集中轰炸那四个点,再坚固的掩体也承受不了这样的炸弹,况且,以军不仅普遍使用了1000磅、2000磅的炸弹,肯定还使用了美国提供的5000磅重GBU-28激光制导炸弹;这种炸弹号称“掩体粉碎机”,专门用于打击地下坚固目标。

不管真主党怎样游击和隐蔽,肯定已经伤亡不小。


黎以之间实现长久太平的条件

今天,美国国务卿赖斯发表关于如何结束这场冲突的观点,认为 “要寻求从根本上解决暴力问题,建立真正、长久和平的机会。”

通过来到黎巴嫩后对以黎局势的不断熟悉和研究,我部分赞同她的观点。的确,如果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要停火也只是暂时的;过一段时间就会再次开战,就像以前的历史一样。联黎部队部署到黎巴嫩,已经整整28年,这就是最现实的状况。

但是,他的所谓“根本”问题,显然是特指真主党武装的解除问题,是偏袒以色列的立场,是不公正的立场。

我的观点是,解除真主党武装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一个方面,以色列交还谢巴农场也是必须解决的问题。

以色列也真愚蠢!我在现地和从图上认真研究过那个谢巴农场,产不出多少农作物,也没有什么军事价值,只不过是当年从叙利亚手里夺占戈兰高地是顺便占领的一小片坡地而已,对戈兰高地根本不能构成支撑配合的作用。以军却长期占领它,费气八力的守住这个没有实际价值的一小块土地不说,反而给国际社会留下话柄,特别是给黎巴嫩真主党袭击自己提供了借口;因为“收回黎巴嫩的土地”其实不是真主党的真正目标,也不是真主党的责任,关键是,通过这种小规模的袭击以色列根本不能达到目的,实施大规模行动,真主党又不具备能力,中东也没有哪个国家具备能力。这一切,不过是真主党为了保留其武装的合理性寻找到的借口而已;因此以色列继续占领谢巴农场,其实是在帮助了自己的冤家对头。如果是我,你们黎巴嫩和叙利亚扯皮不接收,我就交给联合国,或者我谁都不交,直接撤兵的了,你们爱怎么闹你们自己闹去!

500

确实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现在光停火有何用?现在停火实际上就是回到从前。黎以之间战前“停火”状况持续已经很长时间,以色列为了避免冲突,专门沿线架设了121公里长的“技术围栏”以隔开双方,还有监控设备,还不是年年打了停、停了打吗?

真主党拥有武装,肯定是非法的。因为一个已经参加了政府的党派拥有自己的武装,绝对是非法的。而且联合国的1559号决议,就包含有要求解除一切黎巴嫩非政府武装武装。之所以联合国要对一个国家内部的党派武装问题放进决议里成为一个相关内容,就是因为真主党武装的确是一个地区不稳定的重大因素。

但是不管怎样,以色列占领谢巴农场,更是非法的,是典型的侵略行径。不管这里有多少的历史渊源和战略价值,也是必须交换的。以色列迟迟不还,换来的结果就是真主党存在武装的充分理由和不断的发展壮大,以及真主党不停的袭击以色列。如果以色列真想实现黎以之间的永久和平,就应该明智地交还谢巴农场。

500

从联黎部队的介绍、记载和向我们了解掌握的情况来看,“黎以边界,从来都是真主党、黎巴嫩境内的巴勒斯坦武装组织和支持者袭击、挑衅和越界,以色列进而反击报复,从来没有以色列主动开火的情况”。

从2000年来黎以冲突的规律看,真主党实际上是根据国内和国际解除其武装的呼声情况,以及伊朗、叙利亚的需要和要求,来确定其何时以何种方式挑衅袭击以色列。其目的就是既是为了证明其存在武装的理由,不断扩大影响,巩固在南黎地区的“国中之国”统治,也是为了迎合伊朗、叙利亚、巴勒斯坦哈马斯的需要;而不是真正地想要通过袭击以色列收回谢巴农场,也绝对做不到。因为真主党是伊朗扩大在中东地区影响、制约以色列的一支重要力量;因为真主党还是叙利亚在去年被迫从黎巴嫩撤军后继续对黎巴嫩实施影响和制约的重要力量。

所以,只有以色列交还谢巴农场,只有解除真主党的武装,才能实现黎巴嫩内部的和平安宁与黎以之间的太平。

巴解组织是黎巴嫩内乱和黎以战争的真正源头

当然,黎巴嫩还要彻底解决巴勒斯坦难民问题才行,这么小一个国家,竟然聚集了38万的巴勒斯坦人,十几个难民营就是十几个“国中之国”,有自己的若干派别的行政机构、若干派别的军事组织和军事工事。经常相互间发生武装交火,还成为恐怖组织的藏身之地,大大干扰黎巴嫩政府,把黎巴嫩搞得不得不宁。而且,居然还有一个协议:“黎巴嫩政府军和警察不得进入巴勒斯坦难民营内”!当年黎巴嫩的内战主要就是被约旦驱逐到黎巴嫩的、阿拉法特的“巴解组织”时常在黎巴嫩惹事、搅和黎巴嫩政治等问题引发的;而以色列的入侵,又是“巴解组织”经常袭击以色列造成以色列人员重大伤亡,以色列忍不下去,决定进入黎巴嫩境内消灭巴解组织武装而引发的,本质上是以色列对巴解组织的战争。但不幸的是,那些战争发生在黎巴嫩领土上,黎巴嫩百姓和整个国家受到了重大创伤。可以说没有“巴解组织”流入黎巴嫩,没有“巴解组织”的各种政治和军事活动,也就没有黎巴嫩内战,没有以色列入侵和今天的真主党,也就没有黎巴嫩几十年的战乱。黎巴嫩自上世纪四十年代独立以来,虽然有斗争,但各教派党派总体都能和平相处,在1975年以前就没有过大的内乱和战争。直到巴解组织进入才引发内战,这是不争的事实。

500

我还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我们的一些“专家”们的外交观点和关于黎巴嫩问题研究的结论,主流的声音为什么老是强调:“巴解组织不过一个导火索,主要还是黎巴嫩内部的矛盾引发内战”?这种理论其实是为了开脱巴解组织的责任,因为的“国际问题专家”们一直都是不理智地、莫名其妙地全力支持巴解组织,当年阿拉法特在新闻联播的上镜率比任何一个其他国家的领导人、甚至比我国的领导人还高!几乎天天都有。难道他们真有一种“凡是美国支持的,我们坚决反对,凡是美国反对的,我们坚决支持”的心态吗?我们需要的是理性的外交理念,而不是感情性的外交理念!而且,很多“专家”的这种“导火索观点”非常普及,到处运用,对很多历史问题都喜欢用“导火索”理论来解释。包括这次的黎以冲突,又有“专家”分析说:“这是以色列早就预谋好的,真主党袭击绑架以军,不过是导火索而已”。

这些观点非常荒谬:

首先,他们不明白:矛盾要多方面积累才会爆发,一包火药要爆炸,除了火药本身,还需要导火索引爆,导火索也是最关键的爆炸条件。成为导火索的本身,也负有巨大而且是最直接的责任!问题是,我们的“导火索专家”的目的,是想利用“导火索理论”开脱“导火索者”的责任!

其次,他们还不明白,巴解组织仅仅是导火索吗?它不干预黎巴嫩选举等内政,甚至在别人的国家里一个个背着枪到处公开活动,不在黎巴嫩境内发动对以色列的袭击导致以色列的报复,导致连累伤及黎巴嫩人民的生命和利益,以黎巴嫩基督教徒为主体的一些人会讨厌到要驱逐他们进而使用武力的地步,从而引发内战吗?如果它不在黎巴嫩境内频频袭击以色列导致以色列遭受重大伤亡,以色列会为了消灭它从而造成事实上的入侵黎巴嫩吗?


如果没有导火索,火药就是安全的,你甚至可以把它放到床底下保存!我们那些影响力大的“理论专家”们,如果老是这样片面肤浅地研究问题,拿出结论不客观正确,就会影响到国家决策和国家利益。

历史悠久、风光秀丽、气候宜人、地理位置优越的“东方巴黎”遭到破坏和磨难,从源头上讲,毁就毁在巴解组织的手里。

虽然我们面临此次战争的风险,但是,我内心希望这次战争持续一段必要的时间,一定程度地扩大,直到事态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重视,直到国际社会大力度干预,从而能够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以色列撤出谢巴农场,真主党解除武装,黎巴嫩恢复彻底和平,黎以之间关系改善,巴勒斯坦人回到自己的家园,人人享有和平安宁的生活。

我们联黎部队的维和使命,主要内容就是恢复黎巴嫩的主权与和平。那样,我们这支世界上存在时间最长的维和部队,就完成任务了,就不需要存在了。让一个动荡地区尽快实现长久的和平,这才是联合国的使命,是维和部队的使命,是我们的使命。

刚才这发以军航弹巨大的爆炸,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声音巨大,震动巨大,墙上碎皮掉了一桌子,指挥所顶有弹片击中 “当当”的声音。观察员报告:炸弹爆炸位置在正北方约200米。

500

哇!今天写了这么多!凌晨4点了,睡觉吧!

7月23日   星期日    晴间多云

军事观察站遭到袭击,意大利籍军事观察员受重伤!

以军地面部队全面占领黎南部黎以中段RAS地域并继续向北推进,包围号称真主党首都的宾特贾巴伊市(BINT JUBAYI),这是黎巴嫩的一个中型城市,距边境仅仅3公里,在蓝线中段,属加纳步兵营任务区。那里是开战以来交火最激烈的地方;对宾特贾巴伊,早几天前以军就反复的占领撤退、又占领又撤退。它的南面有一个小村叫RAS,在RAS村旁边,我们排雷2个月。那里不仅有联黎部队据点,也有联合国军事观察哨,里面有4个军事观察员,来自中国、比利时、奥地利、意大利。中国的军事观察员叫张新建,相互间有过来往。

今天得到一个准确又模糊的情况:昨天上午,以军和真主党在该地域交战,不知是谁家的一发子弹,击中了意大利的罗伯特上尉背部,他受了重伤;幸好观察员都能和以军联络,以军马上派来救护车将他送到边界后又用直升机转送以色列海法市医院救治。

曲折惊险的白天和气愤的晚上

轰炸还在似乎无休止的继续着。今天上午真主党眼看越来越弱的炮击,下午居然还在营区西北侧打出一个小高潮,连续一次发射了十几发迫击炮弹。

今天是曲折惊险的一天,晚上是气愤的晚上。

白天的惊险在于救援队。

按照作战处长指令,我们还是要把提尔那栋废墟里的那些尸体搜索出来。中午13:07,8辆车由唐副带队,我在家坐镇指挥。电台里我们相互的通话就像电影里一样,紧张忙碌。在一辆加纳营装甲车的护送下出发,好不容易迂回一段路绕开营区西侧3公里处那巨大的弹坑,没想到走到主道上才一公里,又发现2个并在一起的积水大弹坑,短时间无法克服。并且前方道路开展以来反复遭到轰炸,弹坑显然不止此处,同时以军有开始了在附近500米一带实施轰炸。

500

只好报告请示司令部,作战处又指示返回,沿营区东侧绕道前往,下午14时,走到营区东北侧约5公里一个村庄处,又被一群民在路中拦截。可怜的村民们多数是老人妇女儿童,此时男人们都到哪去了?说他们的的村庄被炸了,要我们将他们转移运送出去;这哪成?我们的车子无法装得下这么多人,把她们往哪里转移也不知道。于是装甲车里的黎巴嫩国防军联络员下车解释,村民提出有一名妇女手臂受伤了,要包扎治疗,莫平医生赶紧为她消毒、上药、包扎后,村民也讲道理放行了。

但此时,作战值班军官来电通知原地待命。等了约15分钟,对讲机那头传来唐副急促的报告:“什么时候出发呀?炮弹落在附近了!”我一听急了,一看地图,真主党2个据点就在村子旁边!由于以军有时会因为发现地面真主党的活动情况及时轰炸,不可能完全地给予“安全窗口”。如果按照命令原地等待命令,就有可能因为车队处于村子里不便于以军观察遭到误炸;我立即下令“马上出发,离开村子!到前面找一段空旷暴露地段停车待命。”他们加大马力冲出村子一段后,唐副又问:“营长,我们冲出村庄了,停下来吗?”我说“先找到没有树子的开阔地段暂停一下!”随后叫许红才询问作战值班室指示,他们说停下来待命,以军说现在起前面禁止通行;于是我特地提示他们打开车辆应急灯加大以军识别的特征,人员全部进入装甲车隐蔽。

在不断向作战值班室的催问下又过了半小时,部队呆在野外的时间越长安全越成问题,而且由于战事突发,作战处临时从其他部门抽调了一些军官担任作战值班,并不懂得指挥,我很担心他们缺乏经验误事导致大问题。让许副马上强硬转达我的意见“如果要前进就加强和以军交涉放行,否则我们就回来。”结果那边才回话说“返回营区,以军马上要对那片地区开炮了!”于是赶紧指挥他们调头。半小时后车队终于回到营区。而且回来的路上,车队附近轰炸不断,从指挥所门外可以看得见和听得见他们所在方向的轰炸情况,心里为他们捏着汗。特别是等他们报告离营区不远了的时候,就在那个方向不断传来航弹爆炸的巨大声音与震动,天空不断飘起轰炸过后腾起的乌黑烟团慢慢扩散,尤其是营区东侧约400米的小山头上,一枚巨大当量的航弹刚刚爆炸更令人心头一紧,用对讲机一问,他们嫩的尾车刚刚进入营区。顿时体会到什么叫做“心就像石头一样落地”的滋味。

主动请缨

通过这段时间的情况看,我觉得如果营区门前的道路和提尔至司令部之间的道路不修通恐怕不行,因为这段路是联黎部队任务区内的主干道,瘫痪下去,将不仅导致我们营和加纳营、印度营、波兰营的PMC等单位食品、油料等保障中断,也会严重制约我们外出执行任务。因此,今天直接给司令写了一封申请执行道路抢修任务的邮件。

可笑的是,那个讨厌的COO居然来电话表示不满,说应该将信件写给他,而不是司令!笑话,作战处长不是部队长官,没有签署命令的权力,我怎么可能给你写这封信?

糟糕的作战处长

晚上的气愤来源于作战处长。

这个COO(作战处长),一个印籍上校,真是糟糕,看来水平确实一般,还特别刚愎自用。我们在那晚遇到弹坑惊险返回后就致电给他要先勘查全程道路,确信可以通行后才能派车队出发,可他不回复不说,今天他又瞎指挥,把我们弄得白在战火中瞎转,他们到底是如何与以军协商的“窗口”?

还是这个COO,晚上我们几乎算上是干起来了。令人气愤并深感无奈。

昨晚,RAS的4个军事观察员,其中意大利的军事官员背部中弹负伤,被以军送往以色列北部城市海法市的医院救治,由此可见,以军已经占领该地区。其他3人撤往边界的联黎部队据点6-32,想明天返回观察哨,但是担心一天时间不在,会不会有人到他们哨所里埋设地雷、诡计爆炸装置之类的,请派工兵先前往探查。

真是的!以军也好,真主党也好,没有哪一方想真正地与联合国处于敌对状态,你又不是什么重要目标和任务,谁这时会专门去你那里布雷?搞你有何意义?有何必要?

但是,这样一个凭空猜测的理由和请求,COO居然同意了,并没有任何事先技术咨询,不可商量地下来一个命令,要我们明天一早派人去探查。当然,我已经了解到,他都是要通过司令签字才能下达命令的,但是司令一般肯定对这些小任务不会过多考虑,对作战处长会给予充分信任,就签字下达呗!不过,也不排除COO自以为是擅自下达的可能性。

这个作战处长的最大问题是,下达任务,首先要判断情况,才能定下决心。但他显然脑子还没有从和平时期转过弯来。这显然是没有经过情况判断就下达的任务!

首先,以军不可能给予安全窗口。宾特贾巴伊,是开战以来交战最激烈的地域,一直没有停过,以军为了拿下该城市,已经攻占了该市南边军事观察站所在的RAS村,但是,仍然还在攻打宾特贾巴伊,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前往RAS观察站,必须经过真主党和以军激烈交火的宾特贾巴伊,况且前两天以军一支小突击队进入该市,遭到真主党的街道伏击战术,死伤20多人,是以军开展以来损失最重的一次进攻行动;这样的情况下,以军是不可能停火下来给于“安全窗口”的。

其次,这次任务的依据严重缺乏。且不说以军给不给“窗口”,问题是在交战这样激烈的情况下,观察员一个没有勘察、没有成分依据的怀疑,就动用兵力去冒险行动,而且肯定是徒劳的行动,未免太过随意!


我决定拒绝执行,虽然联合国维和部队不向联合国宣誓效忠,执行任务的最终权力在各国指挥官这里,但直接抗命毕竟不妥;作为一支代表国家和军队的部队,无论如何也要显示出我们服从指挥、积极合作的境界;但是也不能盲目服从,遇到这类情况,最好的办法应该采取商讨性的交涉,充分说明理由,最好说服他取消命令。在安排许副与他电话交谈不起作用后,我干脆起草了一份对COO的传真:

“关于到RAS地域观察哨执行排查地雷和诡计爆炸装置一事,我认为:

1、任何一种探雷器只能识别有金属物与否,而不能识别是否地雷。由于交战激烈,观察哨内地面、地下有大量弹片,那么根据标准扫雷作业程序,就必须缓慢地、仔细地清除土层鉴别是弹片、金属物还是地雷,这需要大量时间,按照作业程序至少需要7天以上,在此时期的情况下以军显然是不可能给出这么长时间的“窗口”。

2、如果军事观察员怀疑房间里被人放置诡计爆炸装置,我们没有任何这类专门的检测装备,那么我们和他们一样没有受过任何处理这种爆炸装置的训练,都只能使用肉眼查看。再派我们去,只会增加多余的协调、保障工作和危险。

500

3、这仅仅是观察员一个没有基本依据、没有任何勘察、几乎不存在可能性的一个怀疑和猜测,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派出兵力,缺乏必要的理由。如果按照这个逻辑,我们更有理由怀疑:在边界一带的黎巴嫩境内,真主党为了防止以军深入黎巴嫩境内,在沿线道路上也埋设了大量地雷,威胁我们联黎部队巡逻的安全。那么,难道此时我们也要排出大量兵力去探察和排除吗?我们还怀疑,沿途周边可能会遭到真主党武装的伏击,以嫁祸以军,难道也要派出大量兵力沿途实施保护吗?我这样说的原因,只是想说明:观察员的这种判断缺乏足够依据。对于这种缺乏依据的猜测,我们联黎部队就不应该在这样的情况下派出兵力。何况,军事观察员不属于我们联黎部队的体系。

我们重申:只要观察员发现观察哨里有地雷或者未爆弹,确实需要排除,无论多么危险,中国营一定前往执行任务。”

但是,COO拒绝了我们的理由,根本不讲任何道理,打来电话就是问“你们去还是不去?”我们当然回答“不去!”之后又再次发了一封理由更充分的传真,随后他又来电“你们先到加纳营部,再听通知,有问题吗?”我们没有表态,但是考虑到这也许是他意识到军令不妥后的一个体面下台台阶,还是随后上报了出动的人员和车辆。

此事不能完,待明天勘察没有情况后,将会写一个报告给FC(司令官),以表明COO的做法缺乏理性,调动部队太随意,并且缺乏合作精神。试想,哪项任务我们不是积极完成?这个COO,已经2次瞎指挥害得我们救援队在危险之中在路上乱窜了。

看来,我们国家以后一定要多派人到司令部担任高级指挥官。而我们呢?在司令部里就只有一个作战处下属的DCC(扫雷行动协调办公室)主管。

看来,下一步对于执行任务要坚持三项原则:关键任务主动请缨,体现我军风尚;紧要任务积极受领,展现我军能力;不理性下达的任务巧妙婉拒,确保人员安全。

7月24日  星期一   晴 但雾气很重

2项任务一串干

以军今天在提尔至营区之间给出了10小时的 “窗口”,可能是忙于RAS地域的地面作战吧。今天派出了装载机和自卸车,在装甲车的护卫下抢通了提尔至那古纳的道路。但是附近地区仍然遭到轰炸,带队的唐副营长经常给我报告情况,我不断安慰他们以军都是精确轰炸,没事的。

下午三点,又向提尔开进,执行那流产了2次的废墟发掘任务;一句话,就是寻找尸体。但是,由于道路还不能供拖车行使以运输履带式挖掘机,我们带去的装载机发回不了大作用,那栋废墟太大了,这样起码一周也干不完。看来明天还得再修路,以保证拖车通行。

路上他们又遇到的轰炸,报告说炸点离他们就2、300米,问是否前进,我一边回答以军事给了窗口的,一边再次通报司令部情况,请他们确认没有问题。

战争惨状

听他们回来后的描述,浏览了他们执行任务中拍回的录像和照片,战争的灾难真是触目惊心:道路上那些巨大的弹坑像个大水塘,直径接近20米;汽车被炸得麻花一样;一辆烧毁的汽车里,仍然坐着保持驾驶姿势的尸体,烧得焦黑,没人处理,可能谁也不知道他是男是女,何许人也,可怜的尸体上爬满苍蝇;被炸毁的油库黑乎乎一片,变形的废油罐从地下被炸飞到公路当中;街道简直就是建筑垃圾一样的废墟……

500

以空军今天又轰炸了黎巴嫩真主党电视台,但该台节目仍在播出。奇怪,电视台不是七零八落倒塌燃烧了吗?可能是发射台压根就不再那里。

谨慎进攻的以军

今天电视还现场直播了以军地面部队在RAS地域进攻的行动。其装甲部队进攻行动显得极其的小心翼翼,不是快打猛冲,而是走走停停,打打停停,进进退退,一点点地推进。也许,对付真主党的游击战术只能如此,步步为营,稳扎稳打。

看来还得使用我军的战术才管用

我很佩服真主党把游击战术运用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使以军无可奈何。

但是对他们这种广泛使用人肉盾牌的战术,但是以弱打强,还能有什么招呢?只有这样,也算是“超限战”的战法吧!

我对以军前期的总体战术早就表示怀疑。他这样遍地开花的打法,实际上是难以受到良好成效的。几乎就没有清晰的思路。

看来,当今的以军已经不是当年的以军。虽然武器发展了,先进了,但是部队的战斗精神和作战能力没有同步发展。我感受最深的就是高级指挥官的素质不咋的。也许,也因为以军没有从来没有这样打过对付典型的游击队的战争。这不象当年对付巴解组织那样,因为巴解组织不能在广泛的区域内开展游击战。

看来,还是我军的战法最好,也就是我军胜利的战术法宝:分割围歼、各个击破。

如果我是以军指挥官,我将采取这样的战法:

为了达到消灭真主党武装力量和摧毁其火箭袭击能力的目标,对付真主党这种游击队式和藏军于民之中、广泛利用人肉盾牌的战术,应该根据黎巴嫩南部地区面积不大,双方实力悬殊的优势,将确定以下战略战术:

在总体筹划上:保持空中轰炸的压力,尽力歼灭有生力量。地面行动树立分割围歼,打一块地方,清剿一片地区的思路。

在具体步骤上:两翼强力突入,多面包抄合围,稳步向心攻击,逐片仔细清剿。

在具体方法上:首先,采取空中轰炸和地面火力相结合,最大限度地不发生接触,消灭其有生力量。其次,猛炸猛轰,强行突入,逐块分割。第三,立体攻击,步步为营,向心推进,逐一清缴。

空中和地面部队要加强侦察和观察,对被怀疑利用的建筑物果断实施摧毁打击;不要过于担心误伤平民,因为此时所谓的平民,绝大多数不是化装为平民的游击队,就是提供后勤保障的狂热支持者和家人。一般民众早已逃离。

广泛采取狙击战术,掩护一线地面部队,包括坦克狙击、步兵狙击。这是对付游击战术的最好办法之一。

以军在总体策略上还犯了一个错误:没有做好疏散平民工作。他应该在轰炸到一定程度后,广发宣传单,并专门留出一个时间段供平民撤离;这样既可以达到最大限度迫使和督促平民撤离,又赢得国际理解和支持,以后就可以果断地对怀疑有真主党武装的建筑物果断轰炸和射击了。同时还可以利用这个时间调整兵力。

看来以军多年不打大仗,也不行了。

难道以军进入营区南侧不远处了?

今日凌晨3点至早上8点,营区周边几乎没有轰炸和炮击,这种情况是第一次出现。

但是之后,上午营区南侧出现近距离炮战,在我营区东南400米、西南侧250米山谷里的果园地里,有迫击炮阵地发射炮弹后,被炮火反击覆盖,反击炮火发射声很大,明显不远,听到炮弹发射到落地爆炸的间隔时间只有4秒,反击的炮阵地应该据炸点应该不远。看来只有是以军有部分兵力进入我营区南部附近才会有这样的情况。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