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年头坐庄都开始内卷了

500

这是半佛仙人的第577篇原创

1

资本市场好久没有真正的大瓜了。

连续好几年都是桃色新闻,太无聊了,搞得大家都以为金融大佬们每天都不割韭菜了,只是收割感情。

这非常不好,再不出个瓜,大家都忘了金融行业的韭菜收割机的本质了。

说我伤风败俗可以,说我不专业可不行。

这次的瓜就很好,很生动。

一个微博认证是“叶飞私募冠军直说”的大V发了一条微博,成为了自爆卡车。

他控诉一家上市公司搞坐庄游戏,自己作为拉皮条的参与其中,但是事成了不给“市值管理”的中介费。

嫖完了,不给嫖资。

所以拉皮条的很生气。

叶叔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先说一样,这位叶老师虽然给自己贴上“私募冠军”的标签,但从他的各种黑历史来看,叶老师更像是一个牵线搭桥的掮客,而且是小掮客。

叶老师连续发了好几天秘料和实锤证据。

在信息密度最高的一条微博里,叶老师说接下来要曝光18家上市公司的不齿行径。

然后果断的曝光了。

感谢互联网的便利,叶老师还用了最新的资讯传播大杀器:直播。

在直播中叶老师还建立了QQ群,在群里传了多个录音文件。

不仅仅是大瓜,而且瓜真的是很沙很甜,要让群众吃得尽兴。

叶老师真的是斯诺登老师最好的传人。

叶总,叫你一声菩萨,我是真心实意的。

主要的信息归纳成一句话就是:在一次非常常规的A股坐庄游戏里,有人不讲武德,这个利益链条上的一个小角色本来是该喝到汤,但结果连汤沫子都没有见到。

于是这个喝汤人就成了吹哨人。

简称汤达人。

上市公司出于各种或明或暗的目的有做市值管理的需求,通常会有一个市值管理机构做操盘方,简称盘方。有的时候是自己当庄充当盘方,有的时候就把这个活外包给别人。

当然说好听一点叫市值管理,说难听一点就是操纵市场。这个度一般人是很难把握的,水很深。粗暴来讲的话,抓了叫操纵市场,没抓叫市值管理。

吹哨人叶老师长篇累牍、不厌其烦地给广大散户上了一个课,所谓的市值管理是多么地接地气。

“每买1000万元股票,上家给65万,我扣5万。”

嗨呀,直播带货都比这个分成高啊,叶老师辛苦了。

这是搞慈善呢。

按常理,坐庄这种把戏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大家都知道有人做庄,机构也知道上市公司狗,散户也知道机构不是好东西。

但无关紧要,该赌赌,买定离手,认赌服输。

而且老散户可能还会庆幸,也许我也能割一割新韭菜。要是更透明的市场,还不一定能割上呢。

这个事情,最有意思和最离谱的事就是叶老师作为参加这种割韭菜游戏的镰刀之一,居然主动站出来揭穿这件事情,而且把这件事情的细节描述地如此生动活泼,实在是让人感慨这世道变了。

赌场里叠码仔打电话报警要端赌窝,喂110吗,他们不给我分成。

对对对,我是赌场工作人员。

按理说,拉高股价维持市值、机构出货韭菜接盘这个事情属于市场里的老吃老做了。

坐庄不算什么稀罕事,赌场化特征明显,大家见怪不怪。

但镰刀说自己被割了韭菜,这就很可爱。

来梳理一下坐庄这个食物链。

首先是某家上市公司的老板A想赚点钱,噢不,是想做市值管理,然后找了一个做庄的朋友B。

A然后找了一个中间人C,让C找些机构的朋友帮帮忙,C再找到机构D。

D是B的搭档,打辅助,帮忙锁仓或者接盘。

机构就比较复杂了,有的是券商自营的钱,有的是资管产品专户的钱。说句大家特别关心的话,公募基金参与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公募割韭菜不需要这么复杂。

this is 坐庄的基本原理。

机构按照节操剩余指数划分,在这个游戏里扮演两种角色,一个是代持锁仓,就是占住坑,让盘方可以用少量资金就能够拉高股价。

另一种是直接充当接盘侠,让盘方多获利。但目前这种情况比较罕见,毕竟机构也不是傻子。

坐庄的是希望拉高股价,股价拉高了,机构也能获利出货。但是如果遇到下跌情况,造成机构亏损的话,按理来说大家私下谈好了,会有一些补偿的。

在这个过程中,偶尔也会发生黑吃黑、狗咬狗的事情。

随着韭菜数量的减少,市场没有那么好搞,赌场开始内卷,如果坐庄这么容易,上市公司直接不做主营业务了,直接坐庄就好了。

机构接盘之后没有割到韭菜去要红包要补偿,这时候上市公司和盘方就会翻脸不认。

我不是啊,我没有,你别乱说,现在是法治社会,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你注意点。

那么问题来了,A、B、C、D,哪个是好人?

答案是没有。

全员恶人。

恶有大小,在这个产业链里,收入和恶的程度成正比。

从实际交易额来看,叶老师这次的收入就是5万块。

表面上看为了5万块,叶老师就站出来成为了A股吹哨人,令人泪目。

不知道是因为镰刀也卷了,还是镰刀钝了就开始同情韭菜了。

作为内卷研究爱好者,我当然是倾向于前者。

要说叶老师是利益链条里举足轻重的一环,那肯定是抬举他了。串串这个角色的数量不要太多,而且从信息来看,叶老师就是很多中间商里的一环,上家也是中间商。

作为这个链条里的小虾米,他是需要做量的。

为什么要披露18家,是因为欠款已经是这个生意里很普遍的现象了。

你骗我一次可以,骗我18次不行。

18次,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这家欠他5万,有可能另外一家欠他100万。

要账有很多方式,敲山震虎就是其中一种。选择那个最少金额的,虽然听上去不体面,但在风险上却是最佳的策略。

我问了一下监管机构的朋友,他们说像叶老师这种情况,其实可能会被定性为操纵市场罪。但是这个罪名是有入刑门槛的,如果金额没达到,可能是没事的。

那么问题来了,叶老师的金额是多少呢,是一个5万,也可能是1000个5万。

也许真相就是,叶老师可能会选择自曝1个5万,算起来可能就真的就达不到入刑标准,为的是让那个100万的盘方还钱。

泪目了。

成年人的苦,什么都要算计。

上市公司、机构坐庄割韭菜,大家都是体面人,却为什么干欠钱这么不体面的事情。欠了钱,就没有信誉,下次就没法再割,为什么还会干。

因为不赚钱了。

过去是操着卖白菜的心,赚着卖白粉的钱。现在是操着卖白粉的钱,白菜钱都赚不到。

监管机构的态度是明晰的,我们的大A正慢慢走向注册制,该退市的退市,该滚蛋的滚蛋。

年轻人又是互联网浸泡的一代,他们更倾向于买公募基金,喜欢坤坤,喜欢菜菜。

进阶一点的股民,倾向于买美股港股里的中概股。

当然,现在炒中概的也少了,炒币不香吗。

韭菜数量,仍然有,但不多了。

就算是韭菜要掏钱,各路基金也成了第一选择。

韭菜数量少的时候,就显得镰刀格外多。

卷了,卷了。

越是内卷,黑吃黑的频率会越多,狗咬狗的事故也会越多。

赖账的越多,作为中介,拉皮条的生意就很难做。长期来看,是个夕阳行业,而且是一个已经看到晚霞的夕阳。

上家赖账,下家催款,索性不如趁机博一把。

不管成不成,都是散户心中的英雄。

散户A:叶老师,注意生命安全。

散户B:   叶老师是大善人。

而成为英雄,就代表着流量。

而有流量,就代表着金钱。

作为一个有可能涉嫌刑律的过气网红,叶老师的底线是很低的。只要能有流量,都自曝了还怕个吊。

来,二维码给你,哥被大佬追杀了,打赏。

哦?听说你要采访我?二维码给你,打钱,咨询费16666元/小时。

500

叶老师仍然是那把锋利的镰刀,只不过是换了个方向而已。

而在这场全员恶人的游戏里,大家崩得明明白白。

赌场就是赌场,以前你只是知道这是赌场,庄家在哪儿,庄家是谁,庄家怎么操作你都不知道。

现在你至少知道庄家是真的存在。

没有骗你。

当然,也不是为了你好。

只是大家互相割而已。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魔幻。

半佛仙人

这是一个神奇的男人,你完全猜不出他会写出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